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石芳瑜專欄:戀愛小說才是王道

出版時間:2019/10/17 19:06

石芳瑜/作家

聽暢銷書之神見城徹說出:「戀愛小說才是讀書的王道。」這句話時,我心中真是說不出的舒暢啊。「因為戀愛小說中包含人類所有的情感。無論是思念他人的情感,還是在戀愛過程中不得不去正視的自私情感都是。就這點來說,若想從閱讀中體會文學最純粹的形式,我會建議選擇以戀愛為主題的作品。」

確實是這樣!戀愛小說在我心中一直有最崇高的位置。我最欽佩的馬奎斯,除了《百年孤寂》,另一本《愛在瘟疫蔓延時》才是我的最愛。書中關於男女間各式各樣的愛情令人眼花撩亂、充滿讚嘆。每一個人都可以在書中找到自己的愛情體悟。而《百年孤寂》雖是一部南美熱帶雨林的百年家族史,但愛情故事在小說裡也是舉足輕重。

馬奎斯自己曾說過:人類歷史中比「死亡」更重要的主題,便是「愛情」。愛是天使,帶來無上的歡愉;愛也是魔鬼,帶來深沉的悲傷。愛是希望,也是幻影。

我一直認為一本厲害的小說,倘若沒能好好處理其中的愛情,寫得不切實際或不痛不癢,都是遺憾。「戀愛經驗太少,或是完全不懂戀愛是什麼的人,終究缺乏對他人的想像力。」見城徹這樣說,我真是太同意了。

許多我熱愛的小說像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雖是以歷史或是大時代為背景,但小說最迷人的核心往往也是愛情。或者該說,對照人類歷史的千瘡百孔,權力的興衰有如海市蜃樓,真正不朽的往往只有愛情。

而說到戀愛小說最發光發熱的,大概就是日本了。許多大文豪的成名作都是關於愛情。川端康成如此,谷崎潤一郎也是。而且兩位經歷過大戰的文豪,小說裡卻幾乎不寫戰爭與政治,似乎是刻意避開了政治上是非對錯的表態,反而把日常寄託於愛情。

大島渚的電影《感官世界》,其中也有一幕是吉藏為了趕著見阿部定一面,在街上跟前往前線的日軍擦身為過,而吉藏對戰爭幾乎完全無視、無感。或許創作者著力描寫性與愛,正是對政治的一種反抗吧。

此外,見城徹也說:「讀書、旅行、戀愛,徹底實踐這三者,就能擁有豐饒的人生。」說到底,這三樣也是我最熱愛的事。我們總是透過這三件事去想像他人,擁有自己人生原本無法擁有的經驗。

如果能像馬奎斯筆下的阿里薩那樣,一輩子到死都在戀愛,真是很不錯。或許我們無法一輩子談戀愛,但至少可以一輩子讀戀愛小說。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石芳瑜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