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國威專欄:亞馬遜雨林火災折射出的生態焦慮

出版時間:2019/09/03 00:03

鄭國威/泛科知識共同創辦人暨知識長

你有「生態焦慮」嗎?環境與生態崩壞是否佔據了你的心頭?當你看到路上排放黑煙的車輛,聞到嗆鼻的空氣、看到社群媒體上慘死於公路上的石虎、瘦成皮包骨的北極熊,或是熊熊燃燒的亞馬遜雨林,你是否覺得食欲不振、易怒?是否曾因此而驚恐發作、失眠、夢魘,甚至感到難以解釋的虛弱和真實的生理痛呢?

大部分的人不會如此嚴重,但有輕微生態焦慮的現代人數量的確越來越多,甚至出現了專門的心理療程。說實話,我也覺得自己有那麼點症狀,即使只是看《魔法公主》跟《阿凡達》這類描繪生態破壞的架空電影,都覺得心好痛。

最近,位於巴西境內的亞馬遜雨林遭大量人為縱火,從政治領袖、演藝明星到鄉民網紅紛紛轉發真偽難辨的生態浩劫圖片,其動力大抵也是來自於這種焦慮;而我也因為同樣的焦慮,選擇讓那些鏈結照片滑過指尖而不點開、不直視,因為即便許多影像根本並不來自於此時的亞馬遜雨林,那些片刻也都屬於「人類世」自我終結的證據。

什麼是人類世 (Anthropocene) ?這是一個已經浮上檯面近20年,擁有許多定義,但科學界還沒有共識的詞。簡單來說,科學家,特別是地質學家,如今廣泛認為人類從某個時刻起,已經成為地球最大的改變者之一,或稱「營力」,威力可比由內而外的板塊運動跟火山噴發,以及由外施加的風化、侵蝕、生物活動等作用。

但人類的存在已無法用「生物活動」4個字簡單帶過就算了。各種你聽過、看過的生物瀕危跟絕種訊息,或是讓人有感卻無力的全球氣候危機,都來自人類活動。有人認為人類世始自人類由狩獵採集轉做農耕,有人則認為起點應該是哥倫布在公元1493年開啟的「物種大交換」,也有人認為是18世紀的工業革命,或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更加劇烈的資源消費。

然而,提出一個新地質時代,並為其命名,對人類認識自己跟世界將有重大的影響,科學家不能也不願隨便。眾說紛紜下,兩位地質科學家,西蒙‧路易斯(Simon L. Lewis)與馬克‧馬斯林(Mark A. Maslin)挑戰了這個艱鉅的任務,他們在著作《The Human Planet:How We Created the Anthropocene》(中譯《人類世的誕生》)中,藉由地質、考古、歷史以及演化證據,替「人類世」提出了頗具說服力的定義。

他們認為,大量排放二氧化碳,延後了下一次冰期,讓人類已經不處於全新世的間冰期;再者,我們已經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地質證據,包括足以覆蓋大塊地球表面的金屬鋁、混凝土以及塑膠,人類世已至無可否認。兩位學者藉由同位素定年法,發現公元1610年為上次大氣層中二氧化碳濃度的最低點,爾後濃度便因人類行為而上升,因此建議以1610年為人類世的起點。

人類世的意義,代表我們對所在行星的影響,已不亞於難以捉摸的大自然現象,而這痕跡將萬古留存。這次突然成為焦點的亞馬遜雨林,就是地球上極少數集約化農業程度還小於1%的森林地帶,雨林裡還有停留在石器時代的原住民族,不與外界接觸,繼續狩獵與採集的生活方式。

或許就算整片雨林都消失,我們也不會突然失去20%的氧氣而窒息,但隨著農耕畜牧蠶食替代,我們肯定會失去無數來不及理解的部落語言、動植物生態,以及彼此之間的互動知識,引發不可預知的風險。就像一次抽掉好幾塊疊疊樂積木,身為最上方那塊積木的我們,又能在搖搖欲崩的處境下撐多久呢?

若將地球的歷史濃縮成24小時,人類僅在午夜前的4秒鐘現身,毫無存在感,但若改以陸生脊椎動物的總體重來算,人類卻佔了總重量的1/3,而人類畜養的動物則幾乎佔了剩下的2/3,僅有約3%-5%的重量算在野生動物身上。作為人類世的創造者與見證者,我們如此薄弱又如此霸道,我想生態焦慮或許不該被當成問題,那應該是人類世的正常狀態,而真正的問題是大部分的人還不夠焦慮。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鄭國威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