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法律學社:為何香港檢察官不主動偵辦港警執法過程有無犯罪?

出版時間:2019/10/14 10:29

【偵查主體 港台有別】為何香港檢察官不主動偵辦港警執法過程有無犯罪?
 
作者:新時代法律學社
 
※ 最近香港時局,很多人納悶:
Q1:為何香港檢察官不『主動偵查』港警執法過程是否涉嫌或有無構成刑事犯罪(殺人、傷害乃至於性犯罪)?
Q2:類此,針對香港及國際媒體指稱歷歷的死因可疑浮屍,為何香港檢察官沒有介入相驗以昭公信?遑論進一步的犯罪偵查?
 
簡單說,港台司法制度不同,檢察官制度更有天壤之別。小編幫大家整理一下:
 
※ 台灣檢察官:偵查主體!
──現行法
台灣檢察制度間接繼受自歐陸法制,尤其是德國檢察制度,任務包含『偵查』、起訴、公訴及執行,檢察官是偵查程序之主導者,且具司法官之性質,受法定原則、國家追訴原則、客觀性及(政治)中立性義務之拘束;司法警察(官)僅是偵查輔助機關。故我國刑事訴訟法第228條明文規定:
「(第1項)檢察官因告訴、告發、自首或其他情事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偵查。」
法制史上,歐陸設置這種角色的檢察官,自始有「拒絕成為政府傳聲筒」、「防止警察國復活」的用意。
 
──Q&A:
據此,
Q1若在台灣,轄區檢察官「應」即發動偵查,且受法定性、客觀性、中立性義務之拘束;
Q2台灣沒有任何一具可疑屍體容許這樣火化!
我國檢察官對於非病死或可疑為非病死者,必須進行「司法相驗」,應確認有無犯罪嫌疑,並進行相關調查。制度上不容許是警察或任何人自行處理可疑的屍體或任意火化。請參閱本社前一篇【淺談相驗 】貼文。
 
──立法論:我國檢察官應退出偵查程序嗎?
不過,以法定性、客觀性、中立性義務作為指導原則,以檢察官作為偵查主體的現行制度,也曾受到質疑,如部分人士及司改國是會議委員主張檢察官應改為「行政官」、應退出「偵查程序」,改由行政權的警方承擔刑事偵查工作──而後者正是香港的情形及系爭問題。
 
※ 香港檢察官:無關偵查!
 
香港司法制度是個大混合體,但基本架構承襲自殖民時期的英國,後來又加上基本法的框架。
簡單說,隸屬於律政司的香港檢察官,並不執行案件的『偵查』工作,這些工作由執法部門如警務處或者廉政公署等負責(相當於台灣的警政署、廉政署加上調查局),但執法部門於偵查工作其間遇上法律疑難時必須尋求律政司的意見及指示。
在警員可能涉及刑事犯罪時,這個制度架構有先天上的難題,先前港警主要涉及的都是貪污類的案件,由廉政公署調查警員涉貪案件。但大規模或系統性的非貪污之警員執法施暴案件,就是完全另一回事了。基本上警員施暴與否仍是港警內部處理(先申訴),這也是為何香港民眾一直要求政府設立「獨立行政調查委員會」,而非要求「港檢應介入偵查警員犯罪」的背景因素。
 
PS.香港律政司在2008年出版《香港的法律制度》,是關於香港法制介紹最常被引用的出版品。

編按:本文出於作者臉書,經作者授權刊登,請勿直接轉載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