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文衡:美中博弈的新賽局

出版時間:2019/10/14 21:00

趙文衡/台灣經濟研究院副研究員

川普在會見中國副總理劉鶴時宣布,美中雙方達成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內容包括智慧財產權、金融服務業准入、匯率與購買美國農產品400億至500億美元的農產品。雖然正式文本尚需幾周的時間才能完成,但已為陷入低迷的美中貿易談判注入一股強心針。

以時間點來看,此次的轉折是發生在8月24日美國總統川普宣布對2500億美元中國輸美貨品加徵關稅,從25%調高到30%;並對3000億美元清單中部分貨品加徵稅率,從10%調高到15%。這些措施一出,中國態度隨即軟化,開始積極尋求重啟談判。依照筆者判斷,中國態度轉變主要原因有二:第一、川普進一步調高關稅已使中國經濟的承受度達到臨界點。第二、川普的行為非中國所預期,中國因而迅速改變策略。中國原本預期川普會因為農產品採購及國內消費者反彈而讓步。

事實上,中美兩國一直重複的陷入多回合的「弱雞賽局」中。此種賽局是雙方均運用極致的威脅手段,先迫使對方讓步者獲勝。但是,在多回合賽局中,前一回合的結果會改變這一回合的成本利得結構的內容。雖然逼使對方讓步仍是最大利益,但有可能這一回合所付出的成本要比前一回合高。經過多回合博弈後,最後雙方可能會跳出「弱雞賽局」,而進入另一個較易達成合作的新賽局。目前中美貿易戰的發展似乎已露出這樣的一線曙光。

要跳出「弱雞賽局」的條件是,一方逼使對方讓步所付出的成本,需高於對方讓步後所獲得利益。隨著貿易戰的進展,雙方所付出的成本均越來越高,可獲得的「淨利得」相對越變越小。尤其是對川普而言,必須賭上選舉結果,賭注不成比例的過高。因此,在選前,中美雙方有機會玩一次不同於「弱雞賽局」的新賽局。兩國應把握此一機會之窗,否則選後若川普當選,將又會回到原來的局面。

也許中國也體會到這點,故而積極尋求與美談判。從美方的反應,也可以看出一個新賽局逐漸成形。例如,雙方在智慧財產權上達成協議即出乎一般預料。先前,中國極力反對美國干涉中國的法律,如此將有損中國的主權,此一顧慮據說是5月談判破局的主要原因,中國極不可能在此讓步。若真如川普所言雙方在智慧財產權達成協議,表示美國讓步的可能性較大。

但是兩國是否已經在玩新的賽局,還是仍陷在「弱雞賽局」中,還須進一步觀察。即使進入新的賽局也可能僅此一局,例如只達成第一階段的有限協議,而沒有後續協議。其中有幾關觀察重點:

首先,筆者以為,中國太早一次出清手中的籌碼。在川普與劉鶴的會面中,川普不下10次的提到中國向美國購買400億至500億美元的農產品是多麼了不起的成就,美國農民已經開始擔心沒有足夠的產能可以應付這麼龐大的訂單,必須購買更多的土地與曳引機才有可能。基於選舉考量,川普目前最在乎的就是中國購買美國農產品。中國一次就把所有的好處給了川普,以後要用甚麼促使川普讓步?

其次,中國在貿易戰的目標非常清楚,就是要去除美國的懲罰性關稅。但在美國方面,最佳的結果是依照美國的意思簽訂協議,且仍維持一定程度的關稅。但即使沒有達成協議,卻可課徵較高的關稅,對美國而言也是不錯的選擇,尤其又搭配中國大量購買美國的農產品。所以,筆者認為,在簽訂第一階段協議後,美國的談判地位將再度站上風,要不要達成協議就看川普的臉色。

最後,經過多回合博弈後,雙方也都了解對方的底線。但是,雙方仍在兩個問題一再發生誤判的情形。一為對於本身措施造成對方損害程度傾向過度高估,而對於本身與對方措施對本身造成損害程度則傾向過度低估。這兩個誤判都會導致對賽局中的成本利得結構的估算錯誤,而較易導向各國停留在「弱雞賽局」中。

由上面的分析可知,雙方有可能創造一個新的賽局,但也有可能僅是曇花一現。對於不在賽局中的我國,主要看的是關稅是否會移除。目前的狀況是,即使達成第一階段協議,雙方也不會移除已經實施的關稅。因此新的情勢暫時不會改變我國廠商所面對的情境。然而,是否會影響12月中對筆電與手機增稅,則是後續觀察重點。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