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興盛:能源政策勿窄化為核能復辟

出版時間:2019/08/24 00:01

戴興盛/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教授

韓國瑜國政顧問團公布的能源政策,究其真正核心,就是主張舊核電廠延役使用,以及重啟核四。韓國瑜實質上把幾乎所有希望都放在核能上,從而把能源政策窄化為核能復辟政策,但這是嚴重的政策失誤。筆者以下從國際間能源轉型以及國內實際環境的兩個角度,分析韓國瑜的主張為何是嚴重違反國際潮流,以及在國內是根本行不通。

核能在主要工業化國家,已經面臨日薄西山的處境,其原因眾多,包括社會對核能安全的憂慮,核廢料處理的困難,新建工程的普遍延宕,天價且不斷上揚的建造、除役與核廢料處理成本等。因此能源轉型的領導國家如丹麥與德國,均不考慮核能,而是在歷經多年的激烈辯論後,決定全力發展再生能源。

同時我們必須理解,能源轉型絕不僅是能源技術選項的改變而已,它涉及的是整個經濟社會運作模式的典範移轉。從化石能源、核能轉型到再生能源的過程中,它不僅是要解決能源供給問題而已,而是要透過這個過程,去提升社會經濟環境的品質,這包括:解決迫切的環境問題,如全球暖化;鼓勵創新,動員整個社會的知識與智慧能量以建立高能源效率、低環境衝擊、符合正義的社會與經濟;透過上述的創新型社會經濟體,以改善長遠的經濟基礎。

為達以上目標,好的能源轉型有幾個支柱。首先,需透過環境稅制,提高節能以及發展再生能源的誘因,除了節能之外,更引導產業往高能源效率、高附加價值、低環境衝擊的方向走,從而促成產業轉型。

第二,鼓勵分權式的再生能源,使得參與再生能源發展的個人、合作社、社區、企業均有機會從能源產業獲益,參與能源相關的環境、經濟與社會決策,並動員全國的力量投入創新型的制度與技術發展,快速降低再生能源的成本與接受度,甚至可以將再生能源產業變為經濟的支柱之一。第三,上述作法二可以建立具韌性、去中心化、彈性的能源系統,以因應極端天氣、天災、經濟、政治、戰爭等各類風險。

韓國瑜主張的能源、但實質上是核能的政策,和以上目標均背道而馳。他不考慮環境稅,所以我國產業與社會沒有升級壓力,將日復一日習於低能源成本的落伍模式。核能是高度中心化的能源模式,除了核工系統有機會之外,幾乎所有個人、社區、企業均無機會參與能源產業發展,因此整個國家原來可以動員的知識、智慧與社會經濟創新力量將無用武之地,再生能源產業也不可能發展,我國等於是放棄全球快速發展的再生能源產業所能提供的經濟與就業機會。

同時,核能將高度發電能量集中於少數幾處,是最不具韌性的系統。換言之,韓國瑜及其國政團隊缺乏能源轉型的完整觀念,導致他們放棄我國轉型為創新型經濟與社會的契機,從國家長期發展的角度而言,這根本是故步自封,自外於先進國家已經驗證有效的發展路徑。

除此之外,從國內目前的實際環境而言,韓國瑜的核能主張在政治上根本不可能實現。眾所周知,核能在國內極具爭議性,我國地狹人稠環境無法承受任何核安事件,因此正反意見尖銳對立,從核能安全、舊廠延役、重啟核四、核廢料處理,任何一個議題均可以引起尖銳的政治社會動員。就以核廢料處理議題而言,台電尋覓核廢料貯存場多年,至今仍無任何展望。筆者可以合理推斷,任何執政黨若要認真考慮重啟核四或定案核廢料貯存場所在地,最後都會在嚴重對立中無功而返。韓國瑜宣稱他在「人民同意、安全無憂」兩前提條件下將重啟核四,但問題是,這兩條件根本不會存在,人民不可能同意(因為意見嚴重分歧),而不同意的根本原因是,核能不可能安全無憂,核廢料處理問題也無解。

韓國瑜能源議題國政顧問團除了提倡核能之外,其主要成員更是大力詆毀再生能源發展,這都可以見諸其公開言論。這意味著,如果韓國瑜當選總統,他主張的核能將在4年漫無止境的政治社會爭議中一無進展,另一方面,再生能源將因政策轉向而遭到忽略甚至抵制。整體結果就是,再生能源與核能兩頭空,產業、經濟與社會失去升級機會,台灣被迫使用更多的化石能源,這無疑是對台灣最不利的發展路徑。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