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楊索專欄:香港冇事發生

出版時間:2019/10/11 18:38

楊索/作家

四個月以來,香港天翻地覆,主幹道次幹道、鬧區郊區、山巔水岸,連蕞爾離嶼都攪翻遍了。香港失去了豔光,昔日不可方物,今夕成了黯淡危城。

但是,如果你緊跟反送中運動的脈絡走,去理解每一場對抗的源頭,割喉也要吶喊,城市破碎了,無名大眾將碎塊一一拾起,拼接一個全新香港。

如果,香港命運是歷史共業,如今的香港人衝撞暴政桎梏、用鮮血改寫歷史,不向強權低頭,硬頸挺立的香港人來自校園、市井、四面八方。除非港島如心室肺葉被射得殘破不堪,只要仍存有一滴血,活著的人便要起身反抗。

香港人普遍受英式教育,重視儀式性。黑色是抗爭者的顏色,黑衣黑褲集體上街,周末港島噴湧黑潮。頭蓋骨流出的濃血亦近乎黑色。香港人特別勇武、不怕警棍、水砲、催淚彈、真槍實彈嗎?不在乎被街坊罵垃圾、蟑螂嗎?

他們被速龍暴打時,發出恐懼哀嚎,與常人一樣。香港人並非科幻電影的特殊人類,他們是平凡的無名之輩,只有當他們被子彈穿過、需要協尋家人時,姓名才浮現出來。這場抗爭無大台領導,因抗爭早已是結結實實的鬥爭、全面啟動,從個人肉體、心靈意志發展至跨國串聯。這是人民對抗苛政的戰爭,文明世界公民向極權體制寡頭SAY NO的起義。香港人要堅持到底、贏得意志的勝利。

經過了120天,香港人浴血苦戰。可悲的是,香港社會名利雙收、具話事權的許多人閉緊嘴巴,彷彿香港冇事發生。他們與抗爭者生活在平行時空,那裡的林鄭虔誠望彌撒、死後上天堂。這群人眼中的香港是蘇絲黃的世界,百年撈女、人老珠黃。現實生活中,他們或許撈夠了,備幾國護照,現金全球流動,不動產證券化。香港沉了,他們會浮出地表另一端。

 或許他們並非完全冷血無感,只是想保全自我,不涉入其中。他們才深知政治的厲害。在香港生存,哪一樁無關政治,若非削頭去尾,他們如何能在香港發家?燈火輝煌的夜裡,他們宴會結束,送走一個個賓客,滿城盡帶黃金甲,每一位都疏忽不得,以關係發展關係,那要多少年悉心維護呢。那群後生小子根本不懂什麼叫鬥爭,要跟共產黨玩政治鬥爭,等著被玩殘吧。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反覆呼聲迴旋島嶼。「一群死蟑螂。」他們之一吞下安眠藥,夢中他被踩扁、是濺出腦漿的蟑螂。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楊索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