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泰航空最可怕的白色恐怖 被炒空姐:近百人被抓耙子舉報開除

出版時間:2019/09/18 07:57

(新增:採訪影片)

「我聽過最恐怖的是,有一次,一個班機,同機同事做完Service之後聊天,講下反送中、警察的事,其中有一位同事偷偷地錄音,他說,『我其實已經錄音,我會傳給公司』」,而當日聊天的空服員,回去都要見管理層。Karma(化名)在香港國泰航空當了12年空姐,一直力撐公司,直至自己疑因網路上的政治言論被解僱。

「星期一至星期五,每日都會聽到,不停有人被炒,(單計)炒我的那天總共炒了20人。」她估計這數星期以來,已有近百人捲入白色恐怖漩渦,有些人受調查,有些被解僱,最長年資的有22年。有兩位前資深員工向香港《蘋果》透露,有數十人因此事而離開集團。

Karma大爆,由於國泰鼓勵告密、IT部門專門嚴查員工臉書、Instagram,只要有人告密,國泰不用調查,裁掉員工機會超過90%,更有一向沒政治傾向的員工因而無辜被裁。對於裁員數字,國泰發言人表示,不會就員工內部事宜作出回應。Karma指,目前國泰員工茶餘飯後的話題,是「今日有哪個(員工)被人炒了?」,士氣「已經完全沒了,沒人會再想幫公司,每一日每一個人只是想,不知幾時會到我」,若找到其他出路就會離開。Karma甚至聽過,有朋友天天都作最壞打算,「每一班機,都當是最後一班機來飛」。

Karma的最後一班機較她想像中來得遲。她被炒前一星期已被管理層召見,會上拿出數張社群媒體截圖,又要求她確認是否有按讚批評警察的貼文。她指已做好心理準備,豈料高層給她數日解釋,她其後復飛。暴風雨前總是特別平靜,一周後她工作的短程航班剛降落,就有人上機,命她馬上回國泰城。一回到公司,管理層隨即拿出解僱信,面對不斷追問的Karma,只拋下一句「解僱是公司決定」。

她自言自己並沒犯法,也沒打算煽動其他人參加非法遊行示威,只是行使應有的言論自由,在公司明言要「慎用社群媒體」後已刪除社群媒體貼文,不明白為何會因此被炒,「我的貼文是6月、7月時的,8月時已經刪除,你不可以追究到我兩個月前的言論」,批評公司翻舊帳。

Karma質疑公司是立場先行,對待親中員工相當鬆手,卻把反送中的員工往死裡打,「我不知公司尺度是怎樣,但給員工的感覺是,你只要是黃(支持反送中)的話,被炒的機會是100%,而你是藍(支持香港政府、警察)的,支持政府、支持警察,你就一定沒事。」現任國泰港龍行政總裁丘應樺今月初被揭發,7月時曾在個人臉書,轉載一篇把議員形容為「蟑螂」的帖文,並加上笑哭表情符號。對於有否調查事件,國泰將之與裁員消息一併回覆「不會就員工內部事宜作出回應」。

空姐工作上很少會碰上熟稔的同事,大多只有一面之緣,「可能這次見到他,下次是兩年後,連名都不記得。」交情不深,同事間也因此沒太多機會探知對方底細,為求自保,員工寧願選擇沉默,「我聽過最恐怖的事件,是大家做完服務後聊起反送中和警察,但有同事偷偷錄音。」該同事更當場自爆,「他說我其實錄了音,會傳回去給公司」,馬上把其他人嚇呆,最後參與討論的機組人員被管理層召見。

國泰先前發信,提供電話和email鼓勵員工「告密」,「(內部文件中)說你可以去舉報其他同事,所有資料保密。」敵友難分,Karma指現在員工都寧願對大家敬而遠之,「你根本不知哪個人是鬼(告密者)。大家都是做完事,就自己吃飯,不會講任何事,下機都不會一起吃飯。」她指以前同事關係親密,「就算不熟,去到其他地方都會一群人約出來,開開心心吃個飯。現在連在飛機上面都沒膽聊天,不會一起吃飯逛街,只是會留在飯店休息。」

即使員工沒有表達其政見,都有可能無辜受牽連。Karma指,自己身邊就有近乎不用臉書,又沒有強烈政見的朋友被炒,質疑國泰根本沒有調查,只要有被舉證就照單全收即炒,「真是完全被陷害,他沒貼過任何東西,也沒去過遊行。現在只要有一個人舉報你,公司(好像)就已經很有理由去炒你。」斷頭台隨時落下的後果是,員工不敢開罪人,做事時綁手綁腳,「可能我今晚同你飛了一個航班,有一點不愉快,接著我就將你的名字放上去,然後你被炒的機率可能是9成多。誰有可能會不怕?」

白色恐怖連私人生活都不放過,Karma的朋友紛紛改掉社群媒體上的名字,刪除相片,「現在臉書上面,我都已經不知道誰是誰。朋友的照片都已經變成了黑色,名字已經不是原來的名字,照片都看不到。」Karma指,令她被炒的社群媒體貼文其中有一篇是限時動態,只有朋友可見,疑似是一個和警察結婚的空姐告密,「公司(以前)說It's the people that makes an airline,大家是一個團隊那樣去飛一個航班,但現在是鼓勵我們去檢舉其他人。」她說自此以後,不會再有人拿心出來做事,「大家的信心已經被打爛」。

「我信錯了公司,信錯了人。」空姐這份工作曾令Karma引以為傲,「以前人家問我你做什麼,我不會只講做空姐,我會講,我是國泰空姐。」曾經多自豪,最後就多失望,「我覺得之前的想法好可笑,自己好天真」,說罷眼角淚光閃閃。

Karma坦言,若國泰炒人是商業決定,她會理解,「我有聽過,我的名字上了中國民航局,意思是我沒辦法飛越中國領空。如果你讓我知道是這個理由,我可以的,因為我已經沒辦法幫公司做事,所以我要離開;但如果你只是告訴我,你完全不會給我一個原因,讓我知道發生什麼事,抹煞我這麼多年的努力,我覺得好無稽。」她估計,國泰不願就炒人提合理解釋,可能是怕未來會有人循法律途徑追討。

先前國泰被中國民航局發出重大航空安全風險警示,行政總裁何杲落馬,Karma當時仍力撑公司,「高層好像很保護大家那樣,我也想保護公司。」當時有傳行政總裁何杲被中國要求交出罷工名單,結果何杲選擇辭職,力保員工。她為中國打壓國泰深深不忿,同事都同仇敵愾,「(那時候說)要齊心幫公司。國泰是香港人公司,我們一定要撐住,不可以讓公司倒。」立法會議員譚文豪其後亦忍痛放棄機師工作,希望保護國泰,願「航空界政治風暴至我而止」。直至那時候,Karma仍然相信國泰,因為先前公司有任何困難,員工都共渡時艱,幫公司撐下去,「我都做得到的時候,我們有困難你都會保我們,但是原來結果不是這樣。」

Karma覺得國泰突然變得好陌生,「國泰表現給大家看的,為什麼我們一開始不想送中條例通過。因為你只要通過了,中國說你有罪,你就有罪,是不需要調查的。我覺得公司一直都有言論自由,但突然變成好像一個中國似的。」她說,香港已不再是以前的香港,歷時3個月的社會運動,把社會的遮羞布撕掉,「可能之前都有人因政治言論被炒,而大家一直沒看到。今次反送中就將醜態展現眼前。」

Karma坦言,自己被炒的一刻,有後悔在社交媒體發表言論,「但現在想起來,我再回到兩個月前,我都應該會照做。我真的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事。」她說,有擔心暑期作業還未完成的小朋友站在前線,和他們相比,自己還差得遠,「我只是沒了份工作,他們是賭上自己的前途。」

國泰的故事,是香港漸漸變成中國的縮影。不講證據,鼓勵群眾鬥群眾,向中國「跪下」的國泰,還有沒有未來?Karma長嘆一口氣,沉默半晌,「他的未來,可能就是中國給他的未來。」(香港《蘋果動新聞》劉曉鳴報導)

發稿時間:05:28
更新時間:07:56

香港《蘋果動新聞》報導
香港《蘋果動新聞》報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