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政弊案/全文】王令麟水果干貝醬換爽牢 法官批惡性更重

出版時間:2019/10/09 17:03

東森集團總裁王令麟2013年因掏空東森力霸旗下集團被判3年10月,入獄服刑期間,透過女特助胡曉菁行賄台北監獄前副典獄長蘇清俊等官員,引爆史上最大獄政弊案,台北地院今宣判,法官並在判決中批他,坐牢期間本應循規蹈矩、深刻反省而確實服刑,卻利用自身金錢優勢,行賄買通蘇清俊、祖興華,換取在監享受特權之利益,規避應受之懲罰,惡性相較一般行賄公務員之情形為重,且期間長達8個月,依《貪污治罪條例》行賄等罪判王令麟2年2月,褫奪公權3年,而其他被告也分別被判不等刑度。(法庭中心/台北報導)

以下為台北地院新聞稿全文:

本院104年度訴字第21號貪污案件新聞稿
甲、被告蘇清俊、祖興華、趙崇智、吳載威、吳佩瑜、柯書宇、    王令麟、胡曉菁、池耀廷、羅為德部分:

壹、主文內容:

一、有罪部分被告等人之罪名及刑度:
(一)關於王令麟、胡曉菁行賄蘇清俊、祖興華,以及蘇清俊行賄祖興華部分:
  1.被告蘇清俊:(共2罪)
  【就收受王令麟、胡曉菁賄賂部分】:成立違背職務收賄罪(1罪),處有期徒刑12年6月,褫奪公權13年。
  【就行賄祖興華部分】:成立交付賄賂罪(1罪),處有期徒刑2年4月,褫奪公權3年。
  2.被告祖興華:成立違背職務收賄罪(1罪),處有期徒刑11年,褫奪公權11年。
  3.被告王令麟、胡曉菁:均成立交付賄賂罪(各1罪),各處有期徒刑2年2月,均褫奪公權3年。

(二)關於池燿廷、羅為德分別行賄蘇清俊部分:
 1.被告蘇清俊:均成立職務上行為收賄罪(共2罪),分別處有期徒刑8年6月,褫奪公權9年;有期徒刑8年,褫奪公權8年。
  2.被告池燿廷、羅為德:均成立交付賄賂罪(各1罪),各處有期徒刑1年4月、1年2月,均褫奪公權2年。

(三)關於池燿廷行賄趙崇智部分:
  1.被告趙崇智:成立違背職務收受賄路(1罪),處有期徒刑11年8月,褫奪公權12年。
 2.被告池燿廷:成立交付賄賂罪(1罪),處有期徒刑1年8月,褫奪公權2年。

(四)小結:
  1.被告蘇清俊犯貪污治罪條例第4條第1項第5款之收受賄賂罪(1罪)、第11條第1項之交付賄賂罪(1罪)、第5條第1項第3款之收受賄賂罪(2罪)。合計共4罪,應執行有期徒刑16年,褫奪公權13年。
  2.被告祖興華犯該條例第4條第1項第5款之收受賄路罪(1罪),處有期徒刑11年,褫奪公權11年。
  3.被告趙崇智犯該條例第4條第1項第5款之收受賄路罪(1罪),處有期徒刑11年8月,褫奪公權12年
  4.被告王令麟、胡曉菁均犯該條例第11條第1項之交付賄賂罪(各1罪),各處有期徒刑2年2月,均褫奪公權3年。
  5.被告池耀廷犯該條例第11條第2項之交付賄賂罪,以及同條第1項之交付賄賂罪(共2罪),應執行有期徒刑2年6月,褫奪公權2年。
  6.被告羅為德犯該條例第11條第2項之交付賄賂罪(1罪),處有期徒刑1年2月,均褫奪公權2年。

二、無罪部分:被告吳載威、柯書宇、吳佩瑜。

貳、有罪部分之犯罪事實:
(一)王令麟、胡曉菁共同行賄蘇清俊、祖興華,以及蘇清俊行賄 祖興華部分:

 1.蘇清俊於民國101年3月起擔任臺北監獄副典獄長至103年1月中旬,嗣於103年1月16日調任至綠島監獄擔任典獄長;祖興華為北監戒護科員。王令麟於102年11月1日因案入北監服刑後,陸續指示胡曉菁為下列行賄蘇清、祖興華之行為,以滿足王令麟在獄中之各種需求:

 (1)103年1月12日致贈蘇清俊3,000元禮盒(水果、干貝醬)。
 (2)103年5月30日致贈蘇清俊5,000元禮盒(水果、茶葉、干貝醬)。
 (3)103年8月31日致贈蘇清俊3,000元禮盒(水果、干貝醬)。
 (4)103年9月21日招待蘇清俊價值1萬3,860元之東森海洋溫泉酒店總統套房免費住宿1晚。
【以上對蘇清俊行賄部分價值合計2萬4860元】

 (5)於103年11月11日致贈祖興華總價1萬7,440元之物品(含SKⅡ青春露2組、牛排2盒共10片)。

 2.蘇清俊為使王令麟在其調離北監後仍獲監所照顧,另行起意對昔日下屬祖興華為以下2次餽贈而行賄祖興華:
 (1)於調職前之103年1月間某日致贈3,500元茶葉及酒。
 (2)於調職後之103年5月30日致贈1,000元海鮮1箱。

 3.蘇清俊明知王令麟及胡曉菁交付之餽贈屬於賄賂及不正利益,於王令麟服刑期間,仍先後為下列行為以滿足王令麟之各項需求:
 (1)於在任北監典獄長期間利用職權參與王令麟訂購報紙之程序、參與辦理特別接見王令麟之申請、指示教誨師帶王令麟參觀教區以探詢有無配業之意願、參與辦理王令麟配業公文之審核流程、容許王令麟於作業期間批閱東森集團公文、將東森電視台買賣文件攜入北監供王令麟批閱。
 (2)於調任至綠島監獄後,利用舊職對昔日下屬祖興華所生影響力,要求祖興華:協助王令僑(即王令麟胞弟)更換教區 、將未核准送出之王令麟累進處遇成績總表攜出、協助胡曉菁送入未經核准管制使用之電動剃頭刀入監、為王令麟傳遞訊息。
蘇清俊另自行將祖興華交付之王令麟累進處遇成績總表私下拿給胡曉菁查看,並為王令麟傳遞接見名單及假釋審查訊息。

 4.祖興華基於收賄犯意,明知蘇清俊及胡曉菁、王令麟交付之贈禮均為賄賂而予收受,並配合蘇清俊之指示為上述3(2)行為,以滿足王令麟服刑期間之需求。
復因王令麟在獄中批改東森集團文件所累積之文件塑膠套數量眾多,祖興華即擅自透過不知情之郎月英將該等塑膠套攜出北監,再轉手交給胡曉菁取回。

(二)池燿廷、羅為德分別行賄蘇清俊部分:   
池燿廷、羅為德為其等友人在監服刑所需,池燿廷於102年9月間至103年9月4日間,先後9次致贈蘇清俊禮盒、茶葉、現金等價值共25萬2,000元。羅為德於102年11月12日至103年9月22日接續9次贈送蘇清俊禮盒、茶葉、招待餐飲價值共5萬8,600元。
而蘇清俊明知受贈物品及招待均為賄賂而仍予收受,並於102年6月27日至103年1月15日多次依該2人請託而參與辦理受刑人高寶勝及葉宗翰之特別接見申請程序、指示戒護主管周秉榮多多照顧高寶勝、聯繫池燿廷轉知高寶勝注意接見談話內容、傳送受刑人張權之獄中編號予羅為德、允諾羅為德將安排北監衛生科長探視張權皮膚病情況、核准張權友人增加接見之申請,而為職務上及違背職務行為。

(三)池燿廷行賄趙崇智部分:
趙崇智為臺中監獄副典獄長,池燿廷為請託其處理友人在監事務,而於103年1月13日至同年9月4日接續4次餽贈趙崇智禮盒、茶葉及紅包價值共14萬6,000元。趙崇智明知受贈物品均為賄賂而收受,並於103年1月13日後起至同年9月1日,依池燿廷之請託:將受刑人蕭中文索求池燿廷電話號碼一事告知池燿廷,且於池燿廷同意後再轉知蕭中文而傳遞訊息;就池燿廷申請特別接見蕭中文一事參與辦理;就蕭中文申請調外役監,將池燿廷對此事之關心轉告蕭中文,並將申請情況告知池燿廷而傳遞訊息,為職務上及違背職務行為 。

有罪部分之理由說明
(一)王令麟、胡曉菁共同行賄蘇清俊、祖興華,以及蘇清俊行賄    祖興華部分:
1.胡曉菁對蘇清俊、祖興華有前揭餽贈及招待;蘇清俊對祖興華有上開贈禮,以及蘇清俊與祖興華為上述行為,有被告等供證、證人等證述、監聽譯文、北監相關公文及表單、市調處蒐證作業報告表與照片、扣案物,以及搜索王令麟位於北監作業處所與舍房拍攝之照片可憑,堪信為真。

2.蘇清俊擔任北監副典獄長時,與祖興華有職務隸屬及人事考核關係,長期以來透過指揮監督對祖興華形成相當的影響力,是從蘇清俊在任北監副典獄長時起直至調任至綠島監獄任職期間,持續不斷密集指示或要求祖興華配合關照王令麟之在監事務,均屬於蘇清俊之職務上行為。

3.王令麟與胡曉菁為長期主從關係,王令麟在獄中猶對胡曉菁就大小事為具體明確的交辦,且就行賄祖興華部分,王令麟更曾明確指示胡曉菁「(祖)拜託買SKⅡ2份,送去了嗎」、「(祖)拿牛排給我食用…下周送一大包10片給他,他很愛吃」,此有扣案紙條、行事曆及監聽譯文可憑,是認胡曉菁所為前開行賄之行為確係秉承王令麟之指示。

此外,胡曉菁曾自白稱:因為就王令麟累進處遇問過蘇清俊,所以招待飯店住宿等語,是認王令麟、胡曉菁皆有以上開餽贈換取王令麟在獄中享有特別待遇之意。

4.蘇清俊、祖興華久任監所職務,明知受刑人有以財物換取監所人員在職務上給予利益之動機,而胡曉菁之贈禮係經王令麟授意,仍分別予以收受,自皆有收賄之意,且與其等行為間具對應關係。另蘇清俊贈禮給祖興華時,亦指示其照顧王令麟並詢問王令麟累進成績及拿取成績總表,兩者之間顯然亦有對價關係。

5.蘇清俊收取王令麟、胡曉菁交付之不定期賄賂,而對應王令麟在監不定期之需求持續為前開職務及違背職務行為,兩者形成持續性行為與收受賄賂之對應架構。於加總蘇清俊收受之賄賂價值,進而綜合比對此段期間公務員之種種行為,依社會通念認定彼此間顯然具有行賄、受賄之對價關係。是王令麟、胡曉菁之行賄犯行,蘇清俊、祖興華之收賄犯行,以及蘇清俊另外行賄祖興華之犯行,均可以認定。

(二)池燿廷、羅為德分別行賄蘇清俊部分:
  1.池耀廷、羅為德各對蘇清俊有餽贈及招待,蘇清俊亦有為上開行為,此有相關人等之供證、監聽譯文、接見申請表單、蒐證作業報告表與照片及扣案物可憑。  2.池燿廷、羅為德均曾自白贈禮目的係為友人請託在監事務,佐以其等聯繫蘇清俊交付贈禮時,亦常伴隨此等請託,有監聽譯文可佐,足認均有行賄之意。而其2人請託事務乃受刑人著眼渠等與蘇清俊相識而找上2人,蘇清俊亦承認此情,
    故蘇清俊持續收受高價餽贈,自有收賄之意。

另池燿廷、羅為德每次贈禮乃有事前預以將來請託亦獲應允之目標,亦兼有事後酬謝之意,且藉以長期累積對被告蘇清俊之人情資本,構築互惠關係,是蘇清俊職務上行為之對價,即存於其2人長久且持續累積之贈禮及招待之提供上,兩者顯有對價關係。是認池燿廷、羅為德之行賄犯行,蘇清俊之收賄犯行,應可認定。

(三)池燿廷行賄趙崇智部分:
  1.池耀廷對趙崇智有前開致贈且趙崇智有為該部分行為,有被告等供證、證人證述、監聽譯文、中監接見申請表單、蒐證作業報告表與照片及扣案物可憑。
  2.池燿廷自承係因請託趙崇智而贈禮,復經趙崇智供承所收上開贈禮與職務有關,佐以趙崇智於103年1月13日收禮後旋即多次探視受刑人蕭中文,其間於同年2月4日收受7萬元紅包,續於同年2月17日參與辦理特別接見時又收受禮盒,再於同年7月2日、9月1日就蕭中文調外役監一事傳遞訊息後,又於同年9月4日收受贈禮,可見池燿廷請託、趙崇智收受餽贈及為上開行為之時間密接,足證2者具有對價性。是認池耀廷之行賄犯行、趙崇智之收賄犯行亦可認定。

肆、論罪科刑及沒收:
一、論罪部分如主文所示。
二、科刑部分審酌如下
  1.蘇清俊、祖興華、趙崇智部分:
    蘇清俊、祖興華、趙崇智身為公務員而均久任監所職務,當知應確保對受刑人管理之公正,而不得為圖私利而對受刑人有差別待遇,惟查:

 (1)被告蘇清俊案發之初擔任北監副典獄長,嗣調任綠島監獄典獄長,身為高階官員,竟忘卻其身份職責,對於王令麟由胡曉菁居間聯繫所提出之需求,無不應許,而於北監任職期間以其職權;於調離北監後仍利用對昔日北監下屬之影響力而指示被告祖興華配合,於長達1年餘期間為前揭滿足王令麟各項需求之行為,使王令麟享有一般受刑人所無之待遇,更考量調職後王令麟照料所需,而行賄祖興華。又蘇清俊於明知池燿廷、羅為德因與其相識而受刑人請託,始屢次請其協助各受刑人在監事務,仍不思廉潔自持,接受其等遠逾常情之飲宴招待及財物之不當餽贈而持續以職務行為加以交換獲利,犯後又否認犯行。

 (2)祖興華擔任戒護科員而身負戒護重任,竟各收受王令麟指示被告胡曉菁所贈及被告蘇清俊所贈之財物,並配合蘇清俊指示,在職務上為上開行為,而使王令麟於蘇清俊調任後仍得全面就其需求獲得協助,雖曾於偵查中自白犯行,然嗣改口否認。

(3)趙崇智擔任中監副典獄長,襄助典獄長綜裡全監事務,並監督所屬人員,卻未能以身作則,為圖賄賂而遇池燿廷請託其關照蕭中文時,未能善盡職責,就職務收賄,多次探視蕭中文獄中情形予以關照,復於明知違規之情況下為其傳遞訊息,其犯後一度於偵查中自白犯行,然嗣後改口否認。

 (4)蘇清俊、祖興華、趙崇智所為均嚴重損及監所管理、秩序及教化功能,破壞公務員執行職務之可信賴性,爰衡諸前開一切情況量刑,並就被告蘇清俊部分定應執行刑。

  2.王令麟、胡曉菁部分:
  王令麟坐牢期間本應循規蹈矩、深刻反省而確實服刑,卻利用自身金錢優勢,行賄買通蘇清俊、祖興華,換取在監享受特權之利益,規避應受之懲罰,惡性相較一般行賄公務員之情形為重,且期間長達8個月。而胡曉菁聽從被告王令麟指示行事,為使被告王令麟入獄後之需求仍可及時滿足,在獄外為其居間聯繫蘇清俊、祖興華而擔任傳聲筒以分工犯行,犯後均否認犯行等一切情況而量刑。

  3.池燿廷、羅為德部分:
    池燿廷、羅為德明知蘇清俊、趙崇智所任職位可在職務範圍為其等服刑之友人提供協助,遂多次提供高價物品及招待餽贈來累積人情並厚植關係,以換取蘇清俊、趙崇智協助處理請託,雖池燿廷、羅為德均曾於偵查中自白並坦承犯行,檢方建請減刑,然嗣後皆改口否認犯行等一切情況而量刑,並就被告池燿廷部分定應執行刑。

三、沒收:附表一編號1-7之物均沒收;編號8之物沒收或追徵價額。

伍、不另為無罪諭知及無罪部分:

一、公訴意旨另以:
(一)池燿廷、羅為德行賄蘇清俊:(不另為無罪諭知)池燿廷、羅為德請託蘇清俊請其協助北監受刑人張權調外役監,蘇清俊因收賄而於103年3月18日請託花蓮自強外役監戒護科長陳主賜遴選張權。檢方據此認為蘇清俊涉犯職務上行為收賄罪嫌;池燿廷、羅為德涉犯行賄罪嫌。

(二)胡曉菁行賄吳載威、蘇清俊:(無罪諭知)
 吳載威為宜蘭監獄典獄長,因蘇清俊介紹而同意核准胡曉菁及趙世亨於103年6月23日特別接見受刑人吳乃仁、顏萬進。

    胡曉菁基於行賄犯意,與蘇清俊、吳載威一同用餐後支付餐費,並於席間將東森海洋溫泉酒店住宿券交由蘇清俊遞給吳載威作為核准特別接見對價,吳載威基於收賄犯意而收受,餐後胡曉菁並安排蘇清俊、吳載威到該飯店打麻將。檢方因此認為吳載威、蘇清俊涉犯收賄罪嫌;胡曉菁涉犯行賄罪嫌 。

(三)池耀廷行賄蘇清俊、柯書宇以及吳珮瑜收受貪污所得:(無罪知)
    柯書宇、吳佩瑜為夫妻,柯書宇乃臺北看守所秘書,池燿廷因其子池勁緯另案羈押在北所而請託蘇清俊協助,蘇清俊遂於103年10月31日請柯書宇關照池勁緯。蘇清俊、柯書宇基於收賄之犯意聯絡,由蘇清俊、池燿廷於同年11月2日攜茶葉、水果前往柯書宇住處贈禮,並向吳佩瑜告知請託柯書宇關心池勁緯,吳佩瑜明知該等物品乃行賄柯書宇之對價而仍    收受,池燿廷於同日復致贈同等禮品予蘇清俊。而柯書宇於翌(3)日值班回家後見贈禮,亦知係池燿廷為探聽池勁緯狀況而行賄,復陸續將池勁緯情況回報蘇清俊。

檢方因此認為柯書宇、蘇清俊涉犯收賄罪嫌,吳佩瑜涉犯收受貪污所得財物罪嫌,池燿廷涉犯行賄罪嫌。

二、經本院調查結果,認檢察官之主張不足以使本院形成被告等有上開犯行之心證,理由如下:

(一)蘇清俊對陳主賜、吳載威、柯書宇固分別請託遴調張權至外役監、核准特別接見宜監受刑人、關照北所收容人,然各該事務難認屬蘇清俊請託時擔任之綠島監獄典獄長及其過去之職務,而蘇清俊與上開請託對象間,於請託當時或過去均無職務隸屬或人事考核關係,亦難評價有因法定權限藉由指揮 、監督或請託而足以對其等造成影響,是無從認蘇清俊上開請託行為為其職務行為,自不足認定其構成職務行為收受賄    賂罪,則池燿廷、羅為德及胡曉菁就此部分所為,亦無從以對公務員職務行為行賄罪相繩。

(二)公訴意旨主張胡曉菁行賄吳載威部分:
  1.吳載威核准特別接見後固有與被告胡曉菁一同用餐,但當天在場之人及餐廳老闆娘就實際付費者之陳述均不一致,復無人提及胡曉菁有支付餐費,又乏付費憑證可佐,無從認定胡曉菁有支付餐費且吳載威因之收賄。

  2.依監聽譯文所示對話情形,胡曉菁原本僅邀約蘇清俊於接見完畢後用餐及打麻將,並無找吳載威同行之意,嗣因蘇清俊表示欲牽線介紹胡曉菁與吳載威認識,吳載威後來才因蘇清俊之邀請而參與,難謂胡曉菁於請託蘇清俊之際即得預見吳載威加入其預先安排之用餐及打麻將之行程。

  3.另依監聽譯文亦可知,胡曉菁是於接見完畢後,始經由蘇清俊臨時通知而得悉吳載威隨後將一同用餐,才起意著手準備住宿券贈送,是胡曉菁致贈住宿券並安排飯店房間讓吳載威打麻將,均無從認定為答謝吳載威核准特別接見之行為,自應為有利於吳載威、胡曉菁之認定。

(三)公訴意旨主張吳佩瑜收受貪污財物部分:
  1.關於吳珮瑜收受贈禮時之情形:

 (1)吳珮瑜稱當下不知池燿廷身份及來意,也未經告知送禮原因;蘇清俊則稱不記得有跟吳佩瑜提及池勁緯的事,則以此等陳述已難認定吳佩瑜於收禮時知悉池燿廷贈禮用意在於請託柯書宇,而非單純餽贈。

 (2)池燿廷雖於調詢、偵訊及本院訊問時均稱送禮當時有向吳佩瑜表達請託柯書宇關照池勁緯,但歷次就究係何人向吳佩瑜表示此意所述不一,又為在場之吳佩瑜、蘇清俊所否認,自難僅憑池燿廷之指證,即認吳佩瑜明知所收禮品為柯書宇職務行為對價而仍予收受,而有收受貪污所得財物犯行。

  2.吳佩瑜與蘇清俊前曾共事,據其陳述在卷,可認非無私誼,而吳佩瑜、蘇清俊及池燿廷一致陳稱當天係由蘇清俊交付禮盒予吳佩瑜,是吳佩瑜辯稱其因是從蘇清俊手上接過贈禮,故以為乃蘇清俊所送等語,難謂有悖常情而全無可信。

  3.基上,由卷附證據觀之,吳佩瑜收禮之際是否即可知悉為池燿廷為請託柯書宇關照池勁緯所贈,有合理懷疑,自不足認吳佩瑜有明知為賄賂而收受之犯行。

(四)公訴意旨主張池燿廷行賄柯書宇部分:
  1.按行賄者就客觀上足為公務員違背職務一定作為或不作為之對價賄賂,須單方將其行賄之意思向公務員有所表示,無論係以言語明說,或以動作暗示,或言語、動作兼具而明、暗示(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488號判決意旨參照)。

  2.依柯書宇、吳佩瑜之供述,固可見柯書宇獲吳佩瑜告知而其於103年11月2日收受蘇清俊贈禮,且有人陪同蘇清俊前來。但其等陳述內容未見吳佩瑜有對柯書宇提及該人身份及送禮原因,自無從認柯書宇有因吳佩瑜告知而認知到陪同蘇清俊前來者乃池勁緯父親,且所為贈禮有行賄之意。

  3.柯書宇收禮後與蘇清俊間聯繫內容全無提及前開禮品,佐以柯書宇與蘇清俊乃學長學弟,據柯書宇陳明在卷,是以柯書宇辯稱其等互有贈禮往來,難謂有違常情。則柯書宇稱因與蘇清俊間有互相贈禮,其見到該禮品並無聯想到蘇清俊先前請託池勁緯一事,尚非無稽,從而,當無從以柯書宇前受蘇清俊請託關照池勁緯,又知禮品乃蘇清俊所贈即認定柯書宇即可知該贈禮乃其職務上照顧池勁緯之對價,是亦難以認定池燿廷行賄意思有到達柯書宇,則池燿廷亦無以從對於公務員職務行為行賄罪相繩。

(五)綜上,檢察官所舉證據無從證明前揭被告等就檢察官上開起訴犯罪事實之罪嫌屬實,是均應對吳載威、吳佩瑜、柯書宇為無罪諭知,而被告蘇清俊、胡曉菁、池燿廷及羅為德本應同為無罪諭知,惟因公訴意旨認其等此部分所為與前開有罪部分有接續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乙、被告周秉榮、高寶勝、謝東賢、吳秋田、白凱升、賴柏誠部分:

壹、主文:
周秉榮對於違背職務行為收賄,處有期徒刑6年10月,褫奪公權7年。

高寶勝、謝東賢、賴柏誠、吳秋田、白凱升共同對於公務員違背職務行為行賄,高寶勝、謝東賢、賴柏誠各處有期徒刑1年8月;吳秋田、白凱升各處有期徒刑1年6月。均褫奪公權2年。

周秉榮繳回之犯罪所得27萬8,400元及附表二之物均沒收。

貳、犯罪事實:
    周秉榮為北監主任管理員,高寶勝為滿足服刑所需,與其小弟、員工即謝東賢、白凱升、賴柏誠及友人即吳秋田(下合稱謝東賢等4人),基於行賄之犯意聯絡,先由白凱升、吳秋田請託被告周秉榮關照高寶勝,謝東賢等4人再於102年10月23日起至103年10月11日招待周秉榮及其妻女為醫療美容及致贈各式食品、設宴款待、代付費用8次(共27萬8,400元)而共同行賄,周秉榮明知其等所贈為賄賂而收受,並於102年10月8日起至103年11月9日間頻繁地為高寶勝傳遞訊息、夾帶物品及書信,而為違背職務行為。

參、認定被告等犯罪之理由:
一、謝東賢等4人與高寶勝有上開主從及友好關係,均聽從高寶勝指示行事,且因高寶勝入監,而與周秉榮密切往來,並為請託周秉榮為上開行為,才開始對周秉榮贈禮及招待,周秉榮亦自白明知上情而收受,進而為上開行為,復有相關人等之供證、監聽譯文、市調處蒐證作業報告表、診療紀錄及照片、扣案物等可憑,可認該等餽贈與周秉榮之行為間具有對價關係。

二、周秉榮所受餽贈及招待,乃謝東賢等4人依高寶勝指示所為,或事前事後皆為高寶勝所悉,其中並有以高寶勝公司資金支付,有證人及被告供證、監聽譯文及勘驗筆錄可憑,則謝東賢等4人行賄與高寶勝間具有犯意聯絡,因而高寶勝及謝東賢等4人仍屬一共犯團體,應為共犯團體內其他共犯之行賄行為負共同責任。是周秉榮之收賄犯行及其他被告之行賄犯行,堪以認定。

肆、論罪科刑:
一、論罪部分如主文所示。

二、周秉榮偵查中自白並繳回全部犯罪所得;吳秋田偵審中及白凱升偵查中均有自白犯行,爰各依貪污治罪條例第8條第2項前段、第11條第5項後段規定減輕其刑。

三、量刑之審酌事項:
(一)周秉榮為北監主任管理員,本應依法對受刑人進行戒護、教化,竟利用受刑人有求於己之機會,接受其他被告之不當餽贈,於1年餘之期間內持續為高寶勝違法傳遞訊息並夾帶物品數十次,所為嚴重破壞國家公務員形象、擾亂法律秩序及損害監所教化功能,惟念周秉榮自白犯罪復繳回犯罪所得,檢方建請減刑等一切情狀而量刑。

(二)高寶勝及被告謝東賢等4人均明知周秉榮為北監主任管理員,仍分別交付賄賂、不正利益為對價而要求周秉榮為上開行為,兼衡謝東賢等4人聽由高寶勝指示行賄之分工情節,再酌以吳秋田認罪,被告白凱升曾自白,檢方建請本院依法減刑等一切情況而量刑。

丙、被告張文發、韓國清、楊絮芬、林明駿、蘇大倫及張新露部分:

壹、主文:
張文發對於違背職務行為收賄,共3罪,各處有期徒刑5年8月、5年10月、5年10月,均褫奪公權6年,應執行有期徒刑8年6月,褫奪公權6年。

韓國清、楊絮芬、林明駿、蘇大倫及張新露共同對於公務員違背職務行為行賄,韓國清、楊絮芬各處有期徒刑9月;林明駿、蘇大倫各處有期徒刑10月;張新露處有期徒刑7月。均褫奪公權1年。楊絮芬、張新露各緩刑3年,並應於判決確定後2年內向公庫各支付新臺幣7萬元、5萬元。

張文發繳回之犯罪所得新臺幣9萬2,000元及附表三之物均沒收。

貳、犯罪事實:
    張文發為北監管理員,基於收賄犯意而為下列行為:
一、於103年6月、8月接續為受刑人韓國清夾帶信件寄交楊絮芬,嗣各於同年6月17日、8月19日收受楊絮芬所交付之茶葉、香菸而為韓國清夾帶入監,因而收賄1萬2,000元、1萬5,000元。
二、於103年7月間受託為受刑人林明駿傳遞訊息予蘇大倫,因此收受蘇大倫交付之賄賂1萬元。續於103年10月間為林明駿夾帶信件,並將蘇大倫交付之衣褲、記憶卡夾帶入監,因而收賄2萬元。
三、於103年初、同年10月接續為受刑人蕭國光(已歿,前經本院為不受理判決)夾帶信件寄交張新露,嗣於103年農曆年前某日、10月23日收受張新露交付之茶葉而將之夾帶入監,因而收賄1萬5,000元、2萬元。

參、認定被告等犯罪之理由:
    被告等於偵審均自白,並有證人證述、監聽譯文、帳戶交易清單、市調處行動蒐證作業表暨照片、搜索扣押筆錄及扣案信件可據,可認被告等本件犯行明確。

肆、論罪科刑:
一、論罪部分如主文所示。
二、刑之減輕事由:
    被告等偵審均自白,被告張文發偵查中並繳回全部犯罪所得,爰各依貪污治罪條例第8條第2項前段、同條例第11條第5項後段規定,減輕其刑。又張新露接續行賄金額在5萬元以下且請託夾帶之茶葉非違禁品,情節尚稱輕微,依同條例第12條第2項規定遞減輕其刑。

三、量刑之審酌事項:
(一)張文發身為北監管理員,明知不得為受刑人夾帶物品、傳遞訊息及攜出未經檢查之信件,竟以職務權力利用受刑人有求於己而為上開行為,所為破壞國家公務員形象、擾亂法律秩序及損害監所教化功能,惟念被告張文發於偵審均認罪,復繳回全部犯罪所得,檢方據此建請減刑等一切情狀而量刑並定應執行刑。

(二)韓國清、楊絮芬、林明駿、蘇大倫及張新露均明知張文發為北監管理員,仍分別以交付賄賂之方式,要求張文發夾帶物品及攜出書信,作為其違背職務行為之代價,兼衡其等分工方式、偵審中均認罪,檢方據此建請減刑,其中張新露行賄情節尚稱輕微等一切情況而量刑。

四、宣告附條件緩刑之理由:
    查張新露前曾法院判處罪刑,於執行完畢出監迄今已逾5年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楊絮芬則未曾經法院論罪科刑,且案發時為韓國清女友,後來二人結婚。楊絮芬、張新露於偵審均認罪,堪認皆有悔意,故信其等經此偵、審程序教訓及刑之宣告,當知警惕而無再犯之虞,酌以刑罰之積極目的仍在預防犯罪行為人之再犯,故對於惡性未深者,若因偶然觸法即令其入獄服刑,誠非刑罰之目的。而張新露陳稱擔任大樓管理員,有配偶及子女二名而為經濟支柱;楊絮芬從事直銷業,有正當工作。本院綜合上情,認其等所宣告之刑,以暫不執行為適當,復為促使其得尊重法治,爰依法諭知如主文所示之緩刑及負擔。

丁、合議庭成員:
    刑八庭:審判長法官邱瓊瑩、陪席法官郭嘉、受命法官李陸華。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獄政弊案1】王令麟行賄換爽牢判2年2月 典獄長收賄重判16年
【獄政弊案2】霸氣總裁王令麟行事風格爭議不斷
【獄政弊案3】王令麟不只被判刑 還有3件被求償案審理中
【獄政弊案4】收王令麟牛排、SK-II 監所5貪官下場曝光
【獄政弊案5】王令麟十倍奉還! 吃管理員一片牛排回贈10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