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簡祥紋:從潑漆案中看羈押權的神鬼交鋒

出版時間:2019/10/03 21:06

簡祥紋/台灣橋頭地方法院法官

港星何韻詩被潑漆案,2嫌犯被聲押,法官卻准交保,一如往常,法官不押,就招來「恐龍法官」、「輕縱罪犯」的罵名。但這樣的謾罵,又有多少就法論法的理性論辯呢?

 羈押係一種剝奪人身自由之強制處分,目的在確保刑事偵、審程序之遂行及刑事執行之保全,或預防反覆實施特定犯罪。須先經法官訊問被告後,並調查無犯罪嫌疑、羈押原因及必要,給予陳述意見機會,再依卷證資料裁定。故而羈押大多適用在尚未經判決確定有罪之被告,所以羈押不是一種「刑罰」,是一種「保全手段」。

所以若說,不羈押是「輕縱罪犯」,那在無罪推定原則下,就犯了邏輯上的矛盾,蓋未判決有罪確定之人何能施予「刑罰」呢?因此,羈押的要件就很嚴格,畢竟在有罪確定前,不能輕易剝奪《憲法》所保障之人身自由。又法院在審酌時,除了「身分犯」或被告之身分與羈押要件密切相關外,本無庸考量被告及被害者之身分。因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是基本常識,也是法律體現公平及可預見性的重要內涵。法官作為國家理性底線的守護者,更不該為迎合政治風向或輿論激情,而隨之搖擺,否則就反失其責。

羈押須先經法官訊問,是因應釋字第392號解釋而來。早年檢察官得逕行決定羈押,不須法院准許,因而產生不少押人取供,恣意侵害人權的案例,亦生違反《憲法》第8條規定之爭議。民國78年許信良返國被捕後,為檢察官收押,當時的陳水扁律師向法院聲請提審遭駁回,陳乃聲請釋憲,認為檢察官並非《憲法》上之「法官」,無羈押權。

84年7月間,當時的台中地院法官高思大及張俊雄等52名立委分別提出釋憲案,亦主張檢察官沒有羈押權,期間各界正反意見討論熱烈。84年10月19日憲法法庭開庭公開辯論,民進黨立委李慶雄、張俊雄代表提出釋憲案的立委到庭。法務部長馬英九帶隊出庭,聲稱要捍衛檢察官的羈押權,被稱為「世紀大辯論」。

當時張俊雄曾表示:法官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外來的干預,而檢察官行使職權需受上級指揮監督。法官基於公正第三人之客觀地位,來衡量有無羈押事由及必要,比身為爭執一方的檢察官片面決定應否羈押,更能得到當事人之信服。法院採公開及言詞審理程序,被告有為自己辯護之機會,有助於人權保障(84年10月19日《中時晚報》)。84年12月22日大法官會議作出釋字第392號解釋,確認檢察官並非《憲法》上之「法官」,無羈押權,立法院配合修法,乃有今日法官獨佔羈押權之規定。

釋字第392號解釋賦予法官嚴格把關人身自由保障之重責大任,期待其展現神一般的公正中立,但24年的歲月過去了,對於社會矚目的聲押案,沒有迎合政治風向或輿論激情的法官,反而被視為「輕縱罪犯」的惡鬼,在押與不押的神鬼交鋒中,法官裡外不是人,除了徒留歷史的諷刺與感慨外,有誰還記得當年期許法官保障人權的歷史承擔呢?這到底是台灣司法的幸或是不幸,值得吾人省思再三。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