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煒舒:八田與一不是桃園大圳的設計者

出版時間:2019/10/12 21:36

林煒舒/《臺灣桃園農田水利會百年誌》顧問、元智大學教師

桃園大圳是北台灣第一大圳,是日本時代台灣總督府在北中南興建的三大水利工程之一(中部是日月潭水力發電工程,南部是嘉南大圳灌溉工程),同時也是桃園台地上最重要的地景。

自從1930年嘉南大圳完工之後,台灣的水利工程界開始籠罩在八田與一巨大的身影之下,隨著時間推移,八田與一的影響更加巨大,因此除了嘉南大圳以外,也開始出現了各種傳說和神話。

其中在1989年在日本出版的古川勝三《愛台灣的日本人:八田與一》,並獲得日本土木學會著作獎、直木賞的殊榮,自此以後有關八田與一設計了北台灣第一大圳「桃園大圳」的說法,不斷向外擴散,台灣與日本的文學界、新聞界、學術論文,凡是提到桃園大圳,都必須加上「八田與一設計」,並引用這部以小說體裁所寫的書。

不過比較諷刺的是,日本時代中葉台灣水利工程的重要見證人,台灣總督府技師長堀見末子生前所留下的口述歷史,卻無人聞問。

或許是他的女兒堀見愛子為了反駁古川書裡的眾多謬誤觀點,在《愛台灣的日本人》出版後的1990年,將堀見末子生前留下的口述歷史《堀見末子土木技師—台灣土木的功勞者》,以「非賣品」的方式出版。但是由於發行冊數少,又無人聞問,愛子為父親往生近30年後奔走出版的這部書,或許是不想讓父親為台灣付出的半生心血不為人所知,她默默的寄了一部到國立台灣圖書館,希望能有台灣的水利工程研究者知悉。

《堀見末子土木技師》在台灣分館六6樓書架上又冷清清的躺了近30年,去年我們為了編纂《臺灣桃園農田水利會百年誌》,筆者自台灣圖書館將此部雖過了30年仍完好如初的重要文獻捧下時,為能解開這段台灣史上知名的公案時,心情相當激動。

桃園大圳從測量、調查、設計與建設的種種歷程,八田與一並沒有參與,真正為這條台灣史上以「艱險困難」著稱的桃園大圳奮鬥,是「日籍韓裔」的張令紀技師。

事實上在桃園大圳進行測量到完工的階段裡,八田與一都在台南水道工作,從基層工程師當到設計係主任,直到1919年才調去規劃設計嘉南大圳。台南水道和桃園大圳是在同一時間,不同空間裡進行規劃與設計;而且兩種工程的屬性完全不同,一個是農田的灌溉排水,一個是城市的自來水與污水涵管,兩個都是龐大無比的工程,一個「人」不可能同時做這兩件工程。

2019年10月出版的《臺灣桃園農田水利會百年誌》,已經運用完整的史料根據,把這段台灣史上知名的公案釐清,還原台灣水利史的真實面貌。

八塊厝中壢附近埤圳灌溉區域測量圖(桃園街區域);論者認為從原圖可以證明設計者不是八田與一。林煒舒提供
八塊厝中壢附近埤圳灌溉區域測量圖(桃園街區域);論者認為從原圖可以證明設計者不是八田與一。林煒舒提供

今年10月出版的《臺灣桃園農田水利會百年誌》。林煒舒提供
今年10月出版的《臺灣桃園農田水利會百年誌》。林煒舒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