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改司:司法與過勞的距離─人力評估

出版時間:2019/10/17 21:32

法官改革司法連線/30幾位法官組成

「血汗司法」這件事,你是忘記,還是害怕想起!

近期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初審通過《中央政府機關總員額法》(下稱《總員額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將司法院及所屬機關職員的員額最高限增加1100人,這份禮物不是憑空從天上掉下來,打從2年前的司改國是會議中,就不斷有法官提出呼籲,尤其《總員額法》自民國99年施行到現在,已經將近10個年頭,民眾對國家任務的各種期待越來越多,司法作為國家公權力的一環,對這種甜蜜的負擔自然無法袖手旁觀。

現實面是排山倒海的案件,以民事案件為例,民國107年全國地方法院民事案件總收案量達到243萬2703件,比106年增加3萬4480件,這只是嚇人的冰山一角,刑事、行政訴訟等業務都還沒提到,加上近年來各項專業法院的建立,如少家法院、未來的商業法院,還沒說到各種專業訴訟法制度的推動,如《家事事件法》、《勞動事件法》、《憲法訴訟法》,在在需要更多的人力,這多出來的1100位人力乍看是場及時雨,可說穿了只是杯水車薪。前方司法戰事依然吃緊,大軍已動,糧草未行,越窘迫的人力卻想要更高品質的司法給付,無異是緣木求魚!

你說一直增加人力就是答案嗎?當然不是,打個比方,案件就如同準備湧上國道的車潮,你當然可以不斷擴張路寬,不斷增加行車線道,但車輛增加的速度遠超過擴寬路面的速度,所以這時候是要多管齊下,發展其他的運輸方式來緩解車潮,在司法中也是換湯不換藥。

近年在民事案件就用積極推展ADR(訴訟外紛爭解決機制)作為對應方案,紛爭發生後,當事人急著得到案件的結果,但案件如雪片飛來,消化需要時間,法官不是葉問,雙拳難敵四手,沒辦法同時一個打十個,訴訟中的攻防一來一往,需要的是時間,比起進入法院,或許依據事件的性質不走訴訟,往ADR過去反而更能快速的定爭止紛,減少民眾進入訴訟消耗的時間絕對會是有感司改,如何持續擴大疏減訟源的選項,是一定要堅持下去的方向。

此外,司法任務不要總是加法思維,也該有減法來個斷捨離,就以訴訟輔導為例,訴訟輔導目前各法院大概是由書記官和法官助理在承辦(通常在服務處的櫃檯),這兩位同仁的工作就是讓民眾可以來法院詢問如各類書狀的例稿及各項業務的基本資訊(公證、認證、提存、領取提存物、夫妻分別財產、收養子女、拋棄繼承、限定繼承等業務),那說來奇怪,這類「Q&A」都非常制式化,都是重複型的罐頭問題,為何不能建置例稿透過電子設備回覆,把這類業務E化?

尤其多數民眾其實來訴訟輔導要問的還是法律問題,這也早就由各地法院內定時進駐的地方律師公會、法扶排定律師來輪值負責,前面談到那些基本法院業務,也該是律師執業上的基本知識,是否能把兩個部分整合,讓人力從訴訟輔導中回流,每個法院的人力都不該虛擲浪費。

一句話突破盲點,司法院要到人以後,準備如何填補目前業務人力的缺口,人力評估方案在哪裡?是每個法院坐地喊價,看誰喊得最大聲,看誰能直達天聽得到關愛眼神?

還是說應該要有一套比較嚴謹的調查的方法,讓每個法院對人力需求的輕重緩急作出排序,尤其過去不是沒有,早在民國96年底曾大規模的推行法院人力評估方案,將法院分成第一類地方法院、第二、三類及其他地方法院及二三審法院,而以諸如裁判書平均字數、裁判書製作時間、開庭時間、年度案件數等參數去評估,甚至在107年1月間,也因應司改國是會議,也要各法院填具「法院合理員額總數評估表」,這些數據都該攤在陽光下被檢視,作為人力分配的準則才是,司法院能否有傑出的一手,還是只是含糊帶過,大家都在等著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