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魏志勝:漏未被大法官檢視的現職公務員權益

出版時間:2019/09/27 19:14

魏志勝/執業律師、前刑事鑑識警官
 
107年7月1日生效之《公務人員退休資遣撫卹法》(下稱新退休法)大砍退休公務員的月退休金,即調降退休所得替代率,業經大法官釋字782號解釋認定合憲,此無疑是向廣大公務員宣告,國家對於公務員的退休生活是可以說變就變的。從憲法維護者視野認為,政府下個月準備付出去的公務員退休金,是可打著財政困難的大旗,打破既往的行政先例任意減少。遺憾的是,大法官本次尚未處理到政府已經本於為公務員離職領回目的而存到退撫基金的錢,竟也可以一筆勾銷的重大問題。
 
此重大問題緣起於107年6月30日以前,政府依法負有「按月」為「特定公務員」以其本(年功)俸計算具體金額撥繳至退撫基金之義務,彼時「撥繳目的」有二,即「退休年金準備」及「為服務5年以上公務員,於其中途離職領回」。然而,在107年7月1日以後,新退休法刪除為公務員離職領回的目的,此時延伸兩個問題,第一是對於107年7月1日以後服務滿5年的公務員,不能領回政府已繳給退撫基金的金錢是否合理;第二是此制度刪除所造成的影響(其實還有第三個問題,即新退休法溯及消滅107年6月30日以前已服務滿5年的公務員領回退撫基金權利是否構成違憲,由於此部分筆者正與退撫基金訴訟中,留待訴訟結果再行討論)。
 
第一個問題爭議點是指政府曾經為特定公務員繳出去的錢,竟然可以有很大機率再放回自己的口袋。以一位24歲的年輕公務員為例,要領到被政府大砍的退休金須符合兩個要件之一,其一是做到65歲退休,其二是先做滿15年辭職,再活到65歲。倘不符合前述任一條件,例如該公務員於做了14年差一天就滿15年公職生涯,不幸意外或生病死亡,國家就算曾經為該公務員繳了差1天滿15年退撫基金的金錢,也可以再次放回自己的口袋。
 
第二個問題是政府坐令此惡法繼續有效將導致兩大影響,其一是「年資制度轉銜」立法目的無法實現,因新退休法一面引入「年資制度轉銜」,另一面卻刪除離職公務員可領回政府已給付金錢的權利,原本立法美意是鼓勵公私部門人力交流,藉以增進公部門人力流動,但實際上是現職公務員寧可混到退休也不願離開。其二是造成優秀人力不願進入公部門服務,簡單比較公務員與勞工制度可知,勞工的雇主按月撥繳退休準備金,一但繳了即屬於勞工的既得財產權,但政府為公務員按月撥繳的錢,公務員因不可抗力或志趣因素,無法達成領取退休金門檻,卻喪失對該金錢的領回權,公部門對於優秀人才吸引力肯定大打折扣。
 
如此不合理的立法,在本次沸沸揚揚年改釋憲中未被討論,筆者推測可能原因在於現職公務員對於未來的事,可能欠缺爭權意識,或認為無法改變政府政策而選擇沉默。政府與公務員為長期法律關係,不代表法律關係尚未終結前,政府均可任意、片面改變公務員的權利,期盼政府未來可以重新檢討本文所引出的問題,還給公務員們一個合理的離退職給與制度。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