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奧地利】黃哲翰:維也納真的是人間天堂?

出版時間:2019/09/17 22:04

奧地利特派員:黃哲翰/德國海德堡大學哲學院博士生

9月初,奧地利首都維也納於《經濟學人》世界城市評鑑中,在醫療照護、教育、文化活動、基礎建設等項目幾乎都拿滿分,最終以令人咋舌的99.1分奪下榜首,距離象徵著人間天堂的100分已不到1分之遙。一時之間,這個新聞站上了各大德語媒體的版面、台灣媒體亦然。而在另一個每年度由美世(Mercer)主導的城市評鑑中,維也納的總體生活品質已連續10年位居全球都會之冠。

各式琳琅滿目的城市評鑑中,名列前茅甚至奪冠稱霸的新聞,對於維也納居民而言,恐怕已稱不上是新聞,而更像是手機App定時跳出來的各種花式廣告:理所當然、令人無感、同時也讓人感到一點對誇大說辭的懷疑。

某些在地人刻板印象認為,維也納人的脾氣憤悶、對所見所聞也總抱持質疑的態度,有論者便順著此一刻板印象,戲謔地詮釋了維也納人對於上述那些評鑑結果的反應:「維也納根本是世上最糟的城市——只不過所有其他城市都還更糟而已。」

的確,這一系列的城市評鑑不必然完全反映居民在地生活的真實感受,尤其評鑑原本目的多是為跨國企業外派人員提供指南,儘管根據的是客觀數據,但仍在一定程度上反映著西方高階經理人生活風格的觀點。

此外,即使在醫療、教育等方面有著滿分的亮眼數據,維也納醫院床位不足(有些病床不得不被放置在走道上),以及教育資源分配不均(人人擠破頭的熱門學校從娘胎裡就得先登記),這諸多實際問題也都無法被忽視。至於此次《經濟學人》評鑑中,最可能讓維也納式的懷疑性格感到諷刺的,恐怕會是「政治穩定度」這一項——今年5月,維也納政壇剛經歷過一場導致內閣倒台的「通俄門」誇張醜聞,而為收拾此一政治爛攤的國會改選,才即將在本月底舉行。

或許也正因為維也納的懷疑性格,以及實際市政所必然面臨的諸多問題,讓維也納市府的都市計劃主管只能以委婉的姿態來表達城市驕傲:「居民到國外度假時,總能發現,在我們維也納也沒那麼糟——所以這和那些評鑑的結果是相同的吧!」

維也納的都市經營仍毫無疑問是獨樹一格的世界典範,長期以來廣為其他城市取法。比起數據與「教育」、「醫療」、「政治穩定」等生硬範疇,或許用一個貫串維也納城市經營的主導理念,更能一言以蔽之地說明這個城市的獨特之處。

這個主導理念即是「平等共生」:城市被理解為彼此對等個體共同生活的場所,而一切市政規劃都要盡量彌補個體或族群差異、創造對等的機會、讓所有人都參與完整的都市生活。例如廣建社會住宅,有意識地規劃不同族群混居,實現居住正義之外也避免族群隔閡——當前的維也納並沒有嚴格意義上的少數族裔或特定階級群聚區。

又如鋪設綿密而票價低廉的公共運輸網,理由是為了提供所有居民平等的交通權,讓人們不用買車就能抵達所有市內區域。此外,對於市內的治安亮紅燈的幾個區域(如摩天輪遊樂園所在的Prater),市府的措施不只是增加夜間照明、加強警力巡邏,更重要的是與民間社福團體合作,為「邊緣人」提供服務,並協助他們融入都市生活的正軌——在許多其他城市的經營邏輯裡,這些人往往只被視為「低端人口」或潛在犯罪份子。

平等共生的理念甚至細緻地表現在對於不同生活風格與習慣的照顧上。例如針對養狗族群,規劃大量狗狗玩樂區,以及街上隨處可見的免費狗便袋讓人取用——取用箱的下方就是垃圾桶,讓狗主人隨時可以丟狗便。

種種細節累積起來,便讓維也納這個城市展現出高度人性化的公共服務而多元包容的生活風格。而所謂「生活品質」與「宜居城市」,不外乎就是人性化的細節與實現多元自由的程度。

人們時常豔羨的「先進」,在維也納既不是表現在大量資本所累積出來(且大多數人都住不起)的高塔建築、也不是表現在菁英科技式的都會品味,當然更不是旅遊部落格告訴你的哈布斯堡皇家金光閃閃眾豪宅、茜茜公主故事的浪漫景點,以及那些專門演奏給觀光客聽的古裝cosplay音樂會,而是每個人都能穿著不修邊幅的短褲涼鞋、搭上每天1歐元坐到飽的輕軌和地鐵,就能泡在新多瑙河畔親水公園的夏日。

此一城市經營邏輯其實稱不上「先進」,它至今已邁入第100年:從1919年奧地利共和國創建之始,維也納即由奧地利左派執政至今(除了德奧合併納粹佔領時期),這種屬於「紅色維也納」社會式的城市經營邏輯,百年來已深入維也納,成為這個城市的老肌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