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浮屍少女母親首現身:「女兒是自殺不是被殺」

出版時間:2019/10/17 23:59

香港曾多次參加反送中示威的15歲少女陳彥霖浮屍案,真相撲朔迷離,今天(17日)據稱是陳彥霖母親何女士首次現身媒體面前,指稱:「我女兒是自殺不是他殺。」希望外界停止有關謠言,給她的女兒一個寧靜,讓事件盡快平息。然而相關發言卻又引發外界更多疑慮。

陳彥霖生前最後行蹤讓香港各界高度關注,但事發後她的家人一直未公開現身,也令市民產生疑竇。今天據稱是陳彥霖母親何女士,首次現身媒體面前,她向無線新聞(TVB)展示出生證明,並提出多張母女合照與手機截圖。何女士在訪問中直指:「她(陳彥霖)是自殺不是他殺。」

何女士表示「我一路都有向警方跟進」,並看過所有CCTV監視器畫面,顯示當時女兒神情異樣。她憶述早前女兒向她透露,懷疑自己思覺失調,「有男人聲整日跟我說話,搞到我睡不了覺」當時她有向醫生反映,醫生表示她只是反叛,並非情緒有問題。

接著,何女士指,8月女兒曾到塘福懲教所探望男友後情緒失控,並拒絕付計程車資及打傷到場調停女警,故被判入女童院。何又指彥霖曾對她說「不要再回去女童院,真是好恐怖。」

對於陳彥霖被指參與反送中運動,彥霖母親承認她曾於6月參與發文宣,但到7月已經無再參與活動:「因為她覺得運動已經變了質。」何不認同彥霖的死與參加反送中示威有關,至於日前網上曾流出陳彥霖於尖沙嘴的自拍片段,她母親解釋指因為當日女兒到尖沙嘴買蛋糕到元朗與同事見面,並非參與示威活動。

何憶述,彥霖失蹤前的中秋節一家人曾一起燒烤,其後也有發簡訊祝賀她的生日,但一星期後便陰陽相隔,她最初有一剎那懷疑彥霖死因,故也明白網路上有人是關心彥霖。但何女士批評外界對她有不少滋擾,包括將她「起底」披露其工作地點,半夜也會接到來電,令她提心吊膽不敢出街。

何直言現在最想事件盡快平息,「不需要你們說要去幫她沉冤得雪,已經夠慘了我們一家人。」希望外界不要再推測陳彥霖死因,強調希望女兒可以安息:「她平時以前最怕人煩最怕人吵,你們日日在這裡吵,好困擾呀!我相信她在天都好困擾呀!」

陳彥霖於9月19日下午在美孚港鐵站與友人見面後失蹤,家人於同月21日報警,陳的遺體翌日在油塘魔鬼山附近海面被發現。香港警察公共關係科署理總警司江永祥於10月11日回應事件時,指遺體經解剖後沒有發現表面傷痕或性侵跡象,死因仍待確定。但他稱因屍體沒可疑傷勢傷痕,與死者家人了解後,警方認為死亡情況及背景沒可疑。據了解,陳的遺體已於10月10日火化和出殯。

但由於陳彥霖生前是游泳健將,無端變浮屍,引發各界揣測。而陳彥霖就讀的學校,後來也公布她生前出現在校園內的監視器畫面,然而疑點重重,反增添更多疑點。

香港《蘋果動新聞》指出,對於陳彥霖母親指女兒自7月已不想參與示威,8.11到尖沙嘴只是買蛋糕。綜合8.11的參與者和香港《蘋果》記者觀察,現場情況明顯與陳母的說法有差別。參與8.11深水埗大遊行的科大學生陳同學憶述,當日她在港鐵站內落淚時遇上途經的陳彥霖。當時陳彥霖與一名伯伯出現,向她遞上紙巾及問她吃不吃蛋糕。陳同學又引述彥霖當時稱,剛在尖沙嘴逛街,有警員向她的方向施放催淚彈,彥霖稱當時身邊沒有示威者,只有路人和遊客,故曾要求與現場指揮官對話。

陳同學續指,彥霖借用伯伯的大聲公呼籲示威者冷靜,隨即被現場討論去向的黑衣人指責,「因為當時大家情緒好激動,所以(一看到她拿大聲公)都想拆大台。」彥霖當時主動向示威者提供聯絡方法,並向眾人表示有需要時可聯絡她,但眾人均擔心她或許是警方臥底,故未有理會。

香港《蘋果》記者於8.11採訪示威時,於傍晚近8時也看到彥霖手挽著兩袋食物,跟隨其他示威者進入佐敦站。彥霖步進車站月台時面露笑容,向登上列車的示威者大叫:「等我呀!」彥霖與示威者同行期間,也有參與討論。(大陸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跟上國際脈動,快來蘋果國際臉書按讚

初稿:19:29
更新:20:13 (新增內容)

蘋果關心你
自殺解決不了問題,卻留給家人無比悲痛。請珍惜生命。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香港《蘋果動新聞》
香港《蘋果動新聞》

陳彥霖生前自拍充滿樂觀(左圖),但也曾因遇警察而坐地大哭(右圖)。香港《蘋果動新聞》
陳彥霖生前自拍充滿樂觀(左圖),但也曾因遇警察而坐地大哭(右圖)。香港《蘋果動新聞》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