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黑社會還爛!」 港警妻子淚訴:不想跟著警隊沉淪

出版時間:2019/09/23 00:26

「黑社會犯了法都有警察抓,但警察犯了法就真的沒人管啦,根本無法無天,真的是比黑社會更差。這樣我不是警察的老婆,而是黑社會的老婆。黑社會的妻子會被人尋仇,正代表著民眾覺得正常途徑途徑無法申冤。」香港反送中爆發以來,各種港警暴力事件層出不窮,香港民眾林小姐跟任職普通警員的丈夫,育有兩個小孩,九月以來最讓她擔心的,不是孩子會被欺負,而是警察暴行如癌細胞般擴散。儘管在警察圈,黃色(支持香港爭民主)仍屬小眾,她也不會改變自己求真的性格,「你當初嫁給警察,或像我先生選擇做警察,都是想做一個正義的人,不是嗎?為什麼警察如今變質,我反而要投誠?」

林小姐稱她的丈夫非最前線的警員,並不認同警察用私刑,也想過辭職。「我知道他不是深藍(死忠香港建制派)。但(反送中)運動初期,我禮貌的請教他,為什麼警察不戴委任證,他卻覺得我挑釁他,從那時候我就很少在家裡講這件事,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暢所欲言。」林小姐說著眼眶通紅,「(兩人)價值觀都很不同,我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有違反警方規範的警員就該被停職調查,可以還他們清白。他(丈夫)卻反對,並說其一是認為有人會轉做污點證人,不會被追究;其二認為「偏黃」法官不可能公正審訊。」她表示,丈夫在社群媒體刪掉所有持相反意見的朋友,避看新聞;自己則不停留意反送中的新聞,一段影片還要前後反覆查看,深怕自己偏頗。

「是警察欺負人在先」

談起兩個孩子小學的情況,她說子女沒被欺負,「我看到的是,開學時學生只是喊口號也沒有衝擊,警察就去學校門口,十個人圍著一個學生,有如獅子撲兔般對付一個學生,根本是警察欺負人在先。你怕自己小朋友被欺負,所以你要先欺負別人?這是什麼道理?」林小姐說不會說服其他孩子跟著自己的想法和價值觀,「首先家裡已經不會聊新聞,另外我都沒講到自己是什麼立場,我只教他們,一件事是不是事實,不是靠別人講給你聽,不要屈服於權威,批判性思考就是要你尋求真相。」

「連警隊裡面都有人覺得,警察不是在做好事,這個是事實。」林小姐最憤怒的是當權者縱容和包庇警察,直接造成如今「禍必延及妻兒」的局面。「什麼叫無後顧之憂?根本是你們(當權者)讓家屬難堪。林鄭任期最多五年十年,但家屬身份是一輩子的。」「過了三個月,還說警察完全沒有做錯,林鄭政府或者之後的特首會跟警察講:『我不會出賣你們。』但警察身份就是一種特權,警察家人就是特權家庭,他們有好多福利,但都會背著臭名,被所有香港市民厭惡。就像大陸公安有權,但市民其實很怕他們,不是尊敬他們。」

港警裡充斥深藍 「一國一制也無所謂」

林小姐還留意到,港警圈內有不少深藍人士,認為一國一制也沒所謂,「他們覺得警察是幫社會清理瘀血,這種想法很常見,相反的我卻有著很大的矛盾,我住在警察宿舍都覺得非常羞恥。」她看見議會不公不義,警察濫捕濫告,政府卻仍採取選擇性的監督警察,林小姐對此認為自己要莫忘初衷,勇於發聲。「你當初嫁給警察,或者我先生選擇做警察,是想做一個正義的人。我這麼喜歡特權的話,我就去嫁給黑社會啦,為什麼現在是你們(警隊)變了質,卻我要去投誠?」談到港警聲譽敗光,她不禁流淚,「如果消防員要市民給錢才救火,要送水果醫生才肯醫你,香港市民會很傷心。」

「8月31日太子站事件(警察闖入車站、進入列車車廂暴打民眾),讓我很憤怒,我跟先生講,你把我(社群網站)退追蹤啦,我要發偏激的文章了。」丈夫了解她敢言的性格,沒有退追蹤,甚至沒制止她加入警察家屬連線。「他有說:『不如我們移民啦。』我說,如果(美國國會)通過了《人權法案》,警察就沒得移民了。」談到對警民關係,對運動未來的想法,她覺得年輕人讓她仍抱持希望。「香港人的這個運動帶出一種身分認同,一個對自由,法治,人權的理性主張。我覺得正確的事就要繼續做,不是覺得情況不樂觀,或是示威者被人抓走,我就去挺政府。如果不去抵抗這個不公義的社會或壞人,只會被欺壓得更嚴重。」(香港《蘋果動新聞》報導)

林小姐稱她的丈夫非最前線的警員,並不認同警察用私刑,有想過辭職。香港《蘋果動新聞》
林小姐稱她的丈夫非最前線的警員,並不認同警察用私刑,有想過辭職。香港《蘋果動新聞》

林小姐最憤怒的是當權者縱容和包庇警察,直接造成今日局面。香港《蘋果動新聞》
林小姐最憤怒的是當權者縱容和包庇警察,直接造成今日局面。香港《蘋果動新聞》

林小姐表示丈夫沒有阻止她加入警察家屬連線。圖為8月25日警察家屬連線集會。香港《蘋果動新聞》
林小姐表示丈夫沒有阻止她加入警察家屬連線。圖為8月25日警察家屬連線集會。香港《蘋果動新聞》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相關新聞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