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一20周年】呂欽文:一起呵護921地動綻開的花蕊

出版時間:2019/09/20 22:04

【從廢墟裡開出怎樣的花朵?】一起呵護921地動綻開的花蕊

呂欽文/建築師、時任新校園運動合作社召集人

災難,是一種淬鍊,能將潛在的能量激發出來。

但,災難,也像一把篩子,能把平常沒能看到的石頭,篩檢出來;讓平日習以為常的社會病灶,原形畢露。

筆者參與九二一重建總動員,從現場勘災、標記,到參與實質規劃、施工營建,在整個過程中,看到了國家機器運作的效能,看到了理想與現實的糾葛,更體會到了思想與行動相互的牽扯。九二一至今,我們一群專業者經常回頭看,檢視我們做過的一切。一方面檢討自己的得失,另方面也希望從親身經驗中整理出能讓我們的社會更具免疫力、讓社會體制更順暢健康之道。20年後的今天,或許是做一個總結報告的適當時機。

當然,一場天搖地動的災變,所呈現的,除了社會大眾熟悉的屋塌人亡的場景之外,後續待解決的課題真是林林總總,包括遷村安置、產權釐清、土地重測、建築管理、資源分配、規劃設計、工程招標等等;國家機制與私領域間長久以來不願面對的死角,都一一浮現。譬如「疊床架屋」的建管法令,一直沒被正視,這回讓重建行動左右碰壁便是一例。但必須肯定的是,從中央部會到重建委員會都能頂住外界強大的壓力,沉著應對,最終呈現了為世界各國肯定、甚至被列入救災教科書的重建成果。

以筆者所熟知的校園重建為例,更帶出了一波所謂「新校園運動」;許多進步的觀念,引領了環境設計相關專業的發展。因著九二一的過程,所凸顯的採購制度、評選機制、預算觀念的缺漏,也啟動了改革的引擎,近年來逐漸改變了公共工程的體質。

我們可以欣慰的說,因為九二一地動而綻開的花蕊,20年來已在我們社會的許多角落,綻放開來!

但這是受災民眾的生命血淚與全國民眾的群策群力所付出的代價,在災難的土地上所孕育出來的花朵,我們應該珍惜,應該呵護。不應因為「安樂」久了,就忘了「憂患」,讓死灰復燃。

我們回頭看九二一重建的經驗,有幾點是值得書寫記錄的,這也是最值得珍惜之處:

一、觀念先行:當災後「安身」與「安心」的過程已走完,要面對長遠的環境重建程序,就會面臨諸多抉擇,譬如「時效」與「品質」的取捨、「自然」還是「人工」的定奪。如今審視重建的成果,我們會發現,主其事者一念之差,所造成的連鎖效應會是何其之大。

就以教育部推動的校園重建來說,幾百所學校盡快復學是重大使命,主管機關大可以比照當年九年國教廣建校舍的做法,拿樣板圖樣全國通用;但教育部卻不此之途,寧願以世代效益為念,兼顧教育理念、使用者參與、環境生態、社區親和、解放校園等進步觀念,堅持不只是要蓋回一座座安全的校舍,而是要蓋出比災前更美、更好的校園。這樣的堅持,其成果後來都被看到了;諸多充滿新理念的校園也成為了九二一重建的重要亮點,甚至讓沒倒的學校「羨慕」倒掉的學校能夠「煥然一新」。

至於許多大地工程的修復,排除了「人定勝天」、大興土木的做法,以「生態工法」為主軸,避免了一場鋪天蓋地的水泥工程,省卻了許多景觀災難。

這個經驗,我們曾「外銷」到中國512汶川地震的重建校園,很被對岸肯定。

二、態度決定熱度:不論是社區營造、大地工程、建築景觀的領域,九二一災後吸引了大批專業者不計成本翻山涉水的進入災區奉獻所知所能。世紀性的災難感召了這些人固然是原因之一,但主其事者能以誠懇的態度、友善的文字,將理想訴諸於招標文件才是最重要的原因,讓向來對公共工程陌生的年輕專業者、尤其是許多學成歸國的熱血青年,投入規劃設計工作,展現了空前的專業能量。當年的參與者,目前都在各個社會層面位居要津,每每談起當年熱血,無不感懷於機關首長的誠摯態度。

外在的能量一直都在,就看是否能適時適當的引領,這就是作為建設成敗的關鍵。最遺憾的,就是公部門經常以似是而非的理由,築起一道又一道的防火牆!將一顆顆熱情的心,阻絕在外;事情是「做完」了,但是否「做好」了,彷彿不是他們關心的。

三、興利為念捉大放小:重建當時,有多少的資源需要分配,有多少的權益需要釐清;在那樣的倉促時程裡,如不作彈性處理,必定是寸步難行。當然,我們可以說,災難當前,所有人都心存「善念」,狗皮倒灶的事較不會發生。但當聽到重建會的執行長黃榮村,回憶當年,曾問過部屬:「你們願意為行政疏失的理由,被關多久?!」談笑風生之間,讓人體會到,他們不是沒想過坐牢;只是,「與人為善」的熱情強過了他們的恐懼。

這些情節告訴我們的是,法律的目的不是要整人,而是誘發與保障善良的行為;在災難當時如果大家都能秉持這樣的信念,法律能容忍某些行政瑕疵,為何太平盛世時非要用一道又一道的篩檢機制,要把人篩檢出問題來不可? 當今,「圖利他人」的罪名已成了最強的緊箍咒,框住了行政人員,更連帶限縮了所有「好事」發生的可能。

這些九二一當時值得書寫的地方,正也是20年來,在我們的社會逐漸被淡忘和消退的地方。我們的「審計制度」越來越嚴了,踩在專業頭上的「政治的腳」力道越來越大了,「合約」談不上誠摯與公平,卻處處是對乙方的羞辱與凌遲……;一盆又一盆的冷水,讓專業的能量逐漸退場。

儘管有識之士大聲疾呼改革,也有不少具理念的民意代表聲援,但好不容易從地動綻放出來的花朵,面臨了漸漸乾枯的命運。

我們要等再一次的災變嗎?熱情、友善、健康的工程環境不是做不到,只是事在人為啊!

重建後的台中縣新社鄉新社國中(現改為新社高中),建築師呂欽文設計。建築改革社提供
重建後的台中縣新社鄉新社國中(現改為新社高中),建築師呂欽文設計。建築改革社提供

重建後的花蓮縣秀林鄉西寶國小,大藏聯合建築師事務所設計。建築改革社提供
重建後的花蓮縣秀林鄉西寶國小,大藏聯合建築師事務所設計。建築改革社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