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評論】戴耀廷:香港,哪裡走來,走向哪裡?

出版時間:2019/10/16 17:13

編按:
作者為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於2013年與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健民和牧師朱耀明共同發表「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信念書,爭取2017年香港「特首普選」,他們被稱為「佔中三子」。其倡議融入2014年爆發的雨傘革命中,作者本身也因此獲罪入獄,目前保釋等待上訴中。
 



戴耀廷/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香港「佔中三子」之一

「反送中運動」在香港仍如火如荼地進行,還未有止息跡象。當這場香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及影響至深的社會運動在今年6月爆發時,沒人能預見它經過4個月,仍方興未艾地在香港遍地開花。不過,這也非無跡可尋。幾種政治矛盾把香港帶引到現在所處的這點,而這些矛盾亦會引領香港走向一個未知之處。 

香港本是英國殖民地,英國人留下的,不只是一個成熟的國際金融中心,亦把一個先進的法治制度移植至香港。更重要是隨著上世紀70年代的經濟急速發展,很多港人的經濟條件獲得大幅改善,讓英國人在香港建立起的制度,在香港社會孕育出追求自由、法治、人權及民主的政治文化,尤其是在本土成長及高教育水平的世代中。

不過,中國傳統那套只講實利、務實及認命的文化價值,在年長一代及既得利益者中仍是根深柢固。香港社會的文化矛盾做成了內部張力,到臨界點時,潛藏的衝突一下子就爆發出來。 

香港位處中國大陸南端,即使在殖民地時代也難逃避中國大陸的政治動盪。當中國大陸有任何重大政治變動,香港必受影響。中、港之間的矛盾主導了香港過去幾十年的發展,相信亦會是左右香港未來走向的關鍵因素。 

香港的第一波民主運動就是由1989年發生在北京的「六四事件」 觸發。香港人沒權主宰自己的前途,英國政府與中共政權決定香港得回歸中國的統治。香港雖在「一國兩制」下享有高度自治,但怎樣才能具體落實民主自治仍有待驗證。香港的第一代民主人士就是爭取在香港建立民主普選的制度,以抗衡中共的專制統治。

香港人潛藏內心對中共的恐懼,在2003 年觸發了50萬人上街,成功反對特區政權立法禁止叛國、分裂國家、顛覆和煽動的罪行。另一代香港人投入了民主運動,望能按香港憲制法律的規定引入民主普選。不幸地,中共運用香港憲制賦予的權力,把實行普選的日子一再推後。

當習近平在2012年出任中共政權的最高領導,逐步實行他個人的專權統治,中共對香港實行民主態度的強硬態度終浮面,最後以一種可讓中共政權篩選候選人的選舉制度來替代真正的民主普選。

這決定導致第三代的香港人在2014年參與了一場為期79天的公民抗命運動,以長期佔領街道去反對中共政權背棄憲制的承諾。這場名為「雨傘革命」的社會運動雖以失敗告終,但香港人渴求民主自治的決心卻在不知不覺間被磨鍊得更堅定。雖然在「反送中運動」爆發前的幾年,中共專制統治不斷打壓香港內部的反對力量及制衡力量,令香港人普遍陷入強烈的無力感中,但被壓抑的抗爭意識,原來只是等候另一爆發點。 

但香港的問題比其他爭取民主的地方更複雜,因香港一直以來,雖非主權國家,但在國際社會享有獨特地位。英國政府與中共政權有關香港前途的協議,是在聯合國登記的有效國際協議。香港是得到世界各國認可的獨立關稅地區,與中國大陸有別;香港亦是不少國際組織的成員,也可與世界各國直接簽訂非政治性的雙邊及多邊協議。 因此,香港的情況能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

隨著中國大陸經濟發展,中共政權在國際社會急速崛起,其專制統治亦隨著它走向世界的步伐向外擴展。西方國家本希望中國大陸能如很多地方一樣,在經濟條件改善後,人民會孕育出追求民主的意識,而專制政權為了回應民意,也得逐步開放政制。

但這現象至少到現在為止還未在中國大陸出現,反見到中共運用其銳實力,利用西方社會容許的自由空間,以手上的大量經濟資源及中國大陸的龐大市場,誘使西方國家一些政客、公民社會組織、媒體及企業為中共政權背書。但西方國家終察覺得到中共的謀略,及時作出反制措施。

「反送中運動」正是在這背景下爆發。更值中、美兩個世界大經濟體之間爆發貿易衝突,讓香港問題成為美國與中共討價還價的籌碼。

國際關係當然是以國家利益為主導,但因西方民主國家的政客必須考慮選民的取向,而西方社會的公民亦有相當數量所追求的不只是經濟利益,而是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故西方國家的政府也得加強向中共施壓,要求它尊重香港人的人權及民主自由的合理訴求。

美國國會現正審議的「香港人權及民主法」,就是要向負責香港管治的香港及中共官員施壓,防止他們做出損害香港人的人權及民主發展的決定及行為。一旦法案通過,或會對這些官員產生心理上的壓力,令他們不敢在配合中共的專制統治時做得太過分。如其他西方國家能通過相近的法律,產生的政治壓力會更大。香港因緣際會,成為自由世界與專制世界碰撞的最前線,令香港的問題更形複雜。 

「反送中運動」本是為了反對特區政權制定一條損害香港人基本權利的惡法,但由此引發出的一項重要訴求,就是要中共政權落實民主普選的承諾,故是承接著過去三波香港民主運動的第四波。

因香港內部政治文化、中國大陸與香港之間、中國與西方國家的幾重政治矛盾相互碰撞之下,香港民間的反抗運動可能已出現質變,產生了鮮明及強烈的香港人的本土意識。不少人或已不能滿足於「一國兩制」的民主自治,更進而要求民主自決香港的前途。沒有人能知道「反送中運動」會怎樣發展下去,但肯定香港社會已變得不再一樣,難以回到運動爆發前的狀況。 

只要一日中國大陸仍是由中共統治,香港人無論是民主自治或民主自決的訴求,都不會被接受。香港正處於一個歷史的十字路口,一旦中國大陸內部的政治權力平衡出現重大政治變動,香港人的民主訴求會以甚麼形式彰顯,國際社會會如何回應,在這刻都是難以預料得到。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