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振瀚:我認識的印尼漁工 回不了家了

出版時間:2019/10/03 21:01

馬振瀚/清華大學人類所碩士生、曾任宜蘭縣漁工職業工會志工

這次南方澳跨港大橋崩塌意外,造成悲劇發生的可能原因陸續被公布,政府也在第三天上午選擇開闢航道並暫停搜救。政府部門的失職失能是這場人禍的罪魁禍首,不僅被壓毀的漁船本不應受災,因此失去寶貴生命的印尼漁工和菲律賓漁工更不應該魂斷異鄉。

筆者曾於去年在醫院短暫照顧過其中一位喪生的印尼籍漁工Ersona。他在去年經歷了一場因船上設備老舊而導致的嚴重工安意外後,很努力地靠著意志力活了下來,才好不容易逐漸康復,卻就在今年這場人為造成的意外中離開了。

筆者在醫院陪伴他的時候,他因為全身傷口的疼痛難以入眠,但卻要筆者和另一位被船長派來協助照顧的菲律賓漁工好好休息。在Ersona比較清醒的時候,總是告訴我希望自己能趕快好起來回去工作。Ersona與筆者分享他在台灣的工作、生活,他與妻子相識的故事還有結婚的照片,並在與妻子視訊時,也一直溫柔地安撫著說他沒事,受傷沒有很嚴重,他很快就可以回去工作,希望遠在印尼的妻子能把孩子們照顧好等他回去。但這次他已回不去了。

這些陌生的外籍漁工們供應著全台灣,甚至國外許多市場的漁貨,但每當NGO( 非政府組織)或相關團體在為漁工們的薪資、勞動條件甚至是最基本的人身安全發聲時,政府的回應總是「正在研議中」、「還在討論中」、「我們也有我們的壓力」;部分船東或仲介也會反對說「我們以前也是這樣過來的」、「我們是請他們來工作的」等等。但難道政府將南方澳閒置已久的中國漁工岸置中心,改造給南方澳數千名外籍漁工們至少有個可以安身立命、避風躲雨的住處,有那麼困難嗎?

人們總說現在是21世紀了,時代不同了,但我們的漁業型態除了漁法進步之外,整體的勞動條件卻沒有跟著進步。這些為台灣經濟發展貢獻心力的漁工們,他們普遍為家的漁船,生活空間狹小,個人空間甚至不及單人床大小,他們居住在沒水沒電,空氣不流通,甚至還有蟲害鼠害的船艙內。部分漁工因為受不了船上惡劣的生活條件,幾個人用他們每個月1萬多至兩萬元,甚至不及1萬元的辛苦錢合租房子,為的只是避免衣服被老鼠咬破,為的只是有地方洗澡,為的只是希望能有充電的地方。

這樣的工作環境在過去3、40年,本國籍與原住民漁工受到如此待遇,但在3、40年後,這種狀況依然如此,這對一個號稱「先進的漁業大國」來說,難道不是很可笑嗎?漁工們的這些擔憂,對於身為一個人應該具備的基本生活條件的擔憂在當代台灣社會竟然還存在,難道我們不會覺得有任何問題嗎?

我們的政府、勞動部、漁業署什麼時候才願意睜開眼睛、擔起責任好好檢視台灣那些過時失能且違反人權的勞動與聘僱法規?什麼時候才願意處罰那些剝削外籍移工的違法仲介或雇主?今天跨港大橋崩塌了,顯示台灣交通建設例行檢查的虛應故事,但被壓在大橋之下溺死的外籍漁工們,他們被排除在《勞基法》保障之外,他們在海上作業時被要求不能穿救生衣以免影響漁獲量,這些關乎生命的問題不是更應該受到關注嗎?

如果跨港大橋的檢查可以被落實,橋今天不會垮:如果漁工們的勞動條件有被保障,相關法律有被落實執行,那麼過去無數因這些問題而死傷的漁工們,或許也還能好好活著,他們的家庭也還能完整。

只願傷者早日康復,願死者靈魂安息。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