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威專欄:我們這時代的小丑型魅力領袖

出版時間:2019/10/14 21:04

王浩威/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兼執行長

台北市政府最近計劃將關渡自然保留區全數解編,聲稱要尋求農委會的協助,適用法律從1986年的《文化資產保存法改為《濕地保育法》。究竟這是明修棧道暗渡陳倉,還是真的唯一的解決紅樹林陸地化對防洪的影響,其實是十分值得討論的。只是,這一件事似乎沒有引起太大的注意,台北市府團隊可以說肆無忌憚的就要付諸實行了。

在這裡不是想討論關渡自然保留區的問題,而是更想思考台北市政府團隊集體的心智結構究竟是怎麼了。

在過去的印象裡,台灣的文官體制往往顯得保守,甚至是固守著法規過度謹慎而不敢有所作為,以至於有些與時代脫節的感覺。然而,在大部分的文官體制也許還是如此,但現在有些地方的文官所進行的決策反而變得開始肆無忌憚,完全和過去的印象相當的不同。

關渡自然保留區當然不是台北市政府拂逆眾人的唯一大動作,柯文哲於2014年底選舉時信誓旦旦要追查的五大弊案,雖然在上任後籌組廉政透明委員會,但是大巨蛋、三創園區、美河市、松山文創與雙子星等五大案到目前完全看不到任何的行動,甚至恐怕逐步有追隨前朝(也就是選舉前柯文哲所痛罵的馬英九和郝龍斌)一一加以合法化。

台北市政府不是唯一徹底改變的地方政府;其他的縣市,我們都可以找到許多相似的例子。例如花蓮縣,理想大地開發案等等,都是有相同肆無忌憚的風格。

這樣的風格,其實是跟經過選舉而產生的縣市首長有關係的。而且,不只是柯文哲和傅,甚至剛剛當選高雄市長的韓國瑜,也充滿這樣的風格。

這幾位縣市長的共同性,在政治學上所謂的卡里斯瑪型權威(Charismatic authority,另外的一種翻譯是魅力型統治,我自己並不喜歡。這樣則太單一的正向,失去了原來充滿爭議性的意涵)。這原本是德國知名社會學家馬克斯韋伯在《經濟與社會》一書中提出的「三種統治分類」中其中一種。 

韋伯將魅力型權威定義為「對某一個人神聖、英雄或出類拔萃之非凡特質,及其彰顯出的行為模式之遵從」,這是來自領袖「超凡的個人特質、神奇的洞見或成就,並吸引跟隨者盡忠和服從」的特性,因此在民眾心中甚至認為是近乎神授的,追隨者也因此對他忠誠。同樣的,這樣的魅力可以來自於個人先天就掌握的,也可以來自於後天的塑造。

中國的習近平或俄羅斯的普丁,他們的魅力都是傳統的塑造,和二次大戰的希特勒是相接近的。反過來說,美國的川普這是另外一種魅力領袖,完全不符合韋伯原來的定義:神聖、英雄或出類拔萃之非凡特質。然而,儘管如此,他們還是有一定的共同性,比方說「有用」或「有效率」,特別是為了達到有效率而藉由打破習慣來創造出吸引人的高潮。

而川普所代表的新型魅力領袖,則是不同於傳統的型態。

韋伯所描述的魅力型領袖,也就是傳統型態,往往都有著神聖的光彩。用榮格心理學來說,呈現出來的是智慧老人或父親原型的人格面具。但是川普這一類型的魅力領袖,完全不符合這樣的原則,甚至是不斷地引起討厭或好笑的感受,在榮格心理學來說則是搗蛋鬼原型的人格面具。搗蛋鬼可以是不守規矩的傢伙,也可以像是小丑,而小丑則是永遠可以因為逾越原來的規定,而造成觀眾的驚訝和緊接而來的歡迎。

柯文哲的口誤不會對他有太多的減分,反而只是讓追隨他的人繼續相信他還是沒有改變的;韓國瑜一而再地否認自己的各種犯錯不會讓他的粉絲覺得他是說謊,而是更相信他是為了做大事而不拘小節。至於傅崐萁則還是以傳統的方式,希望營造自己是花蓮縣大家長的守護神,一種傳統的神聖形象。

在這一個時代,新的卡里斯瑪型權威是搗蛋鬼的模樣。他們透過被討厭而引起注意,同時也透過效率的強調而產生矛盾的魅力。雖然在我們這個時代,民眾開始變得犬儒,對一切都抱持著不再相信的態度;但是,無論我們的態度變得如何的犬儒,內心的最最深處終究還是期待有一些真實的改變。立即可以看到的方便麵式的效率也好,曇花一現的景觀也好,沒多久人們都會厭倦的。

這些新型的魅力領袖用完全不同的方法,搗蛋鬼一樣不可預測的小鬼或小丑方式,讓這些原本是乖乖牌孩子長大的傳統文官產生的一種不可知的恐懼,只好任憑擺布而做出過去他們所不敢做的一切。

好像效率進步了,文官變得有魄力了,但文官制度更深層的精神也破壞了。而這樣的代價,從中國接管香港以後文官制度改變的過程,就可以明顯的看出來。

在無力的時代,人們渴望看到效率;只是這樣的效率,往往帶來更大的無力感。這是我們需要的嗎?而我們又應該追求什麼呢?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王浩威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