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有忠:小黨的時代宿命

出版時間:2019/08/14 00:00

沈有忠/東海大學政治系教授

近日來,時代力量的茶壺風暴陸續炸鍋,加上新成立的台灣民眾黨夾擊,內憂外患之下,讓這個一度快速竄起成為第三大黨的新興政黨,在短短4年之內,就面臨了泡沫亡黨的危機。

台灣在民主化以後,不乏有小黨的組成與崛起。綜觀新黨、親民黨、台聯等小黨,都曾經進入國會風雲一時,成為藍綠以外的第三政黨。但仔細觀之,這些小黨都是從既有的政治勢力中分裂出來成為藍綠的側翼,也沒有撼動兩黨對決的格局。

但4年前的時代力量大不相同,靠著社會運動起家,以太陽花學運為動員基礎,爭取到許多新興世代選民的支持,一口氣拿下5位立委席次進入國會,而且全數是政治素人,一度讓台灣的政黨政治,真正的出現了第三勢力的想像空間。但好景不常,4年之後,時代力量此刻正面臨分崩離析,泡沫亡黨的危機。

時代力量泡沫化的危機,可以分成結構性因素、政黨因素兩個面向來看。所謂的結構性因素,第一個指的是制度特性。台灣的選舉制度,本來就不利於小黨的生存。在總統與縣市長的選舉層次來看,因為「相對多數決」的選舉制度,小黨從來就是「陪襯」的份,除非大黨分裂,不然要在行政首長的選舉拿到席次,可以說是難如登天。

對於小黨而言,國會才是主要的戰場,但依照立法院的選舉制度,只有34席按照政黨票的比例代表來分配,73席的區域選區一樣是兩黨對決的格局。只有在大黨「禮讓」棄選的情況下,才有可能突圍而出。2016年的黃國昌、林昶佐、洪慈庸,就是民進黨禮讓而當選的情況。因此,除非不分區的席次總數增加,不然小黨在國會雖有生存空間,但席次與影響力仍舊極為有限。

另一個結構性因素是議題特性,此次的總統大選,競選的主軸重新拉回統獨(親中路線)爭議,而統獨與否少有迴旋空間,長期來看是一個不利於開闢第三條路的議題。在2016年的時候,時代力量作為一個「左獨」政黨,如果僅標榜統獨議題上的激進路線,其實很難取代當時候的台聯。

但在當時出現許多社會、內政議題受到選民關注,例如轉型正義、立法改革、解決世代差異、重視經濟分配等。因此,時代力量在內政議題上,劃分出了自己的戰場,得到許多沒有藍綠政黨認同、年輕世代的選票支持。但此次大選,競選的主軸只剩親中與維持現狀的拉扯,許多內政、經濟等議題(分配、世代、能源……)再次邊緣化,「顧主權vs.親中」的格局下,時代力量很難在這個議題上開闢第三條路的選項,這使得議題操作上對於小黨而言也陷入危機。

除了選舉制度和議題操作的結構性因素對小黨不利之外,政黨因素也是時代力量泡沫化的近因。時代力量本身的領導結構和政黨組織尚不完備,發展縣市黨部的地方組織更才剛起步,一旦黨中央陷入路線或領導權之爭,很容易就爆發分裂危機。從黃國昌的領導爭議、林昶佐退黨、邱顯智辭黨主席,到昨洪慈庸也退黨,都有這個因素在內。最後,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就是台灣民眾黨的成立。

台灣民眾黨在柯文哲市長的光環加持,以及總統大選氣氛詭譎的氛圍下,在成立的當下就取得了將近10%的民意支持,其中受到排擠最嚴重的,就是時代力量。因為柯文哲市長的支持群眾,幾乎和時代力量高度重疊,而總統大選中對現任的蔡英文總統,或是誆稱庶民其實權貴的韓國瑜市長都不滿的選民,也在柯文哲的組黨過程中有了期待。對於許多不藍不綠、年輕世代的中間選民而言,台灣民眾黨成為立即取代時代力量的另一個選項。

台灣的政黨政治,在制度排擠以及議題特性的局限下,僅有利於兩大政黨的競爭。當前對於藍綠政黨認同度低、對於既有政治結構不滿的選民逐漸增加,社會運動日益頻繁,小黨的興衰伴隨議題或政治人物的起伏也會越來越快。藍綠之外的獨立選民有一定的比例,但是否能穩定且長期的支撐固定的新興政黨形成第三勢力,仍舊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