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國威專欄:可得性敵人塑造

出版時間:2019/09/30 21:08

鄭國威/泛科知識共同創辦人暨知識長

有個故事大家或許都聽過:有一個人回家時,發現有另一個人在路燈下徘徊,好像在找什麼東西。問了之後,得知他原來在找鑰匙,於是這個要回家的人就幫忙一起找。找了許久,還是沒找著,於是這個人就問:「你的鑰匙大概掉在哪裡呢?」一直在找鑰匙的那個人就用手比劃,指了好大一片區域,路燈下只是其中一個角落,於是這個來幫忙的人就納悶了:「那你為什麼只在路燈下這一小塊地方找呢?」一直在找鑰匙的人卻回答說:「因為只有這裡是亮的啊!」

這種案例聽來荒謬,但在政治舞台上卻常常可見。舉例來說,民進黨與支持者近來抨擊路線接近的時代力量與黃國昌,頻率跟力道甚至大過對國民黨這個主要政敵;因為被民眾黨一度納入不分區立委名單,「女人迷」網站創辦人張瑋軒最近被許多同屬進步陣營、支持性別平權的知識份子抨擊;最後,瑞典16歲學生Greta Thunberg以及許多差不多年輕的氣候危機抗議者,成為網路言論攻擊的對象,特別是Thunberg在聯合國氣候峰會上針對各國領袖發表「你們怎麼敢這樣」(How dare you) 的憤慨演說後,不少網民竟表示對這個年輕人看不順眼。

許許多多路線跟目標基本一致,對未來的想像相近的人,寧願把許多的時間跟精神花在互相對抗跟齟齬,在我看來就像是只在燈下找鑰匙的人一樣:忘了真正重要的事情,並在直覺跟情緒的驅使下,做著無用之功,甚至選擇自己傷害得起、而且容易受傷害的對象,去施加傷害,我稱這種情況為「可得性敵人塑造」。

「為什麼只在路燈下找鑰匙呢?」、「因為只有這裡是亮的」;「為什麼要攻擊這個對象,把他當成敵人呢?」、「因為只有他我打得起又打得到」,這就是可得性敵人塑造。

這類似在某些家暴案例中,失業在家中酗酒的爸爸毆打媽媽,媽媽再把氣出在叛逆的小孩身上施以虐待,但真正造成這起悲劇的根源可能是企業惡意倒閉、政府社會救助網破洞,甚至是大國之間的貿易戰連累。如果自己就困在這樣的家庭裡,不管是爸爸、媽媽,還是孩子,大概都很難跳脫出框架,把憤怒指向真正該負責的對象,而是選擇一個離自己最近的出氣筒,認定她或他該為自己的悲慘負責,然後找各種細微、甚至捏造的證據,來支持自己轉移憤怒投射的選擇。

當然,由於媒體跟科技的影響,現在政治人物的行為都帶有強烈的表演性質,而路線相近的政治人物因為選票跟鈔票互相侵蝕,彼此對抗較激烈也合理;問題在於許多公民被這些表演跟對抗風格深深地吸引,慣於帶風向的意見領袖更像是穿好鎧甲坐上馬的中古世紀騎士,隨時想一試身手,於是網路上的政治言說就變得像戲劇裡美國西部酒館裡的大混戰一樣,往往一開始只是兩個人因小事打起來,後來每個人都抓起酒杯跟椅子,對著離自己最近的人打下去。

英文裡有個詞是easy target,指的是容易被攻擊和殺死的獵物,或指容易被批評、欺騙或成為竊取對象的人。我們當然不希望自己成為極端政治人物跟情緒化網民的easy target,但最重要的是,不要讓自己先成了總是找easy target來欺負的那種人,忘記自己真正的追求,因為丟掉的鑰匙不會乖乖地出現在路燈下,真正的敵手也不會剛好就在你旁邊,任你欺負。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鄭國威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