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鍾文音專欄:當舖的點點滴滴

出版時間:2019/08/23 00:12

鍾文音/作家

之前有個新聞大約是一個主廚搶了銀行,其原因只是為了贖回典當的賓士汽車。竟有這種瘋狂的贖回,即使贖回了物品卻賠掉整個人生,聽來真是不可思議。

但人對於物的執著,總是超乎他人想像的。

也有一種悲傷的典當,俄國作家杜斯妥也夫斯基曾經在一窮二白時典當了自己的大衣只求暫時餬口。大衣說來似乎沒甚麼,但對天寒地凍的雪國,沒有大衣意謂著只能蹲在家裡以免外出受凍。

小時候對於門口掛著藍色布上印著大大「當」字,我總很想掀開門簾進去瞧瞧,也經常盯著玻璃窗內那些發光的手錶首飾,想著主人為何不要它們了?母親看我盯著玻璃窗內的物品,不免以警世口吻跟我說這些都是缺錢的人拿來換錢的,我們可不能走到這一步。母親拉我離開駐足當舖的玻璃窗前,走著走著,忽然有感而發地又說著要真走到這一步,也得之前買的東西是值錢能典當的。

母親確實不曾去當東西,但她有個不錯的朋友卻是當舖的老闆娘,有時候我會跟著母親在當舖中流轉,看著從藍色門簾內走進來的人有滿臉尷尬緊張,或是愁容滿面。我看過一個女人來當鑽戒,閃亮的鑽石不再恆久,瞬間黯淡地被擺進玻璃窗內,山盟海誓抵不過現實。難怪故事裡那個為對方賣長髮的妻子與當懷錶的丈夫總是讓人感動,為愛的典當,失去物品卻獲得更多擁有。

但這故事沒影響我的成長,反而童年和母親出入當舖,看盡人生困頓時典當身外之物的畫面,倒是經常浮現在我的成長過程中。後來我買東西雖然不會買貴的,但卻會買獨特之物。買獨特之物一開始並非為了日後可轉賣,當然是因為喜歡之故,然而最近轉賣很多物品之後,我才發現原來我的潛意識裡躲藏著物品未來可以轉賣的想法,而稀有獨特之物(或者名牌)確實比較容易轉手。

有個朋友是搞科技的,他每回看我以前旅行購買的羊毛刺繡手工圍巾或者獨特的飾品、皮包總是很快就被買走時,不禁感嘆起來,因為科技物品是一入手就貶值。他曾經買過三百萬的電腦伺服器,後來竟連幾萬元都賣不掉,但捨不得賣卻又十分佔空間。偏偏他擁有的汽車電腦手機,都是一買就進入貶值人生。

我聽了想,難怪當舖玻璃窗前不會看見擺電腦手機,當舖都是那些可以禁得起時間考驗的手錶鑽戒翡翠玉環黃金……。

當舖裝進物件,吐出價格。但記憶呢?裝進時光,吐出甚麼?

偶爾經過公共電話亭,也會有一股想進去打打電話的衝動。那個在電話亭排隊等候打電話的過往畫面,也有如洪荒紀年了,得擺進「記憶當舖」了。

記憶當舖,可以換取甚麼呢?愛恨情仇生離死別……,無盡流轉的故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鍾文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