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灰暗年代——教師節快樂

出版時間:2019/09/24 17:00

吳商隱/家庭主婦

教師節又快到了,我想每個人都有他的難忘的老師吧!我也有!那是我的國中的一位女導師,當時的她應該不到40歲吧!也不能說她全然是個壞老師,記得當時別班的同學常常羨慕老師會帶我們去她家的漁塭烤肉;但是她對我造成的傷害卻是無法抹滅的。

本來我以為自己已經快忘記,畢竟那大概是30年前的事了,可是當我的小孩開始讀國小時,那段回憶不時的湧上來,彷彿不時的提醒著我,我總是擔心著我的孩子也會跟我遇到同樣的遭遇,幸好現在學校老師和家長溝通的管道比以前好多了。

以前我也曾經試著跟媽媽反應,但是可能因為媽媽書讀的不多,會害怕跟老師溝通,還有對於老師既定的印象覺得學歷高的人道德也特別高尚吧!而在現在的社會讓我們知道老師也是人並不是神,他們也會犯錯,所以我們在尊敬他們的同時,也不能對於他們有過高的規範才是。

現在就講講我的故事吧!我是六年五班的,國中的時候有進行能力測驗分班,我選擇升學班的,一開始我是分配到程度算中等的班級。好像要升二上還二下,那個時候學校有針對段考成績進行再次的分班,由於我的數學較凸出,再加上當時住我家隔壁的理化老師跟我們導師力薦,在他們的觀念裡數學好就是聰明,其他科目只要肯背就行了,於是就這樣我被調到了後棟的班級。

後棟班級有三班,而其中的兩班裡的老師都是特別挑選過的,我想那兩個班級就是現在所謂的資優班吧!而我就是在那裡的其中一班。一開始進去的時候我的成績算是一般,後來我生的一場病,請假一個星期,去學校後發現數學正在教三角函數,老師說著一堆我聽不懂的英文,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對數學失去了信心。

我上課不專心聽講回家也不會看書,成績一落千丈,老師們總是說你為什麼不再努力一點呢?你那麼聰明!可是我覺得我自己不聰明啊!而且我本來就不是會乖乖待在書桌前看書的哪一種型,之前我數科好也是我上課很認真聽,可能我對這一方面理解能力比較強,所以回家也不用複習之類的。

小考不斷的同時,導師常常會在課堂上針對我們這些考不好的指名檢討著,這個時期您如果認為這是愛之深責之切的話,那我可以接受。

後來班上來了一位轉學生,是一位男生,感覺他跟班上男生不太一樣,當時班上男生總是汲汲營營於分數,而這個轉學生充滿著生氣略帶不受控的樣子好像引起大家的注意,老師也對他特別的疼愛,還收他當乾兒子。這位轉學生和隔壁班的一位個子很高的男生,他們都喜歡我們班的一位在當時算是校花的模範生,可是不曉得為什麼後來他們紛紛喜歡上我,而且十分的高調。因為前面那位目標太高了嗎?還是他們喜歡弱者,覺得我很可憐?

老師知道這位轉學生喜歡我之後,有好幾次來跟我私下談話,她突然對我的溫柔讓我有點受寵若驚,老師述說著這個男生在她家溫習功課的時候一直說很想我,讀不下書,還說想救我之類的。老師說如果我們兩個一起成績變好的話可以讓我們交往,我笑笑著。

我不討厭但也談不上喜歡他,我沒表達意見,因為在老師的眼裡我配不上他吧!那次之後的模擬考成績出來了,這位轉學生的成績並沒有進步,我發現老師對我的態度有所改變,我是常考不好但是我也有考好的時候。

我考好的時,對那些考不好的同學,老師的指責總是輕描淡寫的帶過,但是我考不好的時候,她總是火力全開的一直要罵到我哭為止。我本身就是敏感的特質,所以對於老師不喜歡,其實我隱約可以感覺到,可是又覺得身為老師應該不至於如此吧!

老師的責罵對我來總都是十分的漫長,當然也影響著我整天的情緒。連從座椅起個身走個路都讓我覺得非常的不自在,大家都在看我吧!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事,那一天我想說終於沒有考試成績要發表,今天不會那麼難過了。可是早自習時,老師有一點不高興的走了進來,直接指著我負責整潔的那一塊窗戶,她說我們班的整潔成績沒有得名都是吳╳╳害的,她永遠看到那塊窗戶最髒,接下她說的話我再也聽不進去了,我忍不住哭了起來,我恨我的自己的不爭氣,我真的不想在大家的面前哭,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淚。

我覺得老師您怎麼可以這樣呢?為什麼您可以清楚地記得那塊窗戶是我負責的,您是有備而來的吧!我是您情緒發洩的出口嗎?而且我覺得非常不公平,您平時疼愛的那位女同學,她常遲到,她的窗戶也常常沒有擦,為什麼您要這樣針對性的指責著我呢?

發洩完之後您走了,好幾位女同學紛紛過來安慰我,還有一些跟我不是很熟的,她們說老師怎麼可以這樣對妳呢?妳都有在擦窗戶啊!當下的我其實蠻感動的,我不怪老師責備我的時候沒有人為我挺身而出,大家在當時是都只是孩子,誰敢幫我出聲呢?只是那時的我常常還幻想著有一天騎士會拯救公主的畫面,一直沒出現。我想B段班的學生雖然不喜歡讀書,但卻很有正義感。

國三的時候,突然冒出來好幾個當時在學校都算很活躍的男生喜歡我。其實我幾乎沒有跟他們當面開口講過話,看到只能害羞著微笑,不敢直視著對方;我走路總是有點駝背,我想我的自尊心早就在一點點的消逝中。在升學班裡,就算我是安靜不作怪的,但只要我成績不好,在導師的眼裡就是壞學生吧!

然而,就算國中畢業後,我也不可能跟他們任何一個人交往,因為這只會讓我一直想起那段不想回首的的過去。

我心裡一直覺得老師是非常討厭我的,後來畢了業但必須要到學校溫習功課,有一天午休後,我忘了是誰?是我的表哥還是哪一個男生突然跑來跟我說,他們好幾個男生去找老師聊天,不知道聊到什麼,老師用很不屑的語氣說我真不了解你們這些臭男生為什麼會喜歡吳╳╳,她有什麼好的!╳╳╳……都比她好!

我其實可以想像著她當時講這些話的模樣絕對不是開玩笑的,想到了她常常在講台上罵我時的面目猙獰;她其實穿著品味在當時的鄉下來說算還不錯,身上常常噴著濃厚著香水,充滿的自信,但長得並不好看。

我聽到這些話,心中的疑問獲得了肯定的解答。老師你終於不想掩飾了吧!你真的那麼討厭我。我請跟我講這件事的男生帶了封信給老師,然後我就收拾書包回家了。那時我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吧,我想!畢業了我再也不用活在這種言語霸凌之下。

我跟她說,您已經傷害了我,我只希望不會有第二個我,因為有時候我真的很想死!聽說她看了我的信很生氣的揉了,然後趴著,感覺是哭了!
我聽到這些,我笑了!因為老師您知道嗎?除了寒暑假我幾乎每個晚上都在哭,哭是我唯一發洩情緒的方式,也許是因為這樣,也許是因為靠著男生的喜歡讓我心裡有一點暖暖的,這樣很可悲吧!不過我很高興我還活著。

在我高職時,晚上還常常被國中時期可怕的惡夢驚醒,有時我還會哭起來了。

言語霸凌不但在我心裡造成了傷害,也不自覺影響著我的行為。

記得國中的時候,我有去台北找當時在台北工作的大姊,在麥當勞取餐回座過程,我跟大姊說我就很不自在,大家都在注視著我。大姊不解的說~誰看你呀,妳覺自己長得很漂亮嗎?跟人走路我習慣走在人後,這樣會讓我覺得有安全感;我討厭參加那種半生不熟的團體聚會,那會讓感覺像在國中教室裡的那種氛圍;交異性朋友時,一開始總是想著對方那麼完美自己可以配得上嗎?不管性別,不管我喜不喜歡,只要有人一直盯著我,我都會覺得很不自在,總覺得別人看到的盡是我的缺點。

我記得在一次的職場生涯,老闆在開會的時,一直針對一位男同事從他的穿著行為做人身攻擊,批評的一無是處,我當下其實可以感受到他的難堪,但也沒能為他說話。老闆開完會之後,那位男同事就去請辭也獲准了,隔天我也找了一個讓他們不能拒絕的理由辭職,因為我實在看不慣利用自己的權勢地位去欺壓他人的人。

除非當事者吧!其它的旁觀者往往不會有太深刻的印象;在一次集會中,遇到一位國中女同學,因為某件事有提到當時的這位導師,我跟她說,因為我的關係,所以老師也不會來參加我們的同學會了。她當下回我說當老師被學生討厭是很正常的,聽到的時候有點難過因為當我被老師責罵到哭的時候,事後跑來安慰我的她也是其中之一,當時她說不明白老師為什麼對我這樣。我後來告訴自己其實也不用太在意,因為對別人來說這本來就是別人故事了。

前陣子,我看到國中群組裡有人傳了幾張舊照片,老師幫那位轉學生慶生的樣子,她笑的開心極了,我再想到她當時的對待我的態度,我又哭了。

我實在很想問她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還是她一樣覺得她自己沒做錯呢?也許讓我看到她現在老態龍鍾的樣子,我就不恨了。老師!我還是要祝您教師節快樂,因為是您讓我了解到人性的黑暗面!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新聞網》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