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民黨主席梁家傑:香港難取代──反送中Now or Never

出版時間:2019/08/16 00:00

梁家傑/香港公民黨主席、香港資深大律師

6月至今,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波譎雲詭,全球關注這個躁動城市的去向,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每次站出來講話,只有譴責,沒有反省,導致民怨民憤不斷升溫。香港的青少年以往被視為溫室小花小草、高分低能,在這個暑假好像一下子成長了,展現的硬淨(堅強)令人刮目相看。 

這場運動將如何走下去?筆者以下的論述背後有個信念:此時此刻中央未打算終結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角色,香港仍然有利用價值。這信念的事實基礎主要有以下三方面。

一、中國內地資金「走出去」和「引進來」均需要香港市場。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僅次於紐約和倫敦,是中國內地資金「出海」的樞紐和跳板。

引用香港金融管理局數字,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當中近6成是在香港或經香港投資其他地區,四分一世紀以來,香港是中國內地企業在海外上市的首選平台,大約1000家內地企業在香港透過首次公開招股上市,集資總額數以千億元計。香港也是中國吸引外商資金、技術的最大來源地和跳板,一直佔外商直接投資內地的5至6成。

這種累積經年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不輕易終結,而基於歷史與制度因素,香港這個角色是上海現時無法取代的。 

二、香港是最大的人民幣離岸市場,處理全球7成離岸人民幣業務。人民幣目前尚未能像美金一般在國際自由兌換及結算,中共積極推動人民幣國際化,欲速不達,過程中香港的角色不可或缺。 

三、林鄭月娥今年初以一宗發生在台灣的港人謀殺案為藉口,修訂《逃犯條例》(俗稱「送中條例」),雖然各界強烈反對聲音此起彼落,但她力撐半年,堅決拒絕撤回,直至6月15日萬般不情願地宣布暫緩修例,對素來剛愎自用、學生時代考試考不到第一名就會哭的林鄭來說,簡直是莫大屈辱。

林鄭及其背後的中共之所以跪低,煞停一條聲稱關乎國家安全、國家主權的法案,固然與6月9月香港百萬人上街抗議、12日示威者包圍立法會大樓阻止審議法案,繼而發生激烈警民衝突有關。

但筆者相信,亦是由於上文所述香港的利用價值及中共在港龐大經濟利益,中共首要還是保持香港安定繁榮,高掛「一國兩制」門面招牌。如意算盤打不響,反送中運動一發不可收拾,卻是後話。 

林鄭的「好打得」(十分能幹)傳說破滅,徹底失去策略思維和勇氣,只是按中共指揮行事。中共慣常招數除了群眾鬥群眾,就是呃(騙)、氹(哄)、嚇,現在到了靠嚇的地步。駐港解放軍高調演習、拍影片警告示威者「後果自負」,廣東湛江解放軍反恐演習,國務院港澳辦頻密舉行記者會聲稱香港「開始出現恐怖主義苗頭」,顯然中共目的是製造威嚇抗爭者的白色恐怖,想付出最小代價就能「平亂」。 

反送中運動演變下去,不外乎兩個方向,一是「攬炒」(兩敗俱傷),林鄭及其背後的中共對反送中運動的5個訴求寸步不讓,香港人持續抗爭,應驗林鄭口中的粉身碎骨、玉石俱焚。

二是其中一方退讓。反送中運動早期對示威者的「不流血、不受傷、不被捕」叮嚀現在已成空話,只要到過現場,見證過年輕人前仆後繼,就會感受到衝衝子們(勇武抗爭者)及後援力量Now or Never的決心。要一方退讓,就只能是中共一方,兌現《基本法》「一國兩制」的承諾,放棄提早27年令香港一制消失的圖謀。 

順帶一提,一旦中共權衡輕重,決定讓步,自然要有人祭旗,林鄭下台死不足惜,現在拚命於前線濫用警棍、催淚彈、胡椒彈、布袋彈、海綿彈、橡膠子彈為政權應付政治危機的警隊,到頭來必然有份祭旗。奉勸一句香港警察,國務院港澳辦對你們致以「崇高敬意」,並非免死金牌。 

本星期日(8月18日),民間人權陣線發起第3次反送中大遊行,號召曾於6月9日上街的百萬人與6月16日上街的200萬人再次走出來,重申我們的訴求「撤惡法,查警暴,撤檢控,撤定性,真普選」,5大訴求,缺一不可。 

一些人特別是有八九六四陰影的香港人出於善意,主張頭兩個訴求如果得到政府回應,「見好就收」,香港才有望走出困局。筆者未能苟同,理由是過去兩個月警方濫權、濫捕、過分武力、草菅人命、勾結鄉黑,被捕者至今大約700人,年輕人居多,部分人已被起訴暴動罪,可判最高10年刑期,如果5大訴求部分妥協,恐怕治標不治本,更多人被拘捕、株連、剝奪公民權利,秋後算帳手段層出不窮,自2014年雨傘運動後香港人見識不少,不再天真。 

未到2047年,中共已經變本加厲地背信棄義,「一國兩制」五癆七傷,這次是一場愛港運動,守護香港的核心價值和制度,讓年輕人對前路縱使失望但不絕望;將這場抗爭形容為Now or Never,不無道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