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改、婚改與信賴利益

出版時間:2019/08/19 00:06

蘆葦/台灣社會法與社會政策學會會員

我是一位法律諮商者,隨著民國108年8月23日周五下午4時司法院大法官將就年改是否合憲公布解釋結果,帶著焦慮、主題環繞著「信賴利益」而來的諮詢者愈來愈多,其中有一位同時自認是「年改」與「婚改」的雙重受害者,頗耐人尋味,以下是我們的對話: 

他:「你看,法學教授有說:我國法制上,退休金絕非是一種政府可以隨時收回、調整的恩賜,而是受到法律保障的權利。退休金相關法制,是由法規明文規定計算方式與領取金額,應受《憲法》保障!」

我:「所以退休金的給付額度,一旦定了就不能調整? 」

他:「對!一毛都不能少!」

我:「那可以變多嗎?」

他:「哪有變多?不就是一路砍!」

我:「不是哦!例如:民國72年以前優惠存款利率是隨著台銀利率而起伏,民國72年起卻直接定在18%,縱使台銀利率跌到谷底也不受影響……;又例如:民國82年立法院雖然將『恩給制』改為『提撥制』,但是退休金上限卻從本俸90%(退休所得替代率約50%)調升到本俸兩倍的70%(總計退休所得替代率可達90-95%),這些都是加碼哦!」

他:「我們軍公教薪水低,政府是僱主,調高可以、調低不行,僱主照顧員工,本來就很合理……。」

我:「辛苦了。早期軍公教的確有薪水低的日子,但是自民國63年到民國71年間共8次調薪,已經調升4倍,與其他行業的薪資也出現黃金交叉囉……。」

他:「總之,軍公教本來就是鐵飯碗,人生都依照收入事先規劃好了,只能有加法不能有減法,全世界都是這樣!」

我:「其實也未必全世界都只要加法,2018年加拿大超過500位醫師以及150位醫學生,組成魁北克醫療保險醫生組織(MQRP),聯名簽署公開信反對醫生加薪,他們不是不滿意加薪幅度,只是看到辛苦的護理師經濟狀況不佳、病痛纏身的患者整體就醫環境並沒有改善,這些醫師實在不懂,為什麼只有他們被加薪……。」

他:「不加就算了,沒人願意減薪吧!」

我:「這也未必。今年在英國的一間小學,有5位老師為了保住兩名助教的工作,同意每年減薪7000英鎊,只領他們之前薪水的80%。」

他:「這些只是特例……。」

我:「整體而言,高齡少子化的程度,往往不是各國開辦與擴張年金、醫療、教育體系時所能預估,今日多半已經普遍面臨財政必須重新規劃的窘境……。」

他:「今天談的不只是錢的問題好嗎?你看,法學教授也說:年改對我們信賴利益的損失,不僅是退休後的生活,而是終身付出的服務,我們當年選擇擔任公職,並持續在崗位上服務數十年,直到退休。這樣的信賴利益則是無法輕易補償的……。說到這裡,讓我更氣的是台灣婚姻制度,彷彿一路上說改就改的髮夾彎……。」

我:「哦,所以婚改也會侵害信賴利益?」

他:「廢話!《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一生效,我太太竟然說她要出櫃了!她說當年是因為只有異性婚的選項,加上社會壓力,才會跟我結婚,現在鬧離婚還要分配剩餘財產,連退休金都要分配!你看我結婚當年,不但只保障異性婚,而且妻還要冠夫姓、一律搬到夫的住所、婚後財產歸夫所有、子女教養父說了算、離婚後孩子監護權歸父、不用分配剩餘財產……,我當年就是信賴這套婚姻制度才決定走入婚姻的。在那年頭,重婚也還不是無效,就像我提早退休後,本來也可以再第二春領雙薪一樣……,結果現在年改、婚改到我一點尊嚴都沒有……。」

我不禁詞窮、沉默片刻後:「請問您有女兒嗎?」

他:「蛤?」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