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德國】黃哲翰:德國如何將右翼民粹擋在執政門外

出版時間:2019/10/15 21:23

德國特派員:黃哲翰/德國海德堡大學哲學院博士生

德國在10月3日剛慶祝過國家統一日:柏林圍牆倒塌、兩德統一即將邁入第30個年頭。或許人們會想,經歷了將近30年在政治與經濟上的統一,時間應該足以消弭德西與德東之間的重大差異,使兩者融為一體,然而如今看來事實卻並非如此。相反地,德國的東西部差異近年才正從過去檯面下的日常齟齬,白熱化成為一系列重大的政治與社會議題。

與此相關的關鍵指標事件,是2015年9月,總理梅克爾面對勢所難擋的難民潮,決定人道地保持邊界開放,幾乎無條件地全盤接收湧入的難民。隨之而來的政治紛擾,讓極右民粹勢力在德東地區找到絕佳的施力點,煽動仇外情緒與當地民眾對現行民主體制的不滿,終而取得重大政治成果。右翼民粹政黨德國替代選擇黨(AfD)在德東地區幾乎成為第一大黨,自此開始不斷挑戰德國政治禁忌的紅線、並挑動社會的緊張與對立。

此一政治態度上的緊張對立,強化了人們對德西與德東之間彼此漸行漸遠的印象:一邊是集國家資源於一身、經濟繁榮、政治正確、反納粹愛環保的西部;而另一邊則是年輕人不得不「西漂」、又老又窮、仇外並擁抱民族主義、且與種族主義等意識形態剪不斷理還亂的東部。

上述的刻板印象有其歷史背景:1990年兩德統一之初,許多德西官僚專家進入百業凋敝的德東,指揮其經濟重建,「德西人高傲、德東人懶惰」的社會成見於焉成形。同一時間湧現了大批德東人西移謀生的浪潮,至今許多德東人仍對當時的景象記憶猶新:左鄰右舍們競相出走,看著社區裡一家一家暗去的燈火,竟讓尚未能出走的人們備感壓力,深怕落後於人。

德東社會經歷了統一開放後的各種鉅變:經濟私有化讓大家不能再吃國營鐵飯碗,西移的浪潮拆散了原本緊密的家族關係與社會情誼,重西輕東的國家發展讓德東人漸漸失去在地生活的連繫感與安全感。政治正確而進步開放的主流媒體是德西人的主場,往往帶著西部的觀點睥睨東部。生活在德西的德東移民,則常因擔心刻板印象與歧視,在工作和生活上隱瞞自己出身東部的身分。

德國坊間流傳著無數關於東西差異的笑話,其中一則很能表現德東與德西之間關係的尷尬:兩德統一,一群德東人高興地向一群德西人說:「我們同一國!」結果後者也笑著回答:「我們也是!」

當德東在近年來成為右翼民粹勢力鎖定的大本營後,更是加深了東西兩者對彼此的成見。在某些德西主流的視野下,德東根本是新納粹的溫床、簡直不可理喻。而儘管大多數德東人都恥於與右翼民粹為伍,然而在社會主流的成見與大眾的無法諒解之下,卻往往百口莫辯──而這樣百口莫辯、最後寧願悶不吭聲的情況,卻又往往導致右翼民粹趁機搶走麥克風來為其代言。如此形成惡性循環,讓東西部之間的裂痕越來越深。

日前,《時代週報》發表其委託研究機構進行的調查,結果揭示了統一近30年後,德東社會相當複雜矛盾的樣貌。一方面,儘管東西部發展不平衡,但兩德統一之後,德東客觀而言確實有許多進步,最明顯例如生活中各種物質滿足、基礎建設以及教育品質,更不用說從威權解放出來後的各種自由與權利。然而另一方面,卻有越來越多德東人覺得:比起前東德的威權時代,生活在民主自由的聯邦德國反而更沒有表達言論的自由,且威權政府或民主政府,都是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兩者一樣爛」。這是由於大多數德東人都認為,自己的意見在聯邦德國不被關注、也無從參與德西人主導的政治與經濟。

對於不受重視的不平,反過來影響了對現實的詮釋,甚至讓一部分人開始美化過去、緬懷起「穩定和諧」的前東德威權時代。換個譬喻來說:許多德東人的「體感溫度」恰好與物質上的「實際溫度」恰好相反。而這種情況,可以說是德東人的聲音長期被忽視、在政治與社會上被邊緣化的結果。

歷經這幾年來來自右翼民粹勢力的震盪,德國社會也慢慢開始從教訓中學習。數月前德東兩個邦議會的選戰中,德東人的聲音明顯浮上媒體檯面,建制諸黨也競相著重溝通、力求傾聽選民,最終勉強止血,將右翼民粹阻於執政門外。這無疑是一步雖然不大、卻有相當意義的進展。兩德統一後的第29年,德東與德西才正開始嘗試放下成見、直視對方,好好認識彼此。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