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角頭》張再興為癌逝姊拼碩士 當龍套流氓13年餬口

出版時間:2019/10/11 00:05

33歲的張再興去年在《角頭2:王者再起》中飾演「北館五虎」的宗保,並以此角入圍金馬獎最佳新演員。他出道13年,可能一身刺青加上長相較粗獷野性,有九成角色都找他演流氓黑社會。但他其實學歷不錯,畢業自崑山科技大學媒體藝術研究所,畢業製作自導自演短片《覺悟的腳步》讓他獲金穗獎最佳男演員,說來也算挺有內涵的。他在自家經紀公司接受《蘋果新聞網》專訪,現場有塊黑板,請他寫下1句座右銘,他寫了:「人在江湖飄,哪有不『埃』刀。」才剛誇獎他是研究所生,結果就寫錯字,該是提手旁的「挨」。

他笑說自己不是靠文學素養的,是他的影視實務的專長。乍看他模樣,你可以猜想他以前一定不愛念書。他說14歲時便在全身刺青,而且立志當流氓,開始跟兄弟鬼混,打架鬧事,曾被抓進少年監獄蹲過1年。直到高中時,他的二姊罹癌病逝,臨終前要他別再被人以為只是當流氓的料,要他好好念書。於是他如夢乍醒,拚命考進了中州技術學院的視訊傳播系。他的其中一位老師是《刺蝟男孩》等多部作品的導演安哲毅。這位生命的貴人將他從無光煉獄拉回正規人間。

張再興說,那時候一邊讀大學,一邊仍在江湖上做「收帳人員」,剛好安哲毅想拍攝關於黑社會討債的故事,知道他有管道,於是要求跟著他一塊去「體驗」。在那一連串互動後,老師以尊重的姿態理解了張再興的生活,張再興也探出了拍電影電視的熱情,從鏡頭望出去的世界多麼鮮活,再學習剪接等後製技術,彷彿打開他的天窗。他們倆至今還密切往來,如師亦友。

他讀夜間部,白天會到學校自借器材去練習拍片,拍出興趣還去比賽。一方面跟在安哲毅身邊學習影視技術,同時耳濡目染了正面思維;二方面,他跟以前那些廝混的兄弟們沒話題了,「他們在聊最近幹了什麼案,比誰被判幾年;我總不能聊我在學校拍片的事吧,不能聊我第1次參加中華電信辦的比賽就拿第1名,獎金8萬塊耶。後來,彼此的對話就愈來愈怪」。漸漸地,他從所謂的「歹途」,走進影視這條路。

拍片參賽接連得名,但「起跑點」總是比其他人歪斜,學識扎根也不深,幸虧他好強,逼自己大學畢業後,硬再讀了崑山科技大學媒體藝術研究所,他的解釋是:「讀研究所是要讓別人不要看不起我這種人。」

其實他公開的表演處女作是在大學時,安哲毅老師介紹他去拍人生劇展《指印》,後來莫名其妙一直有人打電話找他演,「他們都說,欸,你好,我是誰誰誰介紹的,想要來請你客串一下。好啊,然後我就去,坐車上台北去看人家怎麼拍啊。可能久了,有些導演覺得我演得還不錯,說我演得蠻好笑的,可能我常用一些台語俚語去講台詞,他們平常不常接觸到,就幫我加戲,還有本來只客串一天的,又叫我隔天再去」。

演戲至今13年,以前多客串或演小角色,所以去年仍能符合資格提名金馬獎「新演員」。其實他早憑大學畢製作品獲得金穗獎最佳男演員,還演過一個短片《給愛麗絲》在2016年獲西班牙馬德里電影節最佳男演員。雖然長得Local,但實力是跟國際接軌的。

他回想自己近50部作品,大概9成都是被找去演流氓、兄弟、黑社會,他坦白說當然也想嘗試別類型角色,但他的另一位啟蒙老師易智言導演跟他說,在其他機會尚未出現前,必須把握現有的機會,雖說大部分都在演流氓,但流氓也可區分成卒仔膽小、英雄性格、情義相挺的、悲傷或搞笑的各種層次;易智言要他就算只有一種類型可演,也要詮釋成「專業戶」。

再說了,大學後,他坦白說自己也得賺錢吃飯,有戲能演是足以珍惜的,哪還有資格挑。他笑說:「如果我講我開始不接流氓喔,哇,倒了,這樣講了我就沒飯吃了啊。」所以他依然堅持,有戲拍就是福,他要演出10種流氓風貌讓你看。(張哲鳴/台北報導)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獨家專訪2】張再興遇學生妹示愛願劈腿搞師生戀 33年唯一被告白
【獨家專訪3】張再興靠超商過期便當撐4年 苦償300萬債

張再興曾經年少輕狂,如今想法穩重。陳賜哿攝
張再興曾經年少輕狂,如今想法穩重。陳賜哿攝

要張再興在黑板寫字,第一次寫錯,後來才擦掉重寫。陳賜哿攝
要張再興在黑板寫字,第一次寫錯,後來才擦掉重寫。陳賜哿攝

張再興(左)和鄭人碩在《角頭2》中有多場精彩對手戲。劇照
張再興(左)和鄭人碩在《角頭2》中有多場精彩對手戲。劇照

張再興滿身刺青。翻攝張再興臉書
張再興滿身刺青。翻攝張再興臉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張再興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