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焦桐專欄:蹄花黃豆

出版時間:2019/08/18 00:12

焦桐/飲食文化專家

阿珊的成績開始名列前茅之後,似乎激起了榮譽感,和要強的心理。我感受到她的壓力,勸她別在乎成績。她在聯絡簿寫著:「最近我喜歡睡前坐在床邊,翻閱課外讀物,直到想睡覺才躺下來。下午,我也喜歡在窗邊素描人行道上的欒樹,或者畫一些水彩。」

回家時阿雙笑著傾身過來要我抱,「爸爸先去洗手。」上樓前在樓梯口擁吻阿珊,阿雙大叫,好像吃醋了。這件事我得意了整個晚上,覺得自己好像舞台上的張學友。

阿珊平時缺乏運動,今天打羽毛球,流了汗,感覺渾身舒暢,她感慨地發表意見:「我應該多鍛鍊身體,免得以後長不高,變侏儒。」

在中央大學上「現代散文」課時,引余光中《我的四個假想敵》說明比喻語,忽然覺得課堂上的女生們,一個個,都變成了阿珊,又一個個變成了阿雙。我明明知道晚上就可以看見她們,卻又忍不住思念。

彷彿聽到阿珊講話的聲音,起床,她已經上學。昨天南部某國中學生倒臥廁所旁血泊中,口、鼻、胸前衣服都沾染不少血跡,並有顱內出血、血腫現象,已經鬧出人命了,校方竟自行清洗現場血跡。我猜想校園暴力一直是存在的,我在求學時代才會那麼熱衷於柔道。

阿珊開始學羽毛球,每星期六晚上在明道國小,我問她教練教得如何?「我忽然連發球也不會了。」跟我以前一樣。

秀麗赴韓,往後五天雙雙會習慣嗎?當我下班,她會不會詫異「怎麼只有一個人開門進來」?

阿珊的聯絡簿寫:「媽媽出國了,我凡事都得自己來,雖然,平時我的三餐多半是印傭料理,不過,還是不怎麼習慣,而且,我的聯絡簿及其他本子都是媽媽簽名,這五天,得讓爸爸當實習媽媽了。」我很樂意兼職媽媽。

從學校回台北,到仁愛路「忠南飯館」吃客飯,覺得蹄花黃豆透露濃濃的眷村味,相當迷人,遂外帶一份,準備翌日變化給阿珊當早餐。考慮到蹄花較油,乃用海菜煮飯,再將熱好的蹄花黃豆覆蓋在飯上;另外又煎一個荷包蛋,這樣應該照顧到營養和美味了。

我可能希望女兒長高一點,強壯一點,即使遭遇校園霸凌也能打得對方滿地找牙齒。我教授阿珊幾種痛擊男生要害的狠招,還建議秀麗帶她去練跆拳,並研製補充鈣質和膠質的菜餚;蹄花黃豆即是。我揣測忠南飯館作法:買豬前腳,仔細並多次洗淨、汆燙,用蔥、薑、八角、黃豆、米霖、酒、醬油,以小火滷煮約50分鐘,挑棄蔥、薑、八角。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焦桐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