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蘭萱專欄:用恐懼戰勝恐懼?

出版時間:2019/08/31 00:14

蘭萱/中廣《蘭萱時間》主持人

人是很奇怪的動物。喜歡看恐怖片嚇自己,喜歡看揪心戲哭花自己,喜歡看地球毀滅、末日降臨,一堆歪七扭八的噁心殭屍衝來爬去、吃我吃你,折磨自己。

愛電影的我,前兩種類型還可以接受,反正哭點高、心臟大顆,偶爾的尖叫飆淚也算有益身心。唯獨這些年流行的殭屍片實在敬謝不敏。

但就是莫非定律。周末家庭日,一家人坐在客廳從事傳統「看電視活動」。新聞頻道轉來轉去,資訊瑣碎沒營養到想撞牆,跳到電影頻道,不是播過N百遍拯救世界的漫威系列,就是飢餓遊戲、移動城市、分歧者一類末日求生片。

這世界,真實和虛擬,一樣嘈雜瘋狂。我這麼想著。

「看哪台?」老哥用眼神瞄我。

「問爸。」我說。

「每一部都黑濛濛、鬧哄哄,打來打去,誰打誰,幹甚麼,我都不知道」,從小帶著我們看電影,為我播下影癡種子的老爸,這些年視力聽力理解力退化,只要坐在他客廳的寶座上有我們陪,看甚麼都無所謂。

「那就《屍速列車》啦!」老哥雙手一攤賊賊地笑,唯一我們都沒看過的只剩這部。

「好啦,衝著孔劉,屍速就屍速吧!」反正重點是家庭時間。

對於殭屍片當道,學理工但對歷史人文有興趣的老哥有他一套理論。

他認為和中古世紀饑荒瘟疫接連侵襲歐洲,奪去近半人口幾千萬條生命的恐懼記憶有關。「鼠疫感染會出現敗血症狀,指頭扭曲發黑之類的,狂犬病會意識混亂出現莫名其妙的暴力攻擊,還會咬人,快看快看,那個畫面像不像?」老哥明知我不愛看那些模樣歪七扭八稀哩呼嚕的東西,故意指著螢幕誘我上當。

這角度有意思。源自飄洋過海而來的歐洲先人,在醫療不發達知識蒙昧時代對未知疾病的恐懼總和,殘留蛛絲馬跡於基因中。這在人類學找得到類似論點。

可是屍速列車是韓國片,南韓沒有黑死病狂犬病肆虐的恐怖歷史吧? 我和老哥抬起槓來。

討厭歸討厭,這些和人類追求美好天性背道而馳的醜陋影像,可以活躍大小銀幕還蔚為全球風潮,始終引我好奇,現象究竟背後透露著什麼當代訊息。

是隱喻現代數位科技彷如遠古鬼怪懾人心魄,無力抵禦的人類交出自我意識任憑虛無甚或邪魔主宰,於是僅殘存一具具行屍走肉般暗黑枯槁的空殼,遊蕩世間直至耗盡生命?

是暗諷人類遭瘋狂邪惡統治者催眠般操控,信任被偏見扭曲、純真遭仇恨啃蝕,只要一點聲音一個動作,空洞軀殼便生物本能般為掌權者私欲面露猙獰地相互撕扯毀滅?

用黑暗抵擋黑暗,用恐懼克服恐懼,用悲傷療癒悲傷。為現實尋找情緒替代轉換,我推想是這些驚悚故事存在且廣受歡迎的內在原因,或說價值。

好消息是,最近我發現視覺上不那麼嚇人,且更具驚悚療癒的選擇。這本30年前奇幻小說《天鵝之歌》,核戰輻射而扭曲的面容因個人美好內在而裂解重生;寒冷垂死的大地因小女孩天鵝的撫摸而帶來生命;挫敗孤絕而導致封閉仇恨的人心,在性格堅毅女流浪漢的影響下鏈結聚合,一次一步慢慢走,終究走向未來。

對應於刻劃更深的恐懼黑暗脆弱悲傷,更強韌豐富的正向力量用希望帶來希望。特別是用希望戰勝恐懼,這是眼前台灣所需要的。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蘭萱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