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荃灣被斬青年受訪憂 示威者被當「蟑螂」誰敢報警

出版時間:2019/08/24 12:08

香港荃灣8月5日的恐怖砍人事件。被兩名白衣刀手行刑式斬斷手腳筋的黑衣青年阿米,休養3周後,首度接受香港《蘋果》專訪,回憶起當晚仍餘悸猶存,事件至今仍無人被捕,又發生將軍澳連儂牆斬人案,阿米直言,若非有市民拍片並搜出兇徒血衣,要不就會和他的案件一樣不了了之。還說警方把示威者視為「蟑螂」,憂心受害者會變被告,而且就算真受傷,最後也沒人敢報案。

29歲的阿米(化名)坐在輪椅,需由姊姊陪同出門受訪,「因為右手受傷,自行推輪椅困難。」接著給記者看後腦及四肢多處傷勢,左腳和右手正繫上護托,「8成肌肉斷了,腳掌無法轉動」右手傷口深至見骨;連帶後腦被棍打穿,須縫6至7針,左手指骨關節亦被打至無法握緊拳頭,全身上下滿是瘀傷,至今仍有瘀痛。

阿米還說「其實真怕回不來了,到現在都有這樣的恐懼感。」接著對記者解釋:「腳到現在都沒有知覺。」至訪問後回診,醫生告知小腿表面神經遭斬斷,將無法復原,部份小腿將永沒知覺。

8.5罷工當日,阿米參加完荃灣公園的罷工集會,黃昏時返回葵芳工廈工作室,工作至晚上10時,仍在荃灣的朋友致電約宵夜,阿米近11時甫到川龍街,就看到一群白衣人追打黑衣人,因擔心有朋友遇襲,便隨其他黑衣示威者追上前。

豈料一群超過40人的白衣暴徒,突然由二陂坊衝出,由於人群眾多,阿米走避不及,「起初沒留意他們拿刀,想著既然跑不掉,就嘗試阻擋他們,幫忙救人。」
 
阿米回憶起遇襲當下,感覺過程非常漫長,先是左手被抓住狂打,他嘗試逃脫不果,隨之而來是10多人持武器圍毆及刀斬,「覺得腳突然乏力,連本來捉住白衣人的右手也開始沒有力。」即使已癱軟在地,白衣暴徒仍不收手,把阿米推到一邊繼續打,直至大批示威者趕到時,他已血流滿面,腳部刀傷的血流滿一地。送院後,阿米一度有生命危險,經歷逾4小時手術才穩定。

阿米是反送中風波以來,首名遭白衣人用刀斬傷的無辜市民,令全城震怒。翌日他和姊姊看到新聞,更是怒火中燒,「警方可以謊稱傷者完全沒需要協助,其實一開始就不想管。」

在眾安街恐襲事件中,阿米傷勢最嚴重,另一黑衣青年及有兩名被指施襲的白衣人送院。警方當時回覆媒體稱,警員趕到仁濟醫院及瑪嘉烈醫院,主動聯絡3名傷者,傷者稱不用協助,故沒他們進一步資料。

阿米批評,警方沒聯絡他是想淡化恐襲事件。他和姊姊強調,在兩間醫院均從無警員聯絡他,又引述醫護人員指:「沒有警察找過我。」事發至今3周仍無人被捕,令阿米覺得諷刺,「有人犯罪嗎?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就算了。」

相對7.21元朗恐襲當晚,不少便衣警員在屯門博愛醫院聯絡傷者錄口供,但8.5荃灣夜,重傷的阿米就消失在「沒有進一步資料」裡。8.5後荃灣再有數次白衣人結黨襲擊義務急救員或黑衣青年,同樣無人被捕。本月20日發生的將軍澳斬人案,阿米認為若非現場有市民拍片,之後徹夜到大廈搜出兇徒血衣和監視器片段,相信會和8.5恐怖遇襲一樣不了了之。

過去3星期,阿米除了養傷,亦和姊姊掙扎應否報警,並尋求法律意見。若報案,「(要)賭不會秋後算賬,賭他不搞你了。」

連日來,警方在每日例行記者會一次又一次的要求「受傷市民報警及提供資料」,但8.5案原先列作「在公眾地方打架」,他一直擔心「隨時會由受害者變成被告對象。」加上父母反對,終放棄報警。

直至8月13日,警方才在記者會改口稱循「傷人案」跟進,阿米仍對警方沒有信心,「好多人都說不報警才安全。」同為受襲傷者,阿米稱明白「爆眼少女」的處境,她因沒報警而被誣衊做假,「警方根本沒有把示威者當做是人,連平民都可以傷害的時候……就算受傷,都不會敢報警。」

阿米慨嘆短短兩個多月,目睹警隊知法犯法斷送執法者的信用,甚至把需要保護的市民當作「蟑螂」般的害蟲處理,「如果立場不同就可以用武力傷害人,取你的命都沒人理,是件很恐怖的事。」

仍在休養的他,希望手足們堅持信念,代替像他一樣受傷且暫無法站出來的人對抗極權,而這樣做是不需要怕人打壓和傷害的。(香港《蘋果動新聞》/報導)


 

白衣人持棍圍毆阿米,頭部受傷需縫約6至7針。香港《蘋果動新聞》
白衣人持棍圍毆阿米,頭部受傷需縫約6至7針。香港《蘋果動新聞》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