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鯨鯊或吃她?

出版時間:2019/09/04 14:14

李道勇/城南文史工作室
 
1959年,我從台北師範畢業,在暑假還沒開學之前,我參加救國團暑期戰鬥營的潛水隊,在左營水中爆破隊受訓兩個月,其中一半時間在屏東車城國小,我們幾乎每天都泡在白砂、風帆石、南灣、墾丁之間的海域,我身兼青年戰士報隨隊記者,每天晚上都得寄出幾則潛水隊受訓花絮,我也因潛水,愛上我們的海洋,也認知了我們是南島黑潮民族。
 
記得在潛水隊受訓之前,看過一個紀錄片,其中有個片段,讓我永生難忘,那是一則拍攝中南半島海洋民族與鯊魚的關係,片中的漁民,有的缺臂、有的斷肢,他們似乎與鯊魚結了不解的深仇大恨,漁村的沙灘上,遍布著鯊魚的魚鰭,像似一把又一把的刀刃,他們在漁船上捕獲鯊魚深鉤魚身,但只割取魚鰭,有的甚至將海膽塞入鯊魚口中、他們放任鯊魚無法游離,甚至引來同類噬食,痛苦死亡。
 
這段紀錄片,讓我後來響應支持「世界無翅宣言」「不吃魚翅,也不以魚翅宴請他人,避免無數的鯊魚因口腹之欲而喪命。」也為響應8月30日 世界鯨鯊日(International Whale Shark Day)撰文不歇。
 
我的二女兒NiKKIE,後來也愛上潛水、衝浪,甚至應邀在士林大葉髙島屋Dayeh-Takashimaya地下一樓的大型水族箱,表演鯊魚餵食秀、氣泡秀;在餵食秀中,她雖屢被護士鯊咬嚙,她也不以為意,她說護士鯊也許當天不高興而已;她後來也與英國籍自稱Sharkman的水族館工程師Sharkman結合為護鯊家族。
 
最近,國際學術期刊《海洋政策》揭露,過去60年間全球鯊魚捕撈量增加1倍多,威脅到近60%的鯊魚品種,更推估每年約有1億隻鯊魚慘死人類之手,若不加以限制或禁止捕撈,除了會造成海洋生態失衡,還可能重創部分國家的旅遊業,若鯊魚滅絕,澳洲每年將損失約2550萬美元的觀光收入。
 
我們也應該要有更積極的做法來認識8月30日世界鯨鯊日,大可推出鯨鯊衛星定位系統掌握鯨鯊洄游行蹤,發展台灣海域鯨鯊觀光產業,就像菲律賓丹索爾的鯨鯊觀光,這是漁業署和研究單位可以往前思考的方向。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新聞網》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