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守著黨證革國民黨的命 林家興攜手郭台銘的跨世代反撲

出版時間:2019/10/08 06:19

1990年出生的林家興,已經擔任過國民黨青年團總團長、國民黨中常委、前總統馬英九總統府諮議、前國民黨主席朱立倫提名的不分區立委,頭銜又長又漂亮,黨內同梯徐巧芯已選上市議員,一樣被視為前途大好的馬系青年,卻選擇跳到鴻海創辦人郭台銘陣營擔任幕僚,前途未卜,讓自己備受爭議,甚至有同志直指他叛黨!問他為什麼要離開?他義正詞嚴:「我沒有從國民黨出走、我還是有國民黨籍,我沒有主觀意識、意願、動機想要離開黨,更不用說叛黨!」、「我到郭先生這邊來(當時他也還是國民黨),純粹是我選擇了國民黨的一方,我還是想要留在國民黨。」
 
精神靈魂老過中華民國

林家興話說得又急又快,像是有冤難伸,穿著陸軍style上衣短褲受訪,還帶了自己的軍牌,像是要出征,請他帶本對自己最有意義的書,竟是一本泛黃的《國民黨興衰史》,很難想像一個90後的年輕人竟然對垂垂老矣一點都不fashion的黨國政治如此癡迷,像是中華民國108年的靈魂都裝在他身體裡,但是林家興認為自己不只(108歲)。林家興從小就熱愛閱讀大中國歷史故事,關於「革命、拋頭顱灑熱血」,還有讓人感動的《與妻訣別書》,那種情懷,都讓他深深著迷。
 
高二那年(2008),兩岸氛圍大好,中國興起一波「民國熱」,林家興從甫入台灣市場的Youtube看到由中國人(國粉)拍攝「中華民國加油加油」、「雖未亡國但已忘國—中華民國才是我們的祖國」兩支影片,讓他在螢幕前灑下男兒淚,林家興說,「我看得痛哭流涕」,整個世界串起來,「我一個外省人,為什麼我會在台灣?因為國共內戰加上整個中國近代歷史總總」,「這讓我整個政治意識就是很偏國民黨」,所以後來大學考上政大,想加入國民黨,想做那樣的「革命黨人」,但現實中的國民黨又很讓人錯亂。
 
為了實踐自己「革命黨人」從政情懷,林家興從大學開始就參與學生自治,他剛接觸到國民黨是「大一的時候看到國民黨青年團分團來校園裡面做組織,那種請客吃飯、綁樁什麼的就覺得很鳥,到後來自己當學生會長那遇到殷瑋他們,才發現現實中的國民黨人還是有有理想的、正常的人,我就進去了。」
 
比社運青年更叛逆

進了國民黨,林家興在黨內卻表現得像個「革命黨人」,在國民黨內橫衝直撞,文林苑王家迫遷事件當中,他帶百多個青年圍了同黨大老、台北市前市長郝龍斌的市政府,強調國民黨的精神就是推翻暴政,林家興召開記者會痛批郝治下的市府形同清末暴政、違反民主精神、違反憲法第十條「保障人民居住、遷徙之自由」,言行不只引發黨內熱議,說他頂撞大老,也引發親綠的社運青年側目,覺得「一個國民黨人哪裡有資格講暴政?」
 
一堆台派青年批評他,林家興也不在乎,他回嗆「我在國共論壇提太陽花」讓一堆覺青閉嘴。不只提太陽花,林家興在2015年5月朱習會(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以國民黨總團長身分出席,是閉門會議中年紀最輕的代表,午宴後,林家興與習近平握完手後說:「習主席,國共兩黨一定得一起照顧抗戰老兵。國民黨手上有完整的老兵名冊,請共產黨好好照顧留在大陸的老兵,讓這些為國家犧牲奉獻的人得到好的安養。」習近平當時吃驚地回林家興一句:「哈哈哈!後生可畏。」
 
三民主義統一中國

革命黨人就是這樣,誰也不畏、誰也不懼,只有家國。但活在歷經這一百多年變化當中的國民黨,林家興變得誰也不是,既不像溫良恭儉讓的國民黨青年,又不是綠營社運咖,擔任中常委期間還曾想提案頂撞連戰被長輩們攔下,成為國民黨一道「奇怪的風景」。但是林家興並不在乎,他還是期許自己是108年中華民國建國之前的革命黨人,才29歲的林家興,擁有超越世紀的靈魂,固著在他生命裡,還執著「三民主義、統一中國」。
 
不過,就是這樣桀驁不馴的熱血靈魂才受到前總統馬英九的青睞,熟悉黨務的人說,林家興從青年團團長選拔中脫穎而出的關鍵,是在他回答馬英九提問的表現獲得高分,當時馬詢問候選人,目前國民黨身為執政黨,還有哪些較少關懷的政策或議題?若當選總團長後要怎麼處理?林家興回答馬英九說,要積極的傾聽與政府不同的意見並採納,例如學雜費要不要調漲,政府應該傾聽並且適度接納學生意見,不是只找學生開會。
 
「勇於替權益發聲」讓馬英九對林家興另眼相看,並納入旗下甚至邀他入府擔任諮議。有馬英九相知相惜,還有國民黨前發言人殷瑋、馬瑋國、蘇俊賓等人帶領,林家興對當時國民黨的改革抱持很大希望。可是2014年後情況急轉直下,爾後黨權混亂,幾乎每年一任新主席,每一個人又對青年有不同想法,林家興說「就是一個不斷有希望、失望、又有希望又失望的歷程。」
 
出國找黨新解方

2016年,總統府諮議的工作結束,黨內青年要對未來做出選擇,同梯的徐巧芯投入選舉,林家興則選擇到美國讀書。問他為什麼不選?他說:「要選舉,什麼時候都可以。」但是我認為比較重要的是對美外交這塊,我自己對學術對論述是比較有興趣,我個人覺得必須要了解美國人在想什麼?而且對台灣而言美國的意志才是最重要的。黨內也有這個需要,所以出去讀書、看看智庫,也成立新共和通訊。
 
到海外這段時間,林家興走訪很多地方,他看見海外國民黨跟革命黨的連結,發現有唐人街的地方就有國民黨黨支部,國民黨以前是全球華人的革命政黨,那他今天的定位也應該是全球華人的民主政黨,但是現實中偏安在台灣的這個黨已失去了歷史的氣魄和使命感,他就是一群人在爭奪自己的選區和派系利益而已,已經沒有胸懷天下、胸懷中國未來轉型的志氣。「我看了是覺得蠻悲哀」林家興說。
 
我的戰友們不知道跟我有沒有類似的看法,林家興沉吟一會兒說:「但我個人現在黨跟國孰輕孰重?現在已經基本上只有國了啦,黨就是實踐歷史使命的工具」。
 
黨內有誰是同志?

尤其韓國瑜這件事情,林家興說:「良知、黨與國做選擇真的有這麼難?你要說黨是一個同志,講大家有共同的目標,所以大家稱彼此為同志,可是現在的國民黨真的是一個志同道合的團體嗎?是利同益合的團體吧,你說馬英九跟王金平怎麼會是同一個黨?丁守中跟陳根德怎麼會是同一個黨?顏寬恒跟蔣萬安會有什麼共同語言,就很荒謬阿。」
 
林家興說:「所以我現在就是中華民國派,我會願意保持國民黨籍,因為我認為國民黨還是有正統的品牌、歷史的資產值得發揚、值得珍惜。值得維護。」
 
問林家興對國民黨情感這麼深厚,為什麼到郭台銘旗下工作?在郭台銘身上看到什麼?林家興覺得,郭台銘身上也有著「革命黨人」的精神,在他身邊一個多月,覺得感謝,感謝中華民國還有這個人,而且在政治上比較單純,而且願意傾聽年青人的意見,「有時候開會看見年青人不敢講話,郭先生就會點年青人發言」,這和過去在國民黨工作很不一樣。
 
提到大老闆郭台銘,血性男兒林家興的發言變得比較保守,不像革命黨人,倒像半個在鴻海工作的國民黨人,小心翼翼。他說,原本今年回國,發現國民黨選出韓國瑜後整個黨大勢已去,本想要回美國認真投入新共和通訊,持續透過議題找同志,但後來聽完學長談郭台銘的理念,覺得「原來國家還有救」。「因為目前檯面上不管是高雄市長韓國瑜上,或現任總統蔡英文選上,對一些人或應該很多人而言,都不能接受。」
  
國家失去Good timing

今年7月15日以後,原本林家興抱著「革命黨人要革命的心情要幫他打大選,準備好被開除黨籍,但是郭先生最後選擇不出來,我們失去了good timing,雖然有點失落,但是沒關係,有個很好的希望。」林家興說:「我現在看到國民黨唯一可以講的故事,多半還是黃興、孫中山、蔣經國、孫運璿、李國鼎、所有典型都在夙昔。」也許還有「馬英九、朱立倫。」林家興說,最終從政者都我們是跟著人走的,要有個Role Model,但是當我們在黨內看不到希望,「你硬是用黨紀逼著我們要跟一個我們無法真心認同的人走,這沒有辦法。」
 
但是郭台銘的精神著實讓人感動,林家興說:「郭台銘本人的奮鬥史其實是台灣經濟起飛縮影,在冷戰時期將台灣鑲嵌進了國際的產業分工,找到自己的定位和機會,從而實現了經濟起飛和經濟轉型,其實郭台銘和鴻海就是一個縮影,從製造業、工具、模板、連接器到現在是尖端科技,是台灣經濟起飛到轉型,走過那個世代。當藍綠政黨在吵台灣價值是什麼的時候,他那種「一卡皮箱」永闖世界開拓經濟藍海的精神,我們父母那代三、四、五年級生,那「一卡皮箱的精神,對我來說才是真正的台灣價值。」
 
數百年來,台灣人不管是本省人或是外省人,日治時代迄今,台灣都處於一個被壓迫很悶的時代,但每一個不同世代的台灣人還是很努力去打迫這種侷限,林家興說:「在郭台銘身上,我就看到這種精神,台灣精神、台灣價值。」
 
可是隨著近二十年台灣國家議程停滯,政治藍綠惡鬥,台灣的環境在崩解。林家興說:「台灣的中產階級和知識菁英有一大批人或最優秀的年輕世代都出走了,用腳投票,受不了藍綠惡鬥,台灣政治議程停滯、薪水很低沒有發展性這件事,去尋求所謂better life。」
 
仿效黃埔創校初衷

當郭台銘看見年輕世代出走,林家興說「其實郭台銘非常在乎這件事情,他就是看見年輕人不只憤怒,他看見背後的原因,而且他有解方,他願意為台灣年輕世代來拼,他說他不會讓台灣最寶貴的價值和動力成為過去式,他不會讓有夢的年輕人被迫出走,他會重出江湖捲起袖子和大家一起打拚,讓全世界再次成為台灣年輕人的舞台。」「這讓我非常感動,他讓我看見我們不必離鄉背井當異鄉遊子,我們可以回到台灣奮鬥,在台灣我們一樣可以征戰全球。我們不用到美國求簽證、綠卡,所謂更好的生活不用在異國實踐。」
 
所以,未來,郭台銘先生會朝他的心願努力,所謂有利台灣的大事。林家興說:「他現在其實已經理解到政治不是只有選舉,你要去改革藍綠惡鬥的政治,你要培養下一代的人才,必須要有個基地去培養台灣政治經濟的領袖,你可能要師法松下政經塾,或者仿效當年黃埔軍校。」他解釋「孫中山當年革命成功,但是民國初年頭十幾年當中你的民主發展是非常混亂的,很多事情不能用法治解決,變成一種武力相向,後來明白到一件事,孫中山沒有軍隊,所以創辦黃埔軍校。」
 
林家興說:「當時全中國的年輕人都衝到黃埔軍校去,有理想有血性的年輕人都衝到黃埔軍校去,對照今日,也是一樣嘛,你沒有辦法改革,要實踐你的理想,你要推動福國利民的政策,你得要有自己的子弟兵,所以為什麼推人下去選舉、為什麼要搞智庫,為什麼要辦類似政經塾的學校,其實核心概念都是這個。核心就在「為台灣培養下一世代的政經領袖」,從而慢慢改變台灣的政治和經濟環境。
 
替郭組建青年陸軍

我們未來想做的,就是「把我們的國家議程重新改回來,這二十年來台灣做了什麼?都在吃老本。」「台灣現在面臨四重危機,全世界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的瀕臨崩潰、美中的霸權衝突、兩岸關係的冷和僵局、島內藍綠惡鬥的民主內戰,能夠提出解方的只有郭台銘,未來會透過各種管道把年輕人找到。」
 
林家興說,這樣的學校很重要,「讓他們有好的平台做教育訓練,如果沒有比較好的平台,讓他們直接接觸到政治黑暗面,他們可能會迷失自己或做回自己。」「郭台銘會找到最好的人,把資源砸在學生身上。」「這是一個長程計劃」。
 
問林家興還在不在意國民黨,他覺得他還是很在意的,但是「我們先在外面把事情做起來。」也許政黨他無法掌控,但是對於青年工作,林家興還是很有想法。林家興認為:「1987年以後出生的年輕人,我們是處在相對自由民主富裕的環境底下,我們在乎環保、動物、性別,雖然有各自的政黨,但是在個別議題的專注上價值一致,例如同婚。我稱為所謂的『解嚴世代』。」
 
解嚴世代共同平台

林家興認為,「解嚴這件事情對台灣的影響是非常深遠的,在這樣氛圍長大的年輕人讓我們還有一點藍綠的分野,但我們看事情絕對不會只有藍綠。」因此,未來我們希望,透過無論是學校的創辦、智庫的設立,媒體輿論的傳播來不斷改變既有的政治文化,從而能夠讓青年不分藍綠的把共同面對的議題導向「理性、思辨」。
 
這些工作,無論是在國民黨內或是黨外,林家興認為都是必須得做的,「國比黨重要」,做這一切「就是為了中華民國而已。」而且,他強調,這個中華民國路線,「是融合現在捍衛民主台灣追求自由中國,推動中國轉型。理解中國治理和轉型的困難,台灣可以作為典範去幫助他們」,一如馬克思所說,林家興認為「重要是改變世界,而不是解釋世界」,提出的政策要能夠實踐。
 
最終還是革命黨人的精神,只是遊走在國民黨及退黨但是作為孫中山信徒的鴻海創辦人郭台銘旗下,林家興像是遊走於國民黨的「百年幽魂」,不斷地在海內外四處奔走、宣傳革命職志。未來,林家興會持續的以議題去找到志同道合的青年,從政治、經濟等環境的改變,找回過去的台灣精神、價值帶領台灣走出藍綠內戰的困局。(廖珪如/台北報導)

更新:調整內文
發稿:00:01
更新:06:19

入郭團隊被稱叛黨,林家興強調自己從未離開,是力行百年前國民黨血性初衷。康仲誠攝
入郭團隊被稱叛黨,林家興強調自己從未離開,是力行百年前國民黨血性初衷。康仲誠攝

林家興是少數還想統一中國的藍營青年,期望未來能抗共保台。康仲誠攝
林家興是少數還想統一中國的藍營青年,期望未來能抗共保台。康仲誠攝

黨國之間,林家興選擇中華民國,在郭台銘旗下為未來有志從政的青年找尋更好的資源,讓他們對政治有正確的態度後再投入。康仲誠攝
黨國之間,林家興選擇中華民國,在郭台銘旗下為未來有志從政的青年找尋更好的資源,讓他們對政治有正確的態度後再投入。康仲誠攝

言談之間,林家興仍胸懷國民黨,他強調自己對黨一再批判,是因為期許太深。康仲誠攝
言談之間,林家興仍胸懷國民黨,他強調自己對黨一再批判,是因為期許太深。康仲誠攝

影響林家興最深遠的,是國民黨之興,百年前的革命情懷,而偏安在台灣轉衰的國民黨,林家興願用各種方法改變他。康仲誠攝
影響林家興最深遠的,是國民黨之興,百年前的革命情懷,而偏安在台灣轉衰的國民黨,林家興願用各種方法改變他。康仲誠攝

不到30歲,但在林家興身上看見的精神,像是民初影片當中長袍馬褂拿著傳單宣揚革命救國精神的青年。康仲誠攝
不到30歲,但在林家興身上看見的精神,像是民初影片當中長袍馬褂拿著傳單宣揚革命救國精神的青年。康仲誠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相關新聞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