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張惠菁專欄:一次素養教育的探討

出版時間:2019/09/01 00:13

張惠菁/作家

最近參加了人本教育基金會主辦的一場有關「素養」教學的教師研習活動。進行方式是由兩位小學老師來示範他們所設計的教學,我的任務是在場參加討論,大概就是擔任一個「常識人」的角色吧!

兩位老師使用的是現有的教科書,不同的是教法。其中一位森林國小的老師示範的素材,是教科書裡一篇用《晏子春秋》古文改編成的白話課文,「景公使圉人養所愛馬」:故事說齊景公的愛馬死了,景公暴怒,要凌遲處死養馬人,晏子上前對話,讓景公自己打消了這殘暴的念頭。教科書簡化了故事,結論大抵是說晏子非常機智。

看這則課文時,我有點遲疑。我們現在教小學生這則課文,傳達的價值觀是什麼呢?在權貴面前「很會說話」嗎?其實我們小時候還有別的故事,比如說孔融回嘴大人「想君小時,必當了了」,這到底是要教我們什麼呀?是要說伶牙俐齒是一種價值嗎?我們今天仍然這樣教小孩嗎?

我帶著這疑慮去參加老師的教學示範,結果大為驚豔。示範的老師真的很靈活,她帶小學生同時看文言文原典、與改編後的白話文課文。但她的目的並不是要小學生死背,而是讓他們看到原文與改編兩篇故事的邏輯,她讓小學生觀察兩者的不同,語氣的變化,有甚麼被刪掉了,為什麼?我很驚訝,是呀,為何不可呢?對文學、文體、語意的發現,為什麼不能像自然科學一樣,從「觀察」而來的呢?老師說,以她的經驗,在這樣的課堂上,小學生會玩得很開心。

素養教學是要培養學生的「主體性」。「我」觀察到什麼,有什麼判斷,「我」 想達成什麼,如何去和他人溝通。清楚地看見這個「我」的位置,負責任地用「我」去思辨,是培養小學生成為當代公民重要的事吧。我看到這位老師教課文的方式,正是如此。原來這就是素養教學背後的精神。我非常敬佩老師們的努力。

其實,在教科書的白話課文中,刪去了原文第一段對話,就是當景公的手下要把養馬人肢解時,晏子說:「『古者堯舜支解人,從何軀始?』公懼然曰:『從寡人始。』遂不支解。」晏子舉出了「堯舜」,景公雖然沒有在這時就放棄對養馬人判刑,但是已經「懼」了,甚至也知道堯舜做一切事情會從自己開始。這當中,顯然有一種看不見的,共同的價值觀,未被言明的社會契約,是對話的前提。即使這兩人在古代封建社會中地位尊卑有別,仍然會在這基礎上對話。

刪掉這段的白話課文,是被大人挑選過的簡單訊息,使得晏子看起來只是「機智」、「口才好」。有沒有可能,在教這個課文時,也能讓小學生看到晏子從提出堯舜開始,就是在對景公溝通「價值觀」?小學生能否從其中了解,人類曾經的歷史,有過多樣的社會契約。但另一方面,歷史已離開春秋時代的情境,來到今天,今天世界的普世價值是人權、平等、對生命的尊重,因此,今天我們才不會接受景公為馬殺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張惠菁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