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視蘋】大眼妹遭警撞癱只會傻笑 父母悲「不知還能養多久」

出版時間:2019/09/19 16:45

「楊薏蓁,你要趕快好!這樣活著都沒尊嚴了,媽媽真的心很痛!」1年半,楊媽媽不知道為小女兒薏蓁哭了多少次。原本長髮大眼、乖巧可愛的薏蓁,去年才剛開始踏入社會工作,3月騎車上班時,被追通緝犯的警車攔腰撞飛,鬼門關前走了一遭,薏蓁撿回了命,卻就此半身癱瘓、喪失智能,只剩下左手與頭會動,不論父母如何叫喚她,薏蓁都沒有反應,只會吃、會笑、會「啊!啊!」叫,幾乎形同植物人。楊爸爸感嘆說:「我都已經65歲了,我還可以養她多久?」他的老淚在眼眶中打轉。

看著女兒過去如同一般青春妙齡女子的手機自拍照,楊媽媽至今仍會悲從中來,每天看著臥床的女兒,無意識地看著天花板傻笑,或是發出「啊!啊!」的叫喊聲,楊媽媽的心如刀割,「每天每天想到你以前跟我說的話…大家叫我要放下,我怎麼放得下!?」

楊媽媽回憶,家中四千金排行最小的薏蓁,從小就很乖,常常主動幫忙父母合力打拼的蚵仔煎店裡的生意,出門回家也都會買點心回來給爸媽吃,三個女兒陸續出嫁後,只剩最小的薏蓁,在家中與父母相伴。去年事發前,薏蓁才剛從醒吾科技大學畢業不久,試了許多工作不盡理想,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大同電器門市人員的工作,2月過年時還高興地說:「媽媽,明年我就可以包大一點的紅包給你!」沒想到1個月後就發生悲劇,從此連一聲「媽媽」都無法再說。

楊爸爸說,去年3月底,薏蓁騎機車出門上班,沒想到在遇到桃園市八德分局姜姓警員駕警車正在追捕卓姓疑犯,攔腰撞上正在通過綠燈的薏蓁,薏蓁當場被撞飛,經過急救薏蓁雖撿回一命,但他們原本幸福和樂的家庭卻已經回不去了。

為了這件車禍,楊爸爸1年半來已花了300多萬元,現在每天開銷仍高達4000多元,楊媽媽開始變得對錢產生恐懼感,看到鈔票會心裡害怕,不敢去計算每天的花費,但他們夫婦還是存著一個「希望」,等待奇蹟降臨,女兒有一天能夠腦神經自己修復好起來,他們不願把女兒送去療養院,寧願花錢聘僱外籍看護24小時照顧薏蓁,但薏蓁癱瘓後,體型劇變,體重增加,老家又無電梯,楊爸爸已經揹不動薏蓁了,但他們不願放棄最後一絲希望,仍期待薏蓁可以透過復健慢慢動起來,再喊他們一聲「爸爸!媽媽!」。

於是,夫妻倆只好咬牙苦撐,每個月花1萬元,在恩主公醫院旁邊承租一間小套房供女兒與看護居住,好讓薏蓁可以持續在醫院復健。就這樣,高額的長照費用,逼得年過6旬的薏蓁父母日復一日過著蠟燭兩頭燒的生活。楊爸爸說,現在每天他與妻子就是一早起床先買菜備料,中午、下午利用時間送飯到三峽恩主公醫院旁給女兒,傍晚再趕回鶯歌開店,直到晚上打烊,隔天再重複同樣的循環。

楊爸爸感嘆地告訴我們,1年多來他已經瘦了10公斤,楊媽媽也被客人說變了一個人,但更糟的是,夫妻倆為了薏蓁的未來操煩,他經常到清晨6點才能入睡,妻子更是要靠安眠藥才入眠,說到這裡,楊爸爸悲痛地說:「我快要垮了!」他們也知道女兒康復機會渺茫,但他們都已經60多歲了,「我再做是可以做幾年?」現在他完全不知道女兒的後半輩子該怎麼辦?

他們原本寄望透過司法可以替女兒討公道,於是控告姜姓警員涉嫌業務過失致重傷害,但新北地檢署認為,姜姓警員本於警察職權追捕擦撞警車、妨礙公務的現行犯,且已有閃爍警車燈並鳴響警笛,檢察官認為,薏蓁聽到警笛聲、看到警車燈,應該禮讓警車先行,因此將姜姓警員兩度處分不起訴。

但楊爸爸不服氣,因為他們從現場計程車行車紀錄器錄影發現,警車是在撞到薏蓁前2秒才鳴笛,不是「一路鳴笛」,薏蓁根本沒有時間反應,另外就是警車的行車紀錄器在撞到薏蓁的部分竟變成20多秒的「黑畫面」,剛好沒錄到事發經過,都讓薏蓁家人無法接受,他們因此第二度提起再議,將警車行車紀錄器送調查局鑑識,查明警察有沒有變造證據,希望能夠替薏蓁討公道。

楊爸爸說,薏蓁龐大的長照費用已壓得他和妻子喘不過氣來,薏蓁才26歲,原本還有大好未來,她想出國的夢想都還沒有實現,如今卻形同植物人,看似清醒,卻對外界事物毫無反應,他和妻子擔心,一旦他們陸續走了,薏蓁該怎麼辦?如今他們只能寄望向法院提起國家賠償,希望法院能還給他們一個公道,讓他們還能相信司法。(李奕緯/台北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 00:00
更新時間 16:45(更新內容)

在鶯歌賣蚵仔煎30多年的楊老夫婦,去年遭遇女兒被警車撞成植物人的橫禍,提告還被兩度不起訴。黃世宏攝
在鶯歌賣蚵仔煎30多年的楊老夫婦,去年遭遇女兒被警車撞成植物人的橫禍,提告還被兩度不起訴。黃世宏攝

活潑可人的楊薏蓁,正值青春年華。家屬提供
活潑可人的楊薏蓁,正值青春年華。家屬提供

父母在床邊聲聲呼喚,盼望女兒有康復的一天。黃世宏攝
父母在床邊聲聲呼喚,盼望女兒有康復的一天。黃世宏攝

家人擔心護理之家無法照護周全,只好請看護24小時照顧愛女。黃世宏攝
家人擔心護理之家無法照護周全,只好請看護24小時照顧愛女。黃世宏攝

楊薏蓁和看護蝸居在一間小套房內。黃世宏攝
楊薏蓁和看護蝸居在一間小套房內。黃世宏攝

楊薏蓁如今能吃剪碎的食物,但能否嘗出酸甜苦辣,沒人知道。黃世宏攝
楊薏蓁如今能吃剪碎的食物,但能否嘗出酸甜苦辣,沒人知道。黃世宏攝

楊老夫婦擔心自己已年過六旬,不知道還能照顧愛女多久。黃世宏攝
楊老夫婦擔心自己已年過六旬,不知道還能照顧愛女多久。黃世宏攝

楊薏蓁一家原本和樂,卻因為一場車禍變調。家屬提供
楊薏蓁一家原本和樂,卻因為一場車禍變調。家屬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