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薪世代3】澳洲黑工最離奇!靠難民簽混5年每月「敲」進80K

出版時間:2019/08/13 16:05

編按: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明日登場,預料最有機會在調漲3%取得共識,也就是月薪調高700元至2萬3800元、時薪調高5元至155元(調增5元)。不過即使基本工資調漲,台灣仍擺脫不了低薪惡性循環,台勞競相出走他國,《蘋果新聞網》實際採訪到菲、澳、日等地打工的台灣青年,有些甚至寧願淪為難民,也不想留在台灣,道出國內低薪的悲哀。

基本工資再度在大選中引起熱議,今年調漲最低薪資到每月23800元、時薪155元。勞工還是覺得太少,資方還是覺得太苦,整個台灣,好像就沒誰好過。年輕人的薪資長期缺乏結構調整,除了四年一次淪為政黨選舉的催票工具,「人」的價值沒有透過薪資真正顯現,年青人在職場中沒有看見長遠的發展,逐漸選擇「逐薪資而居」躲避貧窮命運,當個「外逃台勞」。
 
逃出台灣 逐薪而居
 
《蘋果新聞網》採訪案例,周于萱在澳洲幫忙清洗游泳池,現在時薪22澳幣(約462元台幣),每天工作六小時,周薪至少領1萬5千元台幣,一個月至少6萬。徐家偉在日本民宿當前台,每小時日幣1000元(約295元台幣),每天8小時,一個月領7萬元以上台幣。妮妮在菲律賓觀光產業打工,月薪至少7萬台幣。
 
領超過台灣近一倍的薪資,又不用把生活賣給老闆,為什麼要待在台灣?問他們怕不怕沒有累積、沒有未來,以後回台灣怎麼辦。徐家偉反問「回台灣就有累積嗎?」妮妮說,「錢才是問題。」這些外逃的青年無論是在澳洲、日本還是菲律賓都不孤單,他們說,愈來愈多台灣人過去工作。
 
中央研究院社會所研究顯示,27到41歲的青壯年族群,總計約534萬人這群約佔台灣總人口23%。原應是支撐台灣國力最重要的一群人,卻成為崩落世代的一員。根據主計處2017年家戶所得調查,65歲以上的退休族群每人年平均可支配所得為41萬4024元,較30歲以下年輕人的39萬9401元還高,此外,工作10年以上的35到40歲,年平均可支配所得為55萬9369元,尚不如快退休的55至64歲的59萬5163元。
 
在這種社會結構下,年輕人大舉出逃,一名不願具名的受訪者就說,「可以去澳洲申請難民」,「趁澳洲政府還沒發現之前,找個澳洲人嫁了,就可以真的變澳洲人了。」竟然有台灣人不惜聲稱「難民」,飛到澳洲申請難民居留?受訪者一臉平靜的說「很多」。
 
許多台灣人寧可出國當難民,申請「難民簽」(保護簽證,866簽),換取長期滯留澳洲打工的機會。為了驗證受訪者的話,蘋果新聞網從澳洲幾個(行政上訴仲裁庭Administrative Appeals Tribunal)找到案例,隨便一個地方仲裁庭就至少有三件,台灣人到澳洲申請難民的理由清一色是「不堪暴力討債,無法居住在台灣」。

寧當難民 不當白領
網路上搜尋都有澳洲難民簽代辦公司,甚至還有Youtuber教你如何申請866簽。

紀錄顯示,這些人抵達澳洲到第一次被法庭駁回至少已在澳洲待了超過3年,審判程序至少1年。知情人士說「這還只是地方審理庭,難民問題要上訴到聯邦法院,至少還有兩關,每一關都夠『難民』再待兩年,夯不啷鐺混個5年以上沒問題,若是找到好律師,也許真的就能留在澳洲了。」
 
這樣的難民是一種,另一種就是到澳洲渡假打工,再想辦法各種留下的。長期為勞工薪資權益奔走的九五聯盟理事長周于萱,在澳洲渡假打工過,她說澳洲的確有蠻多人討論,只要找到一個老的澳洲人嫁了,侍奉他幾年,應該也就什麼都可以拿到了。也有一種是真正去賺錢的,周于萱2012年在澳洲渡假打工,當時時薪19澳幣,匯率到31:1,換算每小時約領589元台幣,一天工作6小時,每周有約4萬台幣,一個月就是16萬。
 
周于萱在澳洲有個朋友為了存錢兼了3份差,兩年就存了一桶金回台灣。
 
「就連勤奮存錢,在台灣工作都太慢。」周于萱說,也有朋友是真的湊到錢買機票去澳洲鐵了心要存錢存到還學貸才回台灣的。在澳洲一周賺個3、4萬,就已經超過在台灣的月薪了,有意識的省吃儉用,確實可以存到錢。
 
這是2012年的行情,我們上網看一下,2018年澳幣跌到21:1左右,不過基本工資也提高了,台灣到澳洲打工的背包客分享去澳洲敲杏仁殼的經驗,每週至少賺900元澳幣(約台幣18900元),一個月下來至少也快8萬台幣。所以真的很多人選擇留在澳洲生活,甚至努力找到澳洲人嫁了,拿居民簽。
 
周于萱說,雖然他本人沒有遇過拿難民簽的,但知道有人在辦。「嘗過澳洲打工的甜頭真的很難回來。」而和周于萱「同梯」在澳洲打工的,很多人是真的留在澳洲工作、讀書、嫁人。
 
工會發達 勞權受保
 
不過熱愛台灣的周于萱選擇回台,而且投入社會運動,為低薪勞工發聲。她遊學9個月,在超市和游泳池打過工,前後工作4個月,朝九晚五,然後剩下來的5個月,周于萱和男友買了一台二手車在澳洲趴趴走,到處打工換宿,最後雖然沒存到錢,但至少把帶去的旅費都帶回家。透過許多NGO社團的朋友,周于萱在澳洲做了很多社會觀察。
 
「澳洲的工會很多、很發達」周于萱說,尤其營建業,工會幾乎掌握所有勞工,如果有任何建築商違法、工地檢測未過公安,工會就會阻止勞工前往並對企業開罰。在強勢的勞工和嚴格的懲罰下,澳洲的勞工和政府有了一定的默契和對話管道。
 
比如說台灣是齊頭式,最低工資2萬3800元,各行各業就都一樣去遵守。但是在澳洲,每個產業別有工會談判,因此薪資並不是固定的,此外,例如倉儲業要進冰櫃的還會有溫差變化加給、漁業因長期離家又危險,額外加給單整整好幾頁A4紙。可是台灣不是這樣。
 
台灣除了齊頭式薪資、加給也很少之外,許多雇主還長期違法,例如不付加班費、不按照基本薪資發放,而這些一旦被舉發,企業就會被罰個幾萬元了事,「通常都是雇主負擔得起的賠償」「不痛不癢」,如果勞工去爭取、訴訟、調解,周于萱說,經歷的人都知道,曠日費時,勞工普遍沒有本錢,只能摸摸鼻子算了。
 
政策短視 沒有未來

所以,走了澳洲一趟,周于萱說,自己可以理解為什麼年輕人通通跑去澳洲打工。澳洲移民署數據顯示,到澳洲渡假打工的人數前3名分別是英國、台灣、南韓,但是以人口比例來說,其實台灣占第1名。此外,申請二簽(第二年)渡假打工最多人的國家,就是台灣。
 
周于萱認為這是因為「台灣年輕人看不到未來」,「很難看到台灣制定一個長遠的政策」。例如7月行政院甫拍板的「投資青年就業方案」,是國家在4年內打算投入近95億元給在校與應屆畢業,以及失業6個月以上、在職及非典型就業青年的48項促進就業措施,希望預估到2022年增加4萬名青年就業。使青年失業率降低至二倍以下。
 
「這就是很典型短視的政策」,周于萱說,這就是大選年發錢嘛,這對青年有什麼幫助嗎?其中有一條竟然是參與職訓後青年若前往推介機構就業滿3個月,薪水之外政府還加碼補助23100元。或者是經就業諮詢後三個月內找到工作、連續做三個月發給3萬元獎金。
 
「這種發錢的政策到底幫助誰?」「直接給錢?」「政策買票?」周于萱想問政府的是,錢發完以後呢?
 
錢發完以後,我們的勞工政策還是沒有調整,結構沒有轉變,更遑論視產業改變了。周于萱說,台灣正轉型到以服務業為主的社會,但服務業的薪資卻永遠很低,「人」的價值沒有被看見,也沒有小費文化,以至於同樣是服務業、同樣是打工,大家當然會往薪水高的國家去。一如東南亞國家的人來台灣當外勞,台灣人也出去打工。(廖珪如/台北報導)

更新:調整內文
出版:09:25
更新:16:05

九五聯盟理事長周于萱。林林攝
九五聯盟理事長周于萱。林林攝

九五聯盟理事長周于萱。林林攝
九五聯盟理事長周于萱。林林攝

妮妮原是櫃姐,到菲律賓工作後,展開另一段人生。林林攝
妮妮原是櫃姐,到菲律賓工作後,展開另一段人生。林林攝

妮妮談到菲律賓工作情形。林林攝
妮妮談到菲律賓工作情形。林林攝

圖為澳洲行政上訴仲裁庭今年三月否決難民申請案例,可以看到申請地是台灣。資料來源:Administrative Appeals Tribunal
圖為澳洲行政上訴仲裁庭今年三月否決難民申請案例,可以看到申請地是台灣。資料來源:Administrative Appeals Tribunal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低薪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