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蝸居直擊1】直擊南方澳「地獄漁船」 棺材床鋪甲板洗澡

出版時間:2019/10/05 19:15

(新增:船主說法)

總統蔡英文曾說「移民和移工都是台灣一份子」,但政府真的照顧移工嗎?南方澳斷橋奪走6名外籍漁工性命,也讓「移工住船上」的居住問題曝光;《蘋果新聞網》更深入漁船內部,發現廁所骯髒惡臭、床鋪狹窄,且移工就在甲板洗澡,「吃喝拉撒睡」同一空間,環境堪憂,宜蘭縣漁工職業工會法務顧問黃昱中批:「住的比棺材還小!」
  
「有燈卻沒電」床鋪狹窄悶熱 

《蘋果》記者前天在南方澳外籍漁工帶路下,登上停靠岸邊的一艘小型漁船,上面住著6、7位印尼漁工。一個不到10坪的區塊,是船員主要活動空間,包括廚房、瓦斯桶及吃喝的鐵桌,衣服也晾在四周。甲板上,還放了兩個大水桶,只見一名移工直接在我們面前洗頭、洗臉、刷牙,空氣頓時充滿洗髮乳的香味。不過,一旁的垃圾桶也發出食物的異味,空氣混雜各種味道。
 
探下身子,我們發現下方是一間狹小骯髒的低矮廁所,必須蹲著才能爬進去。再彎身從一處通道鑽進去,就是移工睡覺的地方。裡面有安裝電燈、小型電風扇,但由於船隻引擎沒有啟動,所以也沒有電力,裡面漆黑一片。由於走道低矮,僅約150公分高,我們必須彎身才能行走。
 
移工的個人床鋪則更狹小,堆置行李箱、雜物、衣服後幾乎無處容身。現場一名170公分以下的移工,躺在床上時腳已頂到底部;身高較高的人,恐怕無法把腳伸直。床鋪區由於僅小通道出入,空氣悶熱不流通,記者才進去一下就滿身大汗。這因為如此,移工多半都跑到甲板嗑瓜子打屁,聽印尼流行歌曲紓壓。
 
《蘋果》並深入另一中型漁船探訪,發現12名移工住在一間上下通鋪的臥室,走道推滿雜物,狹窄到僅可一人通行;個人床鋪空間,則比小型漁船稍大。該船艙的廁所老舊,發出異味,而廚房比較乾淨,未看到老鼠或蟑螂。一名菲籍移工說,已住在船上6年,覺得「犧牲受苦卻別無選擇」;若船主願意在陸地安排房子,當然不想住船上。
 
船東、仲介賺飽飽 雙B名車滿街跑
 
勞動部統計,截至今年8月底,在台外籍移工人數已突破71萬人,而從事農、林、漁、牧(含船員)共有1.2萬,相比製造業與家庭看護移工,算是少數,而其權益也長期遭到台灣政府漠視,勞動剝削或惡劣居住環境,時有所聞。對於船東及仲介的剝削,有南方澳移工私下抱怨:「這裡好多雙B(賓士和BMW)的車,都是我們捕魚買給他們的,而我們自己,只能騎腳踏車代步。」
 
長年為漁工權益奔走的「宜蘭縣漁工職業工會秘書長」李麗華說,南方澳漁港有逾3000名外籍漁工,其中印尼籍1300人最多,而菲律賓、越南籍加總共2000多人。她批評:「讓這麼多的漁工住在狹小的空間,真的是很不人道,也很不重視人權!」
 
李麗華說,她實際走訪漁工居住船艙,「有些船上甚至根本沒有廁所,洗澡的空間也沒有,冬天也沒有熱水可以洗澡。」對於移工要在甲板或岸邊洗澡,李麗華痛批:「台灣人自己在家裡這麼舒適,然後把漁船搞成這樣,外籍勞工要在那邊住宿還要工作。」
 
《勞動基準法》、《就業服務法》規定,船上居住環境須符合「外國人生活照顧服務計畫書」。我們檢視發現,規範定義寬鬆模糊,例如「保障外國人安全,注重整潔及衛生」;而另一規定「每一外國人應有個人床鋪」,雖然漁船沒有違反,但是如此狹小的床鋪,已是不舒適的「非人」住宿環境。
 
透過實地調查、檢視法規,《蘋果》發現我們走訪的漁船有共通特色,都是狹窄、密閉不通風、未發動引擎就沒電使用,雖然「沒有嚴重違規或犯法」,但很明顯已「違反人道精神」。
 
《就業服務法》規範船主必須提供陸上「或」船上住宿,也就是說,船主讓移工住在船上是合法的,但這不代表船主「應該」把移工安置在船上。其實,這些近海捕撈的漁船,很多時候都是「當天出海,當天回港」並未跨夜捕撈,所以船主大可安排陸上宿舍給移工居住。
 
蘇澳漁會試辦公共浴室 提供移工洗澡
 
事實上,為了改善漁工的衛浴環境,蘇澳區漁會今年2月起,在南方澳的「第三拍賣魚市場」,設置了一間「試辦浴室」,只要將儲值卡片插入讀卡機,24小時皆可提供熱水洗澡。但《蘋果》走訪該地,發現距離漁船停泊處遙遠,浴室也相當乾淨,實際鮮少有移工走來洗澡。
 
蘇澳區漁會秘書陳添福向《蘋果》表示,外籍漁工在岸邊洗澡,確實有礙觀瞻,因此推動試辦浴室,目前是提供免費使用,當地船東只要向漁會申請卡片,即可讓外籍漁工使用;但目前為止,僅發出89張卡片。陳添福強調,往後不一定會收費,也希望能夠在其他地點設立更多間浴室。(新調查中心林奐成、陳偉周、劉怡馨、陳鼎仁╱宜蘭報導)

報導刊出後,引起網友正反兩面看法,網友陳星辰表示「不是有船東說把移工當家人嗎?哪會這樣對待家人?」網友Ch Tsun也批評「你出海船上環境差,可以說沒辦法,但是回港要休息了,還是這種環境。」但也有網友認為,應該與中港澳、東南亞漁船環境做比較。

關於外籍漁工的船上居住環境,一名經營遠洋漁業的蘇澳船主吳文夫(76歲)回應,「盡量改善、提升他們住的空間,有加裝冷氣、電視機。」吳文夫指出,自己過去50年跑船經驗,船艙內的溫度高達近40度,難以忍受,所以加裝冷氣讓漁工有好的住宿環境。
 
至於住宿空間,吳文夫表示船上空間有限,分配給每名漁工床位,長約2公尺,寬約60公分,他回憶說「已經算不錯了,我以前跑船,6個人擠一張床,根本動彈不得!」吳文夫指出,漁船靠港時多數漁工選擇住船上,而不在陸地上租屋的原因,第一是省錢,第二是家當全在漁船上,活動比較自由。吳文夫說,如遇颱風天,風雨太大他會請漁工來家裡住。
 
關於漁船靠港,漁工生活方面,吳文夫說自己的船上有加裝熱水器,供漁工洗澡,雖然蘇澳區漁會有提供淋浴間,但距離他的漁船停靠地點有一段距離,多數漁工仍選擇在甲板上洗澡。吃東西的話,吳認為在漁船上烹煮食物很危險,他盡量不讓漁工在船上開伙,會提供漁工免費早餐,中、晚餐則是1餐各給100元伙食費。

出版00:00
更新19:15

南方澳外籍漁工住在狹小空間,也在舺板上洗澡。陳偉周攝
南方澳外籍漁工住在狹小空間,也在舺板上洗澡。陳偉周攝

漁工的床鋪狹窄,個人物品也擺放在床鋪四周。陳偉周攝
漁工的床鋪狹窄,個人物品也擺放在床鋪四周。陳偉周攝

南方澳外籍漁工住在狹小空間。陳偉周攝
南方澳外籍漁工住在狹小空間。陳偉周攝

《蘋果》記者實際走進船艙,僅可彎腰屈身前進。陳偉周攝
《蘋果》記者實際走進船艙,僅可彎腰屈身前進。陳偉周攝

南方澳外籍漁工,在漁船上洗澡。陳偉周攝
南方澳外籍漁工,在漁船上洗澡。陳偉周攝

南方澳外籍漁工,在漁船上刷牙。陳偉周攝
南方澳外籍漁工,在漁船上刷牙。陳偉周攝

南方澳漁工,吃喝拉撒睡全在這裡解決。陳偉周攝
南方澳漁工,吃喝拉撒睡全在這裡解決。陳偉周攝

從這個通道進去,就是移工們睡覺的地方。陳偉周攝
從這個通道進去,就是移工們睡覺的地方。陳偉周攝

移工們的廁所低矮,得彎身才能蹲進去。陳偉周攝
移工們的廁所低矮,得彎身才能蹲進去。陳偉周攝

移工們圍著小桌子聊天打屁。陳偉周攝
移工們圍著小桌子聊天打屁。陳偉周攝

南方澳漁港。陳偉周攝
南方澳漁港。陳偉周攝

另一艘漁船的居住環境。陳偉周攝
另一艘漁船的居住環境。陳偉周攝

另一艘漁船的廚房和水槽。陳偉周攝
另一艘漁船的廚房和水槽。陳偉周攝

另一艘漁船的廁所。陳偉周攝
另一艘漁船的廁所。陳偉周攝

漁會的公共廁所,目前免費給移工使用。陳偉周攝
漁會的公共廁所,目前免費給移工使用。陳偉周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