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山分屍開庭火爆 死者母庭外飛踢陳伯謙

出版時間:2019/09/19 21:59

射箭教練陳伯謙於2018年涉犯震驚社會的北市華山分屍案,將遭他性侵勒斃的高姓女子殘忍分屍,還割取乳房、下體做成標本,一審台北地院依殺人等罪判他死刑,全案上訴高院,今天首度開庭,陳男被法警押解進法庭前,氣憤的高女母親,氣得上前朝陳男飛踢,但沒踢中,高女的父親與妹妹則在一旁痛罵陳男「人渣」。

高女的父母與妹妹開庭前表示,不願跟陳男在同一個法庭見面,法官臨時安排他們在法院內的溫馨指認室,透過視訊了解陳男的說詞並表達意見。陳男今出庭多由律師替他陳述,但他仍否認殺害高女。高父批陳男的辯詞「完全都是虛假的」,高母斥陳男「一直逃避他所做的罪行」,並以不存在的人物(指陳男宣稱的Eric)在拖延時間,她喊話要陳「男子漢敢做敢當!不要浪費社會資源!」

高女的妹妹也附和母親,要陳男認錯「以慰姊姊在天之靈」。庭訊歷時約1個半小時結束,陳男開完庭還押時,被問到「是男子漢嗎!死者家屬要你敢做敢當!」、「在拖延訴訟嗎?」等語,他戴著口罩垂目不發一語,高母和高女妹妹庭外婉拒表達意見。

高父受訪說,他在庭外罵陳男「惡魔、人渣、畜生」,女兒也罵陳「人渣」,因怕妻子看到陳男會受不了,所以要求在隔離室參與審理,但妻子還是情緒激動得哭了。高父表示,陳在法庭裡依然否認殺人、把責任推給所謂的「Eric」,陳還指檢方起訴內容都不是事實。

高父批陳男曾自稱在押期間,於看守所裡過得很好、談笑風生,不認為自己做了什麼壞事,「好像殺人不覺得有什麼不對,跟不小心殺死一隻螞蟻,沒有什麼差別」,且陳男殺人後還伴屍入睡,並帶羅姓女子過夜,落網時在警詢供述殺人犯行更邊說邊笑,「好像很無所謂」。

高父說,陳男到案至今沒有向家屬表達任何歉意,卻在一審時向法官呈交手抄的佛經,他認為陳「做作,企圖很明顯」,不是出自真心懺悔,他和家人無法感受陳男有任何歉意悔意,「就算有表達任何歉意悔意,也是虛假的!」

由於陳男在一審審理時,曾翻供改口稱真兇是一名英文名叫Eric的台灣男子,記者在陳男被提解出庭時問他,對於遭判死刑的想法?是否還是堅持有共犯?Eric是你瞎編的嗎?他都不回應。

華山分屍案發生於2018年6月,高女到陳男在華山草原搭建的「野居草堂」後失蹤18天,家人透過網路,委託搜救犬四處搜索,最後到華山草原詢問陳伯謙(38歲,在押),陳冷靜推稱不清楚,但警方最後與高父的友人合作突破陳的心防,才宣告破案。

檢警查出陳男涉趁高女酒醉性侵時遭抗拒,竟勒斃高女然後分屍13塊,再分裝3大袋棄屍陽明山區,更可惡的是,陳男涉割下高女乳頭、下體製成標本,變態殘酷手段令人髮指,檢方依殺人等罪起訴,具體求處死刑。

陳男辯稱只是想把高女的乳房和下體,埋在草堂旁邊挖個洞種樹,化解與高女之間的冤仇,並翻供否認殺人,辯稱真兇是1名英文名字叫做Eric的台灣男子,他被對方威脅而幫忙分屍及棄屍。

一審不採信陳男辯詞,並痛批陳男惡性重大至極,泯滅人性,極端殘酷,罪責深重,且顯然在徹底悔悟之前,難有更生改善的可能性,日後重返社會恐再以相同手段殺人,因此依殺人罪判死、褫奪公權終身,另依竊盜罪與毀損遺棄屍體罪各判刑10月及4年6月,合併應執行死刑。

此外,高女父母另提附帶民事向陳伯謙求償慰撫金及扶養費等共2000萬元,正由一審民事庭審理。高父認為陳男被判死符合社會期待,但北市府放任華山搭蓋違建木屋致發生分屍案,難辭其咎,且沒有官員受到適當懲處,不排除提國賠。(法庭中心/台北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15:49
更新時間:21:59(新增動新聞)

犯下華山分屍案的兇嫌陳伯謙今天出庭時遭死者母親飛踢。黃哲民攝
犯下華山分屍案的兇嫌陳伯謙今天出庭時遭死者母親飛踢。黃哲民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