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保障零工經濟下的勞動權益

出版時間:2019/10/14 15:05

劉純妤/資訊工業策進會科技法律研究所法律研究員

不論國內外,以零工經濟(gig economy)──或稱之為平台經濟(platform)──為名的市場化應用已實踐在社會生活各層面,結合數位科技所創造的商業模式及其推展的服務,於物聯網與攜帶式智慧型終端普及的背景下為社會大眾所廣泛使用。
 
觀察我國的情形,目前最廣為一般大眾所認知的零工經濟型態,應屬Uber與Foodpanda等平台的經營。此一商業型態的興起,雖多被包裹在創新商業模式結合科技應用的論述下,其經營與生存,目前仍無可避免地需仰賴大量勞力、即參與平台勞務提供之工作者的投入。因
 
此,於滿足市場的創新及維運需求之同時,從制度面建構一合理的工作環境與勞務提供者的權益保障作法,創造能夠鼓勵工作者長久且持續投入此一產業的條件,應有其必要。
 
然而,近年來多有論者主張,此種非典型勞務提供型態,似已成為動權益法規保護網下的缺口。架設並維運網路平台服務藉以獲利的業者,認為其經營型態為「資訊媒合服務業」,扮演媒合消費者與實際勞務提供者的角色,並以承攬契約的形式與勞務提供者建立法律上關係,同時主張其創造了勞務提供者彈性投入平台工作、自由支配工作時間並賺取兼職收入的可能性,活化閒置勞力與資源所能發揮的最大效益。但
 
相對地,這些業者亦藉此擺脫傳統勞動法規的箝制,以勞務提供者與業者間係承攬契約關係為由,拒絕比照正職員工賦予勞務提供者相應的權利和保障,同時勞務提供者需自行負擔。若從實際之勞動型態觀察,可發現零工經濟概念下發展出的多數平台商業模式之勞務提供,除去少數要求高度專業技術或服務的接案工作,在引入數位資訊共享的科技應用之外觀下,本質上多仍與傳統勞動關係下的僱傭頗為近似。
 
平台業者使用App與演算法,分配勞力取向而低技術性要求的勞務予工作者,並藉由指定最佳運送路線等加以指揮勞務提供者者的工作方式;相對地,勞務提供者因其工作內容在勞動市場中取代性高,形式上雖有自由接案的空間,實際上平台業者卻可透過如獎勵措施的單方設計,令勞務提供者需增加工時方得獲取和過去同等的報酬,並無在契約內協商或為意見表達的空間。
 
對此,各國政策似也普遍注意到該種認定方式對於非典型勞務提供者之勞動權益保障所造成的不利益,陸續推動相關立法或政策方針,以圖遏止平台業者透過此種包裝於科技應用之下的兼職模式,謀求降低或外包經營之人事成本,規避勞動法令之管制。
 
美國加州於今年9月通過AB-5法案(Assembly Bill No. 5),依其主要規範,以目前形式參與平台勞務提供的工作者,將被視為僱傭契約關係下之員工,平台業者應對其提供等同員工之相關權益及保障,而欲被認定為非成立僱傭關係之獨立承包商,則必須滿足不受公司控制指示、從事與公司主要獲利模式無關之業務、以及有實質接案自由等要件,即為一顯著的事例。
 
因之,在目前呈現的法政策趨勢下,我國如欲打造一兼顧產業創新需求與工作者勞動權益保障之友善環境,或有研擬調適現行的勞動法規或措施之必要性,透過例如賦予相關工作者近似僱傭關係下勞工之地位的方式,改善非典型勞務提供者的工作權益,以期零工經濟下之新興商業模式得健全發展。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