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博雅專欄:台灣「心理」撐香港

出版時間:2019/08/22 00:06

苗博雅/台北市議員

上星期,我和一位擁有十數年心理師工作經驗的朋友見面,聊到近期香港抗爭的局勢變化,好像也讓台灣社會瀰漫著一股不安的情緒。朋友跟我提到,在心理學上,人類的神經系統(交感神經、副交感神經)運作,與壓力和創傷的反應。

為了讓我這個門外漢也能快速理解,朋友用了最簡單的方式,向我解釋人從壓力到創傷會經歷的三個階段:

當危險或壓力出現時,我們的神經系統會讓我們保持警覺、提高注意力,以便我們進入適合和危機對抗的作戰狀態。在第一個階段作戰狀態下,我們能蒐集資訊、判讀資訊、尋找支援、做出合適的決策。

當第一階段維持一段時間,但危機未解除時,就會進入第二階段。在第二階段,我們的神經系統已經變得過度敏銳。白話說,就是疑神疑鬼、風聲鶴唳,容易做出過激的反應。此時,我們已經無法維持決策品質,開始變得容易犯錯。

如果在第二階段問題仍無法解決,壓力持續升高,就可能進入第三階段:對資訊感到麻木,有強烈的無力感,認為做什麼都沒有用,對外界事物失去興趣、提不起勁。這就是壓力後的創傷反應。

上述神經學研究的結果,即是人類遇到危機時感到心力交瘁的科學根據。傳統的想法,以為人的抗壓性是意志力和品格心性的產物。但實際上,任何人的「抗壓」都有神經系統的極限,並非透過意志力訓練就可無限制地提升,也不是道德呼籲或刻苦鍛鍊就能避免進入第三階段。

朋友所分享的科學研究,讓我聯想到社運抗爭經常出現的三個階段:抗爭開始時,大家氣勢昂揚,這或許就是開始作戰的第一階段。若政府不肯妥協,拉長戰線,抗爭者逐漸出現分歧,內部交相指責,甚至開始找內鬼,出現分裂危機。抗爭者情緒更容易激動,採取的手段也會逐漸升高。這和第二階段的描述頗有契合之處。接著,抗爭者氣力放盡、心理資源耗盡,越來越多人產生無力感、麻木等狀態,參與者變少,抗爭的能量不斷下降,最後只能黯然收場。這或許是抗爭者集體進入第三階段創傷反應的結果。

人類的神經系統科學研究,和社會學的社運研究,兩者結果竟隱然契合。難道只要政府臉皮夠厚、心夠黑,不斷消耗抗爭者能量,社運走向消散就是必然的結果?

「這也不盡然。」面對我的提問,朋友表示這三階段並非不可逆。第二階段最為關鍵。當我們進入第二階段時,只要恰當的應對,就可以避免進入第三階段。還有機會回到第一階段適於作戰的狀態。

避免進入第三階段的創傷反應,關鍵在於讓交感神經、副交感神經的運作回復平衡。包括啟動「迷走神經」以調節交感、副交感神經,以及建立人際連結等方式,都是最有效的。實際的具體做法,包括每天撥冗15分鐘,放下一切雜務,專注地深呼吸,讓迷走神經開始作用。以及,跟信任的朋友談天說笑,抱怨、吐苦水、擁抱,以讓我們重新感到和身邊的人連結,避免孤立無援的感受。

或許很多身處高壓的朋友們會嗤之以鼻。難道這些簡單的動作,就能幫助我們度過如此重大的難關嗎?確實,這些方式看來簡單。但也正因為極其簡單,我們在壓力之下,根本不會想到花時間做這些「小事」。但心理健康就如同生理健康一樣,真正的關鍵並非花大錢用華麗的器材健身,而在於正常適量飲食、長期固定運動等,一些看似簡單,但我們並沒有執行的小事。既然個體的神經系統反應可能和抗爭能量的消散有關;那麼,個體維持神經系統的平衡運作,自然也可能幫助維繫抗爭能量。

此時中共採取拖延戰術,不回應訴求,且不斷透過警黑暴力、法律追訴、五毛洗板、動武傳言等方式對抗爭者升高壓力,極有可能引發抗爭者的集體心理創傷(進入第三階段)。如果你真的不知道能為香港做些什麼,至少我們能給予朋友們高品質的心理支持。請持續不斷的表態聲援,陪伴你的香港朋友,輕鬆地聊聊天,都有機會讓身處第二階段的抗爭者回到第一階段。台灣「撐」香港,千萬別小看心理支持的重要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苗博雅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