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田水利會系統,不要再走冤枉路了

出版時間:2019/09/18 18:29

林煒舒/大學教師、桃園農田水利會百年誌顧問

據桃園農田水利會內部的訊息透露,8月24日下午2點,蔡英文總統在官邸召見桃園農田水利會長黃金春和桃園農田水利會總幹事黃金德,詢問有關因農田水利會改制為公務體系的風波。
 
總統在聽完會長的報告後,立刻做出了重要的政治承諾:農田水利會改制宣告終止。

看起來,這次全國17個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的風波,似乎「即將」畫下休止符。

其實要把農田水利組織收編為公務機關的嘗試,歷史上,專制的台灣總督府做過,威權的兩蔣政府做過,走向民主時代的李登輝政府也做過,前二次最後還是把已經改制為「公務機關」的水利組合、水利委員會,再改回來擁有公權力「自治團體公法人」。第3次訂了3年的改制期限,最後發覺實在不可行,已經通過的法律,只得廢除。

每一次的改制都是勞民傷財,在水利會系統裡塞進來一堆「新進人員」,最後發覺行不通,只好再改回來。黃金春苦口婆心不斷的提醒執政黨,「失去農民朋友,就失去政權!」在去年印證之後,總算得到總統的幡然醒悟,在政策還沒有實施前,還來得及調整回來。

農田水利系統是怎麼來的?清代,所有的灌溉埤塘和水圳,都是由有關的農民自己出錢,自己開鑿,政府從不介入。有名的曹公圳,也只是冠上縣官的名字而已,事實上與政府並不相干。台灣總督府所開鑿的水圳埤塘,也是由受益農民出資一半,政府補助一半的經費。
 
一般民眾不知道的事實是,桃園農田水利會為了還清在日本時代建造後村圳、桃園大圳,以及戰後初期建造光復圳所欠的「債務」,水利會和在地農民縮衣節食,省吃儉用了50、60年,才把蓋水圳埤塘欠的債還清。

毫無疑問,灌溉水利系統是農民們克勤刻苦,水利會勤儉持家的財產,是屬於全體農民的私有財產。

農田水利會轄下各工作站聘用的人員,都是在地農民。每天24小時在那裡巡水圳的,也都是在地農民。在即將出版的《台灣桃園農田水利會百年誌》之中,提到的重要人物石門工作站末任站長張雲台,是觀音鄉農民;守桃園大圳圳頭長達35年的李生,是新屋庄農民。農田水利會的體系慣例,延續300年來農民守田水,巡水路的傳統:「以在地農民子弟為員工,用在地農民守水圳埤塘」。這項傳統,從清代迄今延續400年。

水圳埤塘的興廢和農民的利益是綁在一起的,只有在地農民會認真顧好自己的水圳埤塘。

農田水利會系統,再也禁不起政府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折騰了。水和農民的命運,綁在一起,無法分開。總督府、兩蔣都在做了之後改回來,李登輝政府甚至直接把已經通過的法律收回來。希望蔡總統能夠聽進諫言,記取過去的經驗,不要再走寃枉路了。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新聞網》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