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蘭萱專欄:小丑的誕生

出版時間:2019/10/04 18:08

蘭萱/中廣《蘭萱時間》主持人

有人說,希斯萊傑之後不再有小丑。

這種帶有誇飾效果的高度讚美,有點類似在瑪麗蓮夢露之後不再有女人、愛因斯坦之後不再有天才、史帝芬賈伯斯之後不再出現傳奇。

有些橫空出世的非凡成就,的確很難突破。但就像規矩是為了被打破而存在,目標是為了被克服而設立,瓦昆菲尼克斯詮釋的久小丑,顯然就是衝著挑戰極限、超越傳說而來。

若說希斯萊傑的小丑,是極致瘋狂扭曲的代名詞,瓦昆的小丑,便是無盡悲傷黑暗的同義字。假使《黑暗騎士》裡的小丑讓你不寒而慄,《小丑》裡的瓦昆幹盡壞事的同時,卻教人忍不住一掬同情揪心之淚。
直到現在,我還感受得到那晚看完試片走出巨型銀幕影廳帶來的強烈情緒,以及對這無情殘酷世界的指控。

瓦昆飾演的亞瑟的悲苦人生,彷彿一顆大石頭重重壓在我心上:他那因為忍不住狂笑而教人害怕鄙夷的精神疾病,嚮往當個脫口秀喜劇演員卻講不好笑話引來的嘲諷挫折,掙扎在社會邊緣依舊想帶給人們歡笑竟「被辭職」的卑微小丑身分,以及僅有的母子相依柔情隨劇情發展也逐漸剝落掉漆的殘酷……,在在牽動每個細胞隨他喜怒哀樂乃至發出困惑:究竟是我想太多,還是這世界變得更瘋狂?

「簡直是一齣心理驚悚片」,散場時遇見的朋友一臉仍沉浸在劇情中地這麼說。「是啊」,經常隻身觀影的我也慶幸可以碰到朋友,舒緩翻攪不安的晦暗心情。

瓦昆菲尼克斯毫無疑問是成功的。他把角色詮釋地細膩複雜多層次,笑聲像在滴血,舞姿詭異到無法移開視線,甚至連背影都有戲。但我喜歡這部電影,不僅是以瘋狂對應瘋狂、用喜劇對抗悲劇的諷刺與省思的社會性,在同樣演出小丑而意外吃藥過量身亡的希斯萊傑之後,我還好奇什麼樣的人性和內心,可以讓一個人願意投入如此熾烈燃燒、痛苦扭曲到可能一不小心吞噬自己的角色。

「我花了一點時間才答應……,當初心中充滿恐懼,那是同時並存著激發你潛能的恐懼以及令你害怕的恐懼。……但我喜歡這種恐懼,這會引領著我們更加努力。……也挑戰自己去探索這樣一個角色。」

在向來慎選角色的瓦昆菲尼克斯受訪資料中,我發現原來和真實人生中面臨抉擇時一樣,他也在恐懼中掙扎猶豫,最後選擇勇敢。

穿著厚重又不合腳的小丑鞋,亞瑟回家踏上階梯的背影像是揹負著全世界的重量,儘管臉上畫著笑容,他的內心依舊悲傷,只能古怪地跳起舞來……。這段經典畫面中,瓦昆的小丑,不教人害怕,讓人疼惜。他用勇氣超越自己,用「獨特且唯一」的詮釋,超越希斯萊傑。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蘭萱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