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宥勳專欄:拒絕打字的教育世代

出版時間:2019/09/17 22:03

朱宥勳/作家

20多年前,我念小學的時候,曾經有一波中小學老師的退休潮。我低年級的導師在我升上三年級之後就退休了,我第一次當人家的學生,就成了封關弟子。

當時年紀小,我自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注意力只放在新奇好玩的東西上。那幾年最吸引我注意的,就是剛剛開始普及到學校的「386」電腦。再過一陣子,我家裡也裝了「486」,開始了跟家人鬥法、想盡辦法要多玩10分鐘電腦的遊戲時代。

母親是學校老師,我放學之後常在教師辦公室遊蕩,最羨慕的就是幾位下班之後還待在辦公室玩電腦遊戲的年輕老師。據說,某位老師家裡還有「586」的電腦,就是他們幾個讓我認識了即時戰略遊戲的經典大作《紅色警戒》。

很多年後我才明白,「退休潮」和「電腦」這兩件事,其實是同一件事。那幾年,中小學全力推行資訊融入教學。除了學生要上電腦課、鼓勵教師使用「多媒體」(這個詞彙現在聽起來多麼古老)教學之外,連學校的行政作業都要全面電腦化。首當其衝的,就是一批接近退休之齡的資深老師,像我低年級的導師那梯的。

事後回想起來,我是在學校裡面聽過他們抱怨電腦很難學、可以寫字為什麼要打字之類的耳語,只是小學生不會把這些細節放在心上,我只關心下次考試能不能要求《仙劍奇俠傳》當禮物。

這批老師年事已高,對於電腦的恐懼已是非理性的程度了,各種資訊政策是能躲就躲。「多媒體」什麼的門檻太高,上頭本來就沒期待全面普及,很容易裝傻混過去。但行政作業電腦化就躲不掉了。

最大的噩夢發生在學期末:他們必須將全班學生的成績和評語,一筆一筆輸入電腦。本來學期末是快樂的暑假時間,那年卻成為無間地獄。打字慢、打錯的機率高、不小心就沒存到檔重來……這批數位新移民遭遇了執教生涯最大的危機。

那學期過後,退休潮就開始了。是的,不是因為年金改革、不是因為直升機家長、不是因為被學生用手機拍上網公審。是因為他們害怕電腦打字。

但是,也並不是所有同梯的資深老師都放棄了。還是有一些願意學習新事物的老師,很快就發現電腦打字沒什麼可怕的。不管有什麼新科技、新作法,面對學生才是教育最根本的核心,用什麼方式登錄成績單只是枝微末節之事而已。

然而,電腦打字的引入卻造成了一種預期之外的正向篩選機制:那些最頑固抵抗新事物,或者在精神心智上無法承受新變動的人們,因此被逼退了。留下來的,就是相對適應能力比較好,或者心態比較開放的老師。

往後,每當我看見任何一波新的教育變革時,就會想起這段「電腦打字造成退休潮」的故事。教育是一項面向未來的工作,我們的任務是把最新鮮的生命送往最不可預測的將來。因此,「害怕變動的教育工作者」本身就是一種矛盾的存在,就像「怕水的魚」或「怕高的鳥」一樣。

而以此為理由拒絕教育變革,堅決守舊、不願意改變的教育工作者,其實已失去勝任教職的能力了。當年的「電腦打字」,近年的「素養」,未來那些不知會是什麼的改革方案,都是同一件事。

這當然是在要求教師永無止盡的自我成長。然而,孩子的未來是交在我們手上的,我們當然有必要對自己嚴格一點。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朱宥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