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3】張再興靠超商過期便當撐4年 苦償300萬債

出版時間:2019/10/11 02:12

張再興研究所畢業後,為了專心投入拍戲工作,自彰化老家獨自搬上台北,但他說:「初期接戲很不穩,有兼差就去賺,有朋友在標工程的、作油漆的、刷地板的,百貨公司要撤櫃的臨時工我也去;我也拍過片嘛,會接一些婚禮攝影,都是餬口飯吃啦。」但每月賺得也不多,有過4年多靠朋友救濟,吃超商將過期的便當度日。

張再興的生命貴人不少,除了學生時期的老師們安哲毅導演、張展攝影師,以及他的經紀人易智言導演等;但絕不僅只於此,他說:「剛上台北時,在這圈子也沒認識誰,又沒錢,住到一個錄影師的朋友家,我住他那,他沒跟我收任何房租;他在全家超商作大夜班,隔夜便當都會拿回來給我吃,我就這樣給他養了4年。後來還有2年換讓攝影師前輩張展養,他現在已經快80歲了吧。這些人情都不知道要怎麼還。」

後來漸漸拍多了些影視作品,或做幕後打工,開始認識比較多人。以《誰先愛上他的》獲金馬獎最佳剪輯的雷震卿也疼他,他說:「雷姊知道我沒有錢,就會叫我去她家吃飯。我說,靠,你家太遠了我沒有摩托車,她就會來捷運站載我;後來她還乾脆把摩托車送我騎。」

他自己租房子住後,每個月賺的大概2萬多塊,但房租加水電就要1萬出頭,「沒錢的時候,我習慣會買1罐奶粉,大罐的那種,肚子餓就泡牛奶來喝,會有飽足感。那一陣子真的覺得很苦,沒有交通工具,比較遠的工作就騎UBike去。」

而且那一大段時間,不只賺得少,其實還一直在還債,不是當混混留的債,是他大學時太迷拍片,借錢買機器、底片之類的開銷累積。當時拍片偶爾得獎、成績不錯,於是更加投入,沒料準最後竟欠了300萬元,債主包括力榮片場、台北影業等,可是後來大家都熟了,人家也不要他還。 但他就「硬骨」,他說:「我的理念就是說,我欠你的我一定會還,只是我還沒那個能力,我慢慢還,所以終於還到去年,嘿嘿嘿,去年還完了。」

張再興臉皮子黑笑起來可以很逗,也可以很江湖,他早熟所以世故,重點是,他懂得用力在思想,腦子裡像有一堆俗化過的入世哲理。這讓他把自己以及身邊的人事物處理得還算妥善。

他說現在沒有背債,覺得比較輕鬆,也比較不用擔心每一筆收入到手,就要計算得扣幾千塊是還債用的,「現在實拿的大筆收入都會直接匯給爸爸、給家人。我自己還是過以前那種簡單生活,吃用都省,不是裝可憐啦,是讓自己警惕,畢竟我們不像線上演員那麼穩定,我們1年如果有接到1、2部就要偷笑了」。

他的父母在彰化務農,他自己開銷低、物質需求少,自嘲年少不良,該玩的都玩過了,現在心比較靜,消遣是看電影,但常跟著公司同仁參加試映會,免錢。

去年憑《角頭2》提名金馬獎後,工作量確實增加了不少,「沒有非常多,但至少1部接1部,影集拍完後大概休息半個月,新的又進來」,從去年底至今已拍了3部影集、1部電影。一直覺得怎麼自己都在演流氓,最近正好起了些變化,在電視電影《3天2夜》演警察,在Netflix《極道千金》中演男同志。

他笑說這是他第一次被找演同志,他自嘲「我這人看起來就髒髒的」,所以訝異,導演約談他,說不是傳統黑幫角色,要有時尚感,不是露刺青那種。但性向特別,喜歡男生。還好,沒有太親密的肢體互動戲,頂多是2男各以一根吸管共吸一小杯飲料,眼鼻貼得超近,「阿娘威!拎北飲料就那麼小杯,就是那麼短又要那麼近地喝,我覺得大家都會想笑啦,還蠻好玩的」。(張哲鳴/台北報導)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獨家專訪】《角頭》張再興為癌逝姊拼碩士 當龍套流氓13年餬口
【獨家專訪2】張再興遇學生妹示愛願劈腿搞師生戀 33年唯一被告白

張再興特別穿大紅色受訪。陳賜哿攝
張再興特別穿大紅色受訪。陳賜哿攝

張再興生活簡單。翻攝張再興臉書
張再興生活簡單。翻攝張再興臉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張再興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