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楊索專欄:血地之花

出版時間:2019/09/28 08:00

楊索/作家

從盛夏到金秋,緊追香港逆權運動變化,看得火燒火燎,如果我是記者,一定已奔赴現場,吃過幾回胡椒水了。

這場抗爭,最令人不捨的是,站在最前線直面黑警的勇武少年,他們挑戰抗議手段界線、改寫暴力定義,但也直接承受警察更嚴酷的暴力對待。近期港警採快速大量拘捕,有13歲、15歲非勇武者也被捕;不少勇武少年是寫好遺書出門,眾人只有一個心願:「我們願意為香港而死。」

這句話不是口號,是一種信念,發自純真少年,反而令我覺得心痛。那麼大的家國之責,為何由青少年吶喊,香港真的值得你死生以赴嗎,你的青春你的未來呢?

原本就充滿內部矛盾的香港,因抗爭產生過凝聚,但也有更多撕裂對立。勇武派年輕人有的與父母理念不合而離家出走,也有父母在社工介入後嘗試修補親子關係。有社區長者成立「守護孩子」守望隊,在前線保護少年。

在多篇採訪中,市井成年人感嘆,是他們這一代人不夠努力,才讓一群「仔仔」衝上前線被暴打。但是,全部人口750萬人的香港,在數次遊行中,分別有120萬、200萬、170萬人站出來,這已經是震驚世界的遊行規模。在全球許多國家懾於中共一帶一路的經濟、政治控制,香港人是唯一敢挑戰中國,最前沿的年輕人展現了「無畏無懼、寧死不屈」的精神,在重利的香港資本主義社會,開出這樣的血色之花,諸神也要為之泣零。

這場抗爭或許即將面臨終局之戰。林鄭類活僵屍,誰是發牌人,不問可知。逮捕中出手的是港警或武警,製造混亂的是示威者或偽裝者亦已成謎。很明顯地,中共在玩消耗戰,勇武者暴力再升級也抵不過警察的武力配備,只要擴大濫捕、製造白色恐怖,孤立勇武者,分化社會勢力來打壓運動正當性。抗爭滿布陰霾,收場尤令人憂心。

2014年的雨傘運動歷經90天抗爭失敗;這場逆權運動的目標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這是大滿貫,然而以現態而論,這場運動能於6月12日擋下《逃犯條例》進行二讀,林鄭宣布撤回條例是重大勝利。台灣的太陽花運動其實檯面上並未贏得什麼,但運動創造了「勝利感」鼓舞了大眾,能量轉入選舉與後續的政治改革。

反送中運動發生以來,香港人與香港社會已經質變,每一回合總有許多鮮血與熱淚交織的畫面,激動的不僅是港人的心。鐘聲為誰而響,正是為我們而響,在水一方,沒有人能成一座孤島,香港警鐘敲著我們的良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楊索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