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哲聖專欄:國家機器監視的兩面刃反思

出版時間:2019/08/26 00:08

趙哲聖/開南大學資訊傳播學系助理教授

韓國瑜市長因家庭麻將聚會被拍、官邸被人闖進,加上質疑座車可能被裝追蹤器等認知下,一句「國家機器動得非常厲害」,又讓「國家機器」這個術語成為政治大白話的關鍵詞,不同政黨都在操作「監視」議題。

監視,早已經是國家階級的必要統治工具。在野的總統參選人,當然可以質疑執政當局有監視行為,但必須要有實證,才能找出不正當的監視行為,否則這只會點出參選者的不安,對實質的幫助有限。

近年隨著外在環境密布的監視成網,因而在意識上轉化「自我監視」的憂慮及不安定感,早就存在人民的心中。而監視社會的存在,是藉由各種監視媒介如隨處可見的智慧型手機或監視器、網路搜尋紀錄與監視資料庫的連結、解讀與再現,尤其是最後一項,我們是會擔心掌握權力的人,是如何運用我們個資所匯聚的大數據,會不會濫用我們的資料,做有目的之企圖。

社會學家大衛萊昂曾說現代的資訊社會,幾近於於監視社會,因為監視早已成為政府交換民眾、消費者、受聘勞工等人的資訊,如上班刷卡登錄、交通流量管制、健保卡疾病流行人次、金融使用的走向等,靠監視數據以維持社會秩序,也是有效控制社會的方式之一。

我國政黨早已經二次輪替,但各政黨在野喊著國家機器監控時,執政的政黨,除了反駁舉證外,是否有同心齊力把監視的「原罪」法治規則化?宣示不會因政黨權力和敵對關係而進用監視的資料,保證不會把國家機器監視的資料,運用成為選舉資源,相同的,在野的政黨也不能無限上綱,沒有證據的把國家機器這個名詞「污泥化」。

原因其一,國家機器是有雙面性,監視的一體兩面,監視可壯大主權,但大量監視器的設置、監視資料庫、網路的監控分析,也早已經不是社會學家紀登斯所闡釋民族國家靠監視壯大自我;現代資訊科技的監視「無孔不入」,不是數百年前民族國家成立之時所能想像的情況。

原因其二,現代國家主動與被動配合資訊科技監視效果,會對一般人民的心靈上產生憂懼,如韓國瑜市長這次對監視反應的表現,即可一窺,無形的老大哥在看著你我,容易擔心。

監視衝擊社會兩面刃意義,掌權者總想要享受這樣的果實,但國家機器若一直無法中立,勢必升高沒有交集的藍綠對立與社會信任更加薄弱,成為雙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趙哲聖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