【獨家專訪】孫鵬酒醒揭擾鄰內幕 身體出問題 「不用把人逼上絕路」

出版時間:2019/07/24 18:15

孫鵬喝酒與計程車司機發生衝突,半夜傳出聲響也導致鄰居大罵,他除了道歉外,也透露過去一年的壓力與苦惱,並剖白自己心情:「我暑假想要帶兒子環島,但我身體因去年的事情壓力大到出問題,還在檢查中。外界總把我當箭靶,我也是普通人,何必呢?那我搬家好了!」
 
孫鵬無奈表示:「我們鄰居也有很大聲的,我要跟你講嗎?睡覺被他們吵架吵醒,我要講這個嗎?為什麼藝人變成反而是大家消費的對象,除非我有對大家不好,對送我回家的人不好,或者我侵犯到人家,不然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都不能講我生活中碰到的事情,這樣公平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提到影響鄰居的部分,他說:「我不是這塊地圈起來我一個人住,我是想找一個安靜的地方才搬回內湖,大家要怎麼講我,我只能接受,可是事實是什麼,我講鄰居,我瘋了嗎?我這樣對鄰居好嗎?遠親不如近鄰,我不應該這樣做嘛,今天一個人爆料你就來問我,我永遠準備著讓你來問我嗎?你要不要解釋你的行為?不公平嘛。」
 
他更難過表示:「我有我的生活,我也是人好嗎?人家怎麼對我,我怎麼對人家?如果演藝圈有任何事情,該報的你就去報,我坐計程車回家,人家來報,我就有事,我走路回家好了,不用把人逼上絕路嘛,何必呢?」 他說今天如果他有錯,他一定認錯,「但我沒有犯法,我就算跟家人晚輩,他們把我扶回家,他們也是照顧我啊,因為我是他們最愛的小舅啊,我不是那種沒新聞弄新聞的藝人,我也期望你們(指媒體)把我當成夥伴」。
 
不過他也透露,「我很開心的,準備暑假帶我兒子去環島,去好好的認識台灣,我跟朋友聊一些項目,我承認我講話大聲,若鄰居覺得我不檢點,他們今天還會來找我?現在我被爆料就好像犯了滔天大罪。」認為自己受到委曲。孫鵬說跟司機有些推擠,「但是我們互不認識啊,我有我的生活壓力,但我不會發洩在別人身上,如果大家今天都講我不對,那我退出好了,我們台灣的社會,沒有祕密,尤其是藝人」。
 
他更不平表示:「我說這個也不對,說那個也不對,但就是搭計程車回家,然後我跌倒,就這樣,我們家有階梯嘛,不小心誰都會跌倒,我連跌倒也要解釋?大家都說他們對,我都錯,孫鵬永遠是錯的,這樣好不好,那我就認錯嘛!」
 
他說他的工作只是藝人,並反問:「你有沒有跟家人發生理念不合的時候,那不能說就是爭吵,重點是我有沒有做錯事,我做錯我接受處罰,我講事情,討論工作之餘,我跌倒,然後被人說我跟計程車司機吵架,這麼多年下來,你知道我的為人,我都是成就他人,為什麼大家要把我當箭靶射呢?我犯法來調查我。」
 
孫鵬也不悅地說,今天就算跟晚輩聊天大聲一點,就說是爭執,都往負面寫,「你告訴我,也是讀大眾傳播系,為什麼要一直往負面寫,是為了點擊率嗎?我54歲了,我為了對自己行為負責,我從不逃避,我就算跟太太、兒子、家人吵架又怎樣呢,男女朋友都會吵架」,他不平地說:「你們應該多報一些好的新聞,而且要一直寫,我們也有捐款給楊懷民的莉丰惠民V,但我如果要去說這些事,我是不是很噁心,你們應該要平衡報導。」
 
孫鵬跟著也表示:「我不用把我的生活每天細節講清楚,如果我知道今天演藝圈會變成這樣,我就不進演藝圈了,我沒有隱私啊,我沒有侵擾鄰居啊,我們家講話大聲一點,我晚輩把我扶回家,有問題嗎?何必呢,我也是普通人哪,我只是在演藝圈工作而已,就為了滿足大家的好奇心嗎?」
 
他承認也有跟朋友聚會訴苦的時候,但苦要跟媒體講嗎?要自己扛,「但是我沒有犯錯啊,司機也會跟我很大聲啊,如果他沒有很大聲,那我就說對不起,我再也不搭計程車,不找這個車隊,因為他們很理性」,認為自己被放大。
 
他也繼續吐苦水說:「重點我還是要過日子,大家都拍我,都講我們不對,那他們不對該怎麼辦,人非聖賢,他們不對就不講,我吵到大家睡眠,我可以道歉,我到底是怎麼了,大家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不講話也有事,我說不用扶我,這樣就講說我怎樣,我換工作嘛。」
 
他抱怨大家都能講他,但他都不能講任何人,「我也不想講任何人,我看的東西算少嗎?我有講過任何人嗎?當家庭發生爭執,我就成罪人嗎?那我到底在家裡是什麼?只是負責賺錢養媽媽?我的哥哥?我住這個社區有問題,就直接跟我講,那我搬家,我不配住這裡」。
 
孫鵬說狄鶯並沒有跟去喝酒,「因為我是跟人家談事情,有很多事情不能說,說了人家會讓你不成事,成了大家再看就好,我不是在害人,我是在做一件事情,我不能講太多」。 他不斷強調,「我受傷,我跌倒,但是我沒有傷害人,我說聲對不起,我絕對是無心的,造成困擾我說聲抱歉,我沒辦法接很多工作,我還在恢復中,如果大家將心比心,有同理心,他們根本不知道我遇到什麼事,我也沒辦法去形容,去年的一年我無法形容,我只有去面對,我受教,今天鄰居這樣拍我,我也說聲對不起,如果我不OK,那我就離開這個地方」。
 
孫鵬繼續表示:「所以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講我現在的處境,我也不是多嘴的人,也不是想興訟的人,我受的教育不是這樣子,為何要用放大鏡檢視我的家人,我身體發生很大的問題,我不想講,我不是說喜歡一直有新聞的人,我只是好好工作,身體有問題我找醫師,我也不想告訴工作夥伴,大家已經這麼辛苦,但我沒有壓抑,我只有跟家人講,但家人覺得我應該扛責任,工作上伙伴,人家沒必要當我垃圾桶,每個人有家裡的難處,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只會跟家人講,不會把負擔跟壓力告訴工作夥伴,大環境不好,我還講這些,是不是很無聊?」
 
他也提到,當初進演藝圈是有理想的,「但現在這個演藝圈已經不是當年的演藝圈,大環境改變的時候,我什麼都不能做,我只是小卒而已,小卒過河,我要講的是如果大家用這樣細膩角度看我,我沒有那麼完美」。他坦承身體出狀況:「去年一年產生重大變化,因為心理壓力造成的,在檢查中,很多事情順其自然,也不想強求,如果我不是藝人,誰會理我?」(葉文正/台北報導)

出版時間 11:28
更新時間 18:15

孫鵬今凌晨與運將發生衝突(右圖),之後回家醉鬧扯到孫安佐。讀者提供、翻攝孫安佐IG
孫鵬今凌晨與運將發生衝突(右圖),之後回家醉鬧扯到孫安佐。讀者提供、翻攝孫安佐IG

狄鶯日前受訪談美國救子心路歷程。資料照片
狄鶯日前受訪談美國救子心路歷程。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