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國威專欄:台灣人也該爭取真普選

出版時間:2019/10/14 21:02

泛科知識共同創辦人暨知識長

不管是廠商或藝人被迫表態愛祖國支持一個中國,還是NBA、各大奢侈品廠牌被迫磕頭、好萊塢影視內容需要被中國審查……都是因為「拿人手短、吃人嘴軟」這個大家都知道的道理。

感覺不對,吞不下去,該怎麼辦呢?其實也很單純:別只從少數人身上拿、別只跟少數人討吃的,讓自己的能量來源多元化,就能避免手短或嘴軟的問題發生。

講是講得很簡單,如果有吃有喝能發財,人們通常就沒有太大的動力去自我顛覆、甚至是去顛覆整個系統。除非有個契機,例如發生沒人想到會發生的黑天鵝事件,改變能量來源跟流動方向。

這也就是為什麼在香港這波抗爭運動提出的五大訴求裡,其中的「落實雙普選」最是關鍵。該訴求串聯起香港人從1980年代就開始爭取的民主自治,能夠改變行政機關與議會對中國的依賴與受控,是某個平行世界裡,一個正走向民主的中國所需要的。遺憾的是,我們並不存在那個宇宙中。

然而台灣人也不用驕傲,因為我們也沒有「真普選」。「咦?台灣不是早就一人一票了嗎?」有些朋友可能會問。

且讓我引用哈佛法學院教授、同時也是知名學術與政治行動家勞倫斯雷席格(Lawrence Lessig)在2015年的TEDx演講來回答。很巧的是,Lessig教授在演講裡,用了2014年的香港雨傘運動作為案例來開頭,而他的大意是:

1、眾所皆知,香港沒有真普選,而是由僅佔0.02%香港人口、約1000多人的選委會先提出提名名單,然後香港人才從這名單中選出特首,而這0.02%的選委會名單被中國控制,大部分香港市民無權無票決定誰出任選委。

2、眾所不知,美國,也沒有真普選,而是有隱藏的初選。因為只有能募到大筆政治獻金的人才能成為真正有意義的候選人,而差不多也是佔美國人口0.02%的美國有錢人決定了候選人名單,然後才交給公民投票選出最後的當選人。台灣的狀況恐怕也差不多。

3、而長期的研究顯示,政治菁英、利益團體,決定了幾乎所有政策的走向,一般民眾對政策的影響幾乎等於零。為什麼呢?因為現在的「民主制度」裡,能勝出的候選人的能量來源其實不是公民,而是大企業、有錢人。

4、這就創造出一種「選擇的錯覺」。系統不需要直接指定誰坐什麼位置,這樣太張揚、太刺眼了,系統只要確定人民只能從某個早已被決定的名單裡挑出領導者就好了。我們以為我們是坐在駕駛座上的駕駛,但其實方向盤根本跟車子不相連。

5、系統創造了這樣的能量來源跟流動方式,正是一切腐敗的根源。當選人要不是本來就很有錢,要不就是拿了政黨、財團或不知道哪裡來的一大堆錢,才有參加選舉的門票,選後當然得要知恩圖報、進入「拿人手短、吃人嘴軟」的惡性循環。

6、雷席格教授認為(我也認為)這是我們所有問題裡的「首要問題」。如果不優先解決,那麼我們的民主就只是布袋戲,政治人物會繼續被我們假裝看不見但其實很明顯的手操縱。

最近有些朋友認為房地產問題是台灣病灶,「地主民代」掌控著政治,所以要透過囤房稅立法來打擊地主民代。但是少了地主民代,也會繼續產生其他只代表少數超級既得利益者的民代,例如只代表金融業的、只代表藥廠的、只代表媒體大亨、只代表黑道的、只代表中國的……房地產致富者只是這個系統裡其中一類,而我們要解決的是扭曲的系統本身。

這也是為什麼我很欣賞美國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楊安澤(Andrew Yang)提出的「民主美元」(Democracy Dollars)政見。簡單來說,他提出在未來的選舉期間,每個公民都可獲得100美元,類似消費券的概念,可以自己選擇要捐給哪一個候選人,但不能自己用掉。這樣就可以讓許多受到民眾支持的候選人獲得足夠的經費,去跟仰賴大企業大財團大政黨資助的候選人拼搏,逐步朝公費選舉的目標前進。

大多數人不喜歡「拿人手短、吃人嘴軟」的感覺,但我們自己引以為傲的民主政治、我們以為我們選出來的民代跟執政者,也往往是「拿人手短、吃人嘴軟」,我們卻一直裝作沒看見。

我支持香港人獲得真普選,而我認為我們台灣人也該爭取真普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鄭國威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