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搖飲也挺一中】褚天安:自由信念不值錢? 從教育做起

出版時間:2019/08/11 00:01

【手搖飲也挺一中  打壓有用嗎】自由信念不值錢? 從教育做起

褚天安/高中教師

電影《美國隊長二  酷寒戰士》裡,九頭蛇科學家Zola曾說「人類需要自願放棄自由」,透過恐懼與利益,人們會主動交出自己一部分卻也是最重要的自由權以換取安全感,如同一則寓言,Zola所言正是台灣的現實。
面對即將來臨的2020總統大選,國際局勢從美中貿易戰、香港抗暴中,引發的骨牌效應,先是中國祭出台灣自由行觀光禁令,接著是退出參加電影金馬獎,然後從一芳表態支持一中、一國兩制到一連串台灣知名手搖飲料品牌紛紛自動發表一中聲明,連串事件都很明顯地在考驗我們對於民主自由體制的信念與智慧,除了消極抵制,我們還能怎麼做?

手搖飲料店廠商發出一中聲明,我猜想廠商早已做過成本分析,拒喝損失不至於超過表態支持一中、一國兩制的收益,更何況去年東奧正名公投已經告訴他們,這個大多數對自己國家選手必須披著「中國台北」隊服出賽而感到見怪不怪甚至習慣的所謂國家裡,早已埋下台灣廠商「一中聲明」的民意基礎,在一個「商人就是要賺錢」、「運動員就是要舞台」、「藝人更要舞台」的社會裡,理念信念顯得很不值錢。

在台灣,經濟至上論就像學校裡的成績至上文化一樣,即使吃相難看也會早晚習慣,素養教育如果仍是著眼於績效而非理念,像這類飲料店的表態仍會層出不窮,買大送中對很多台灣人而言,是撿便宜的機會,是很有效的行銷策略。

在電影《美國隊長二 酷寒戰士》裡還有另一段名言出自美國隊長:「自由的代價向來很高,而我也願意為自由付出一切。如果我是唯一為了自由要付出高昂代價,那就付出,但我相信我不會是唯一付出代價的人。」(But the price of freedom is high. It always has been. And it's a price I'm willing to pay. And if I'm the only one, then so be it. But I'm willing to bet I'm not.)從守護老友巴奇到抵抗蘇科維亞協定,美國隊長相信的是自己的判斷,他的判斷是基於抵抗暴力,重視情義的自由正義價值,即使身為軍人他也常常抗拒上級不合理的命令,即使命令是經過符合理性的算計。

社會學之父M. Weber說:「當形式合理性推行到某一程度時,必然會產生實質的非合理性現象。」過於強調理性算計的科層組織經常可以看到這樣的謬誤,例如行政單位的最低標制度,常常導致公共工程品質僅符合最低標準,欠缺美感與設計上的整體性,為了防弊導致公務員不敢發揮創意,一連串合法理性的決定長期下來反而顯得政府工程很不合理。再例如學校的課程是為了學生學習,但是一連串的考試進度導致學習動機被扭曲,考試教育看似公平、單純、合理,反而使得學生失去動力與思辨力。

上述兩例正是台灣社會長久以來的常態,導致我們的人才花很大力氣追求很小意義,為了安全、便利往往自願放棄較高層次的「自由」,這裡指的自由是你願意為它付出的代價通常不是金錢/成績這個層次的事,所以對於一個總是喜歡佔便宜、貪便宜的社會而言,「先求有、再求好」往往會被無限上綱,容易被集體綁架,就像中國人長期習慣國家資本主義後,很難理解「自由表達」、「創作自由」的重要性,面對不同的人生價值觀與信仰也很難用欣賞、包容的態度,這樣的「土壤」自然很難產生肥沃多樣的文化。

台灣人應該慶幸曾有不少「台灣隊長」因為曾在此堅持信仰與理念為我們開啟了更友善的社會制度,但是如今我們仍有許多自由民主的矛盾,這些矛盾屬於較高層級的自由與信念,就看接下來我們是否有更多人願意站出來願意為此付出代價。

基於理性的選擇除了便宜還有品質,至於拒喝手搖飲就當作為了自己健康的刺激吧,我相信我不會是唯一付出代價的人,而這個世界本來就是一個中國,也只有一個台灣,就看我們怎麼看待這樣的信念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