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荷蘭】蘇瑋璇:荷蘭如何成為新創搖籃

出版時間:2019/08/05 00:04

荷蘭特派員:蘇瑋璇/鹿特丹管理學院碩士生、筷子共荷國Readerland讀書會發起人

鹿特丹鬧區一間咖啡店裡,客人埋首筆電或愉快聊天,長桌另端一位高大男士突然問:「你有空嗎?」我點點頭,他從口袋掏出手機,開始介紹一款由他開發、媒合共同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的應用程式Flexpackerz。這款App可說是「辦公室版Airbnb」,專為無固定辦公室的自由工作者在城市任一角落找到提供插座、WiFi、咖啡的辦公空間。他是Ferdi Jansen,荷蘭數以萬計的新創企業家之一。

與多數創業家相似,Ferdi從一純粹痛點切入,抱持「讓全世界變成我的辦公室」概念,開發手機App。但最大不同,可能在他的起跑線──全球最強的新創生態系之一「荷蘭」。綜觀全球各大新創指標,荷蘭近年強勁上升,Startup Blink公布2019年排名,荷蘭從2017年起一連上升9名,成為全球第6最佳新創生態系,僅次於美國、英國、加拿大、以色列、澳洲,是少數新創前段班的非英語系國家。論人口、資金密度,荷蘭都算不上突出,這是怎麼做到的?

創業投資有風險,荷蘭人天性務實穩健,不熱愛冒險,卻樂於走進人群,向陌生人推銷理念,建立「共享、交換」的人際連結,這讓創業家有更多機會媒合資金及產業、尋找技術可行性、找到「對的人」上船。Ferdi觀察到城市裡辦公大樓空間閒置浪費,咖啡廳離峰時段人潮稀疏;但同時,自由業者急需一張辦公桌,加上多數上班族每天進城,關在建築物、車陣中,鮮少探索城市,為鼓勵從辦公空間探索城市,開啟他的創業之路。

荷蘭很小,卻勇於扮演「人才磁鐵」,吸引全球最有潛力的腦袋瓜。荷蘭提供外國人1年創業簽證(Startup visa),新創團隊提出商業計劃書,經過註冊及審批,1年後取得一定成果,可以自聘(Self-employed)方式續留荷蘭。該計劃宗旨很明白,你創業成功,荷蘭經濟獲益,要的就是雙贏。不僅簽證規範放寬,從公部門到私部門傾力扶植新創公司,手把手教你寫計劃書、建構商業模型、找天使投資人或發動群眾募資,及如何安頓在荷生活。

具吸引力的財政環境、簡單快速的登記流程、到位的硬體與數位基礎設施、溝通無礙的英文環境,四通八達的地理位置,在荷蘭創業,常一不小心就成了「跨國公司」。此外,產學合作緊密,大學常扮演商業創新的驅動器,而不是苦苦追趕轉不了彎的笨重大象。荷蘭的新創生態系中有聚落劃分,例如萊頓以生技見長;格羅寧根發展健康與高齡化;台夫特是工業科技、清潔能源、資訊產業的重鎮。雖各有分工,各類產業大抵能均勻發展。

對野心勃勃的創業家而言,荷蘭是一個平衡的選擇。她還不是矽谷,有機會打破高度激烈競爭的操作模式,容易竄出頭;倘若創業家在荷蘭成功,則有機會往更大的資本藍海游去。此外,荷蘭相對穩定的政治局勢,在英國脫歐動盪之時,更獲資本家青睞。

反觀台灣,近年新創漸受重視,偏偏市場已小,卻存在各級政府各自為政的問題,各縣市之間過度切割,基礎資金不足,商業模式大同小異。在面對競爭激烈的資本市場,台灣與國際接軌能力仍需加強,創業家更要有挖掘、溝通品牌核心價值的能力,及早認清品牌意識,為自己的創業說故事。

回過頭來,除了軟硬體,心態是荷蘭創新的一大關鍵。Ferdi說,荷蘭對失敗有三層理解:第一,「失敗是安全的」,就算一敗塗地,家人、政府仍會支持你,不至於傾家蕩產。荷蘭女性就業比例極高,當家庭有兩份收入,其中一人更敢嘗試冒險。第二,「失敗不是壞事」,至少累積經驗人脈,沒人會對你貼標籤。第三,「失敗是一時的」,創業初衷往往不為賺錢,而是源於「這事我來做,說不定做更好」的熱情,有了大目標,便不計較於眼前虧損,堅持走下去。

荷蘭現任國王亞歷山大的弟弟康斯坦丁王子(Constantijn van Oranje)本身就是新創業領頭人物,除了帶領本土新創加速器,更為跨國企業及歐盟數位創新獻策。歐盟提供新創獎金,輔導新創與舉辦創業競賽,歐洲各國孵化新創事業,不只為了競逐資本利得,一大重要使命是凝聚國家認同感,將本土產業推向能見度更廣的國際擂台,打一場多元文化的「創業歐洲杯」,不只拼新創KPI,更拼長出新創DNA。

荷蘭近年在新創產業生態系全球排名顯著上升,一大原因是人們心態開放,幾乎隨時都能與人交流,不吝分享知識、點子、經驗及技能。Ferdi Jansen提供
荷蘭近年在新創產業生態系全球排名顯著上升,一大原因是人們心態開放,幾乎隨時都能與人交流,不吝分享知識、點子、經驗及技能。Ferdi Jansen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