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用「非致命性武器」多危險? 法黃背心運動瞎了24名示威者

出版時間:2019/08/12 22:23

香港警方昨天在尖沙嘴疑似違規以布袋彈瞄準一名黑衣少女的頭部發射,造成她的右眼爆裂,傷口更由眼睛一路撕裂至鼻腔內,右眼內側的眼骨及面頜骨及鼻骨,均有裂開,隨時有失明風險。其實即使是橡膠子彈等所謂「非致命性武器」,若不當使用仍是會要人命,或是造成永久傷殘。像是法國各地從去年11月起曾爆發大規模反政府示威「黃背心運動」,鎮暴警察使用水砲、震撼彈和催淚彈壓制示威者,整場運動有2200名示威者受傷,至少24人失去眼睛。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布雷登斯坦(David Breidenstein)在今年3月的示威中失去左眼,他表示當時一些激進示威者縱火焚燒代表法國財富及權力象徵的「Le Fouquet's」餐廳,當火勢開始蔓延,他想盡快離開現場,但當他回頭觀望鎮暴警察時,左眼便被如高爾夫球般大的橡膠子彈擊中,「它(子彈)感覺就像一塊水泥,我隨即倒地,想到『我會失明,完了』」。

布雷登斯坦表示受傷後兩個月都不願拉開窗簾,因為他感覺在黑暗中較舒適。雖然他失去了一隻眼睛,但他並不後悔參加示威,反而遺憾因為受傷令他無法再上街示威。而在法國國慶日,法國總統馬克宏聯同多國領袖在巴黎出席慶祝活動,布雷登斯坦也前往巴黎參加示威。

39歲建築工人羅德里格斯(Jerome Rodrigues)今年1月在巴黎巴士底廣場直播遊行時受傷,一枚震撼彈在他腳邊爆炸,又被橡膠子彈擊中了右眼。他的眼球縫了17針,眼瞼亦縫了4針,現在連基本日常活動都變得困難,「當我想自己倒水時,必須同時抓住杯子及水瓶」,「我經常要伸長脖子,留意我右邊的情況,有時候我會被右邊突然出現的人嚇倒,這就是我現在的生活」。但他亦與布雷登斯坦一樣,受傷並未嚇退他,仍決定參加示威行動。

曾任軍人及警員佛斯蒂耶(Olivier Fostier)在示威中被催淚彈碎片擊中右眼眼窩導致右眼失明,現在經常戴著太陽眼鏡遮蓋右眼。他稱自從右眼失明後,不願出席社交聚會,只會選擇晚間才外出,「別人盯著你,他們會將你當作受害者或挑起麻煩的人」,亦坦言受傷影響了他與妻子的關係。他批評當日鎮暴警察過度使用武力,形容自己只是一個示威者,並非「暴徒」或蒙面的無政府主義者。

黃背心運動最初是為了反對政府徵收燃油稅,不過後來上街的民眾人數越來越多,正式演變成反政府的運動。全國各地爆發暴力衝突,示威者投擲汽油彈和磚頭,鎮暴警察則使用水砲、震撼彈和催淚彈鎮壓。今年3月法國內政部公布在整個運動中有2,200示威者、1,500警察受傷。對此,聯合國及歐盟曾批評法國鎮暴警察過度使用武力鎮壓示威人士,專門調查警方執法的機構「IGPN」已開始調查220起有關警方行為的個案。(國際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跟上國際脈動,快來蘋果國際按讚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